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女配逆襲(H)》第478章
【純打賞章節】 慎點·番外小故事

又一次加班到十點,欣然累得連手指頭都抬不起來,心裡卻覺得異常充實。

最後一班地鐵總是特別擁擠,她一手抓住扶手後便放鬆著身子,任由人群擁著她歪來倒去。欣然揉了揉眼角,今晚,應該能睡個好覺吧。

“各位乘客請注意,列車即將到達憶魚站……”

隨著剎車,欣然一個踉蹌出去,她趕緊站直身體。卻再列車又一次開出去之後,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隔著一層薄薄的牛仔布,一隻火熱的大手趁機襲上了她的臀部,開始只是描摹著圓潤的形狀,幾十秒後那隻手掌竟然驀地收緊……

欣然心下惱怒,面色一紅,潔白編貝緊緊咬住下唇,她試圖往前面的空隙擠去,然而一位足足有兩百多斤的大媽退了一步,像一堵牆一樣擋在她的面前……

那隻邪惡的大手似乎察覺到她的抗拒,終於從她挺翹的臀部移開。臀肉被放鬆後彈動了幾下,有種近乎麻木的痛感,欣然鬆了一口氣,又為自己身體的敏感隱隱覺得羞恥。

她是一個孀居一年的年輕寡婦,雖然生得嫵媚飽滿,內心卻是個保守的性子。因此即便在風氣如此開放的今天,她仍然決定為亡故的丈夫守寡三年。

白日里她是一名工作狂,日子倒也好打發。只是到了漫長的夜,諾大的空房間裡,電視嘈雜中還能聽見自己清晰的呼吸,她難免會懷想丈夫在時,從後面擁住她,說著溫柔的情話。甚至會分開她的腿,激烈地進入她……

想到這裡,欣然雪白細膩的肌膚開始發燙,她甩了甩頭,欣然,打住!你在想些什麼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敏銳地察覺到一個又硬又熱的東西抵在了她的臀部!

一口氣提到嗓子眼,欣然壓下自己的驚呼,那是……那是男人的那玩意兒,她不會認錯!欣然顧不上前面人牆似的大媽,努力往前擠去,然而身後的物事如影隨形,緊緊貼著她牛仔熱褲勾出的臀縫,且隨著她的掙動,竟有變大的趨勢。

欣然面色一下子紅得滴血,她竟然在地鐵上被人猥褻了……現在她十分後悔今日因為貪涼,只穿了齊著腿根的熱褲,她試圖回頭大喊,列車內的人不知何時越來越多,轉動頭部也只能聞到各種混合的體味。

嗚嗚……欣然急得快哭了出來,緊緊夾住光溜溜的大腿,她只能寄希望與那登徒子沒那麼大膽,然後列車快點到站,這一切就能結束。

但平日里極快的地鐵,今天出奇的慢。那東西竟然沿著縫隙開始上下蹭動,輕薄的仔褲誠實地傳達著男人肉棍的硬燙,欣然敏感柔嫩的臀縫彷彿要被燙壞了一般,輕輕瑟縮著。

欣然擁有亞洲人十分罕見的美臀,挺翹、飽滿、緊實又豐盈,圓鼓鼓兩瓣,看著就彈性十足。平日里也接受過許多或艷羨或覬覦的目光洗禮,但像今天這樣,直接被襲擊是從未有過的。欣然神經緊繃,握著吊環的修長手指用力到骨節發白。

隨著又一次的人潮湧動,背後一具精實寬厚的身體趁勢嚴絲合縫地貼上她的背……

這種失去控制的感覺令她心慌,欣然張開櫻桃小口,意欲呵斥,一聲“放開我”卻徹底湮沒在嗡嗡的嘈雜中。

身後的男人更是伸出兩隻大手襲上她飽滿的臀肉,隔著仔褲大力揉搓,飽滿豐盈的臀肉被捏成各種形狀,從男人的指縫中擠了出去。那雙手似乎著意感受兩瓣嫩肉的彈性,一把抓住後微微鬆開,滑嫩的臀肉迅速恢復形狀、卻像追逐著男人的大手……

“不要……”欣然無聲地請求,她試圖夾緊臀部,卻正迎合了在臀縫間蹭動的硬物,接著嫩肉被男人大力揉開,只剩一片酸麻。她以為男人只是發洩一下自己的慾望,但現在看來,他似乎好整以暇……他要玩弄的,不僅是自己的肉體,還要玩弄她的尊嚴……

不可以……除了已故的丈夫,沒有人碰過自己的身體。

突然大手分別抓住兩瓣柔嫩,用力向兩邊掰開,痛得欣然眼角泛上一層水光。那堅硬的肉棍擠得更近,甚至快要觸到腿心的秘處,彈性十足的熱褲被拉扯後緊緊勒住腿間的嫩肉,使得那兒的觸感越發鮮明……

接著男人開始揉緊又拉開,竟是用她的兩瓣嫩肉開始套弄自己的堅硬,實在是無恥!欣然第一次痛恨自己屁股上肉這麼多。

欣然垂著的一隻小手反過去,試圖阻止男人,卻只摸到一隻肌肉突起的手臂,蘊含著巨大的力量,燙得觸電似的趕緊拿開。

彷彿被玩弄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兩隻大手終於放開可憐兮兮的臀肉,欣然猜想那裡一定被捏出道道紅痕了……她一口氣還未送下來,那隻手卻伸向了她光裸的大腿肌膚。

“混蛋啊……”儘管她一直緊緊夾住雙腿,然而不再隔著一層仔褲,肌膚相觸帶來的羞恥感竟然更為強烈。她光滑幼嫩的大腿內側幾乎立刻顫抖起來,大手堅定不移地插了進來,她明顯感受到他粗大的骨節、與指肚粗糲的薄繭,帶來一陣刺痛。意識到自己緊緊夾住雙腿,大手的觸感只會更加明晰,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的大腿肌肉微微放鬆,幾乎與此同時,欣然就為自己的行動感到後悔!

因為大手抓住這一刻的鬆懈,屈起關節,重重頂了一下她最柔軟最隱秘的私處!

欣然的臉蛋早就紅得滴血,這種突然的襲擊所帶來的震撼讓她短暫失神,更加忘了抵抗……那種地方,怎麼可以隨便給別人碰……

大腿肌肉因為繃得太久,放鬆後酸麻不已,大手不再狠戾,改為最輕柔的觸碰撫摸。一時間猶如千萬隻螞蟻在啃噬,那種令人寒毛站立的酥麻立時爬上心尖,瘙癢難耐……

快停下……不可以這樣……快停下啊。欣然在心中大喊,不明白地鐵裡如此擁擠,自己的身體為何如此敏銳。難道是因為這一年的禁慾?這種想法一旦開始,這一年裡每一晚自己抱著冰冷錦被入睡的寂寞孤獨,便開始在骨髓穴肉裡沸騰叫囂,身體的每一寸都開始回味起丈夫大手的觸碰,帶著一陣陣電流竄遍全身。

一種久違的渴望在身體裡甦醒……

不行……不可以這樣,欣然努力壓制身體對意志的背叛,那隻大手已經開始戳弄自己的腿心,他粗大的手指時而畫著圈兒、時而從前到後用力劃過。腿間的軟肉顫抖著,瑟縮著,痙攣著,開始弱弱追逐那種令它刺痛又酸麻的異物,小腹中一陣酸脹,一股熱辣的濕液悄悄沿著幽穴順流而下……

天吶!欣然,快停下!櫻桃小口微微張口,大口呼吸著略顯稀薄的空氣,無聲的大喊。細緻的眉骨微微蹙著,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想要男人的大手停下入侵,還是自己該死的敏感身體停下反射。再次聚齊起力量夾緊大腿,卻將插在中間的大手擠得向上滑去,本來只是在腿間劃弄的拇指隔著兩層布料,突入瑟縮的穴肉……

“小姐,等不及了嗎?”一道灼熱的、帶著調笑的氣息,從上而下噴在她的耳邊。明明周圍吵鬧嘈雜,欣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聽清了男人邪惡的話語,並且那聲音清晰低啞、帶著緊貼自己後背的胸腔一起振動,簡直……簡直就快與自己的心跳融為一體。

一顆晶亮的淚水劃過她的眼角,她鬆開抓住吊環的手,不顧一切掙紮起來,不管如何也要擺脫這種令人羞恥的失控狀態。然而鬆開倚持後,踩著高跟鞋的腳下一扭,她更是整個人跌入身後的懷抱。不知那人是如何動作,不容分說摟住她纖細的腰肢,一個旋轉,眼前晃過幾條手臂,她竟被男人抵在了列車的車身。

欣然驚惶地瞪著眼睛,左邊是轉角處冰冷的鐵皮牆,外面是飛速閃過的黑黢黢的隧道,在模模糊糊的車窗玻璃上,她看見自己的髮髻已經散開,黑髮披在肩上。再抬眼,卻只見一個高大寬闊的黑色胸膛,再往上便被窗簾擋住。那男人竟然是如此健碩精壯,像座鐵塔一樣,完完全全將自己的身影堵在列車轉角處的狹小空間。

“混蛋,你放開我……”她絕望地翕動著嘴唇,連她自己都察覺中其中的無力。

男人再度欺身壓近,卻不再滿足於隔著布料褻玩。在別人看不見的角度,火熱的大掌勾描著她細膩敏感的腰肢,數過她勻停雅緻的尾椎骨,然後從褲腰中鑽了進去,捏住豐盈嫩滑的臀肉開始玩弄… …

那手甫一鑽進去,欣然便渾身一個激靈。那是自己連洗澡時都沒辦法看見的地方,感覺到被他把玩在掌中肆意揉捏,惱怒中夾雜著巨大的羞恥感,全身的骨頭都彷彿被抽走了一般,欣然幾乎哀求道:“請你拿出去……”

但是那隻大手卻抓揉的更加放肆,像揉一團韌性十足的麵團,五指轉著圈兒揉壓,接著掌心用力一按,時不時的還蹭過中間的溝壑——那堅硬的碩大不知何時已經撤開。

欣然你在想什麼啊……嗚嗚,她是公司設計部的經理,平時為了服眾,她一直都是冷言寡語的形象。此時的她像一個無助的少女,大掌還在肆意的玩弄她,突然那夾在細縫間的布條兒被他一指挑起,火熱的穴兒被勾勒的一顫。

男人伏下頭,窗玻璃上只能看見一個黑色的頭顱,他氣息曖昧:“還裝純,穿著T字褲準備勾引誰呢?”

不行……不可以這樣,欣然努力壓制身體對意志的背叛,那隻大手已經開始戳弄自己的腿心,他粗大的手指時而畫著圈兒、時而從前到後用力劃過。腿間的軟肉顫抖著,瑟縮著,痙攣著,開始弱弱追逐那種令它刺痛又酸麻的異物,小腹中一陣酸脹,一股熱辣的濕液悄悄沿著幽穴順流而下……

天吶!欣然,快停下!櫻桃小口微微張口,大口呼吸著略顯稀薄的空氣,無聲的大喊。細緻的眉骨微微蹙著,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想要男人的大手停下入侵,還是自己該死的敏感身體停下反射。再次聚齊起力量夾緊大腿,卻將插在中間的大手擠得向上滑去,本來只是在腿間劃弄的拇指隔著兩層布料,突入瑟縮的穴肉……終於說出來了,欣然眼角一紅,羞恥的淚水奪眶而出,身體卻感覺到異常的興奮。

“掃貨,如你所願……”男人伸出牙齒咬了她的耳垂一口。

接著圍在腰間的大手全然鬆開,欣然猛地下墜,接著“噗”的一聲,那巨大堅硬的肉棒已被飢渴難耐的小穴吞吃了一大半。

“啊呀……”肉刃沖開媚肉,一股酥麻的快感迅速爬升,欣然不禁小聲叫了出來。

男人似乎也忍耐到了極限,不再用言語逼迫欣然,一雙有力的大手提著她纖細的腰身,上上下下的套弄起自己的肉棒。欣然悄悄鬆了一口氣,卻馬上被男人一次比一次更深的搗弄逼到了嗓子眼,她努力調整呼吸,使自己不要失控大叫,同時心下駭然,男人的尺寸為什麼會這麼長。只是從褲管裡插了進來,他的肉袋還緊緊貼著她的大腿根,但僅僅是這樣的長度,也撞入了以前老公都未曾達到的深度……

“不……會壞的……啊……不要這麼深……”欣然含含糊糊地細吟,兩層布料被男人巨大的尺寸繃得死緊,即使彈性再佳,邊緣處也深深陷入她腿側的嫩肉,痛并爽著。 T褲窄小的布料更是隨著男人的套弄,深深勒入前後的細縫,摩擦著硬燙充血的玉珠,和敏感火熱的菊穴,給她帶來巨大的折磨和快感。

“壞不了的,你裡面的騷穴又深又緊又濕又熱,絞得我簡直想死在裡面,簡直就是十二分的耐操……嗯……”男人的動作幅度加大,每一下鼓囊囊的卵袋都拍在她腿側的嫩肉,碩大的龜頭開闢著幽穴,調整著各種角度,終於在磨過一個硬硬的凸點之後,她的身體猛地往前一竄,原本清亮的眸子霧氣氤氳,失神地瞪大。又是一股熱流沖刷而下。

再不遲疑,大手掌握著方向,每一次都重重碾過那個小點,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傳向四肢百骸,欣然大口呼吸著,臀部後壓,腰部往前挺,美好的肉體彎成一張蓄勢待發的弓。

“小姐真騷,我從來沒幹過這麼容易出水的身體,告訴我,你爽嗎?”男人以超高的技巧,控制著龜頭繞著那個凸點揉壓戳弄。

“不……我不說……”原來做這種事,會有這麼巨大的快感,欣然負隅頑抗,伸出嫩紅的小舌舔著乾燥的嘴唇。

“不說是吧?那我不動了。”男人說停就停,那巨大的凶器埋在幽深的穴中,任由媚肉層層疊疊將他緊咬。

酥酥麻麻的快感消失,只剩下一陣酸脹,幽深的蜜穴很快便受不了了,試探著吮吸碩大的龜頭,媚肉緊絞著柱身,親吻上面的每一絲經絡。

“你……你動一下……”嗚嗚,欣然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頭。

“小姐,你不乖。想要的話,自己來動吧。用你小騷穴裡的幾萬張小嘴來咬我的大雞吧。”男人伸出大舌,色情地舔了一下她修長的頸脖。

“啊……我……我沒有力氣,我錯了……你……動一動……”

“做人就是要誠實。”男人似乎很滿意她的反應,提著她的腰肢再緩緩放下。

“啊……好舒服……”欣然被頂得一聲輕叫,身體的愉悅已經佔住了主導,敏銳的感官刺激一遍遍地沖刷著每一根神經末梢,那堅硬的肉棒越戳越深,似乎還有脹大的趨勢。

終於男人寬闊的後背被騷動的人群撞了一下,帶動肉刃又一次的深入,那龜頭似乎探到前所未有的深度,猛地撬開她早就空虛難耐的花心,她輕蹙著眉頭,腦袋胡亂搖著:“不要了不要了……戳到最裡面了嗚嗚……”

“啊……”男人也是一陣悶哼,稍稍退出去,又狠狠撞了進來,“騷心藏得還真夠深的,閉得這麼緊,從來沒被大雞吧幹開過吧?”

“啊……你……你廢話真多……”渾身都癱軟下來,伴隨著淫詞浪語的搗弄不知持續了多久,欣然只記得自己一次次快樂得要飛起來的高潮,她臉頰酡紅,呼吸開始變得困難,微微窒息的錯覺讓快感綿延加深。

“我要射了……欣經理……”男人突然不顧一切自下而上地抽動起來,那輕薄的牛仔褲都快要被撐破撕爛,每次都重重撞開花心,最後一次猛地貫入,柱身跳動,龜頭一點一點,一股股滾燙的濁液噴灑在欣然身體最深處……

欣然有一瞬間腦子一片空白,她似乎在擁擠逼仄的車廂中看見了美麗的彩虹。緩過高潮的餘勁,理智漸漸回籠,她又開始羞恥自厭起來……自己這具身體還真是淫蕩……這樣想著,眼角又劃出晶亮的液體,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

男人抽出肉棒,一番翕動整理好衣物,車廂裡瀰漫著一股缺氧的詭異氣氛,人人開始躁動不安,根本就沒人注意到這個小小的角落。

他伸出手去撫弄她滑膩的臉頰,卻摸到一串濕跡,他開始慌了:“欣經理,你怎麼了?”

欣然身體一顫,胸腔開始劇烈起伏起來……她本來在做著“就當是被狗咬了一口”的心理建設,不曾想對方竟然叫她欣經理,她瑟縮著想轉身,才發現已經被人群擠得毫無空隙。

“你……你叫我什麼……”

“欣經理……我是公關部的紀艾明……今天這樣對你實在是抱歉……欣經理,我喜歡你很久了,可是你從來都不曾看我一眼。”

紀艾明……她想起來了,是有事沒事總愛來她設計部晃悠的小伙子,長得高大英俊,好像對珠寶設計非常有興趣,時常問她們一些設計上的問題。他從來不曾正眼看過自己,她還以為,他喜歡上了設計部年輕的小懿……

“那你就可以這樣對我嗎!”欣然還是氣憤難平,她沒有註意到男人伸過來一隻手臂,抵在她旁邊的車窗上,用自己的身軀努力抵擋著人潮的衝擠。

“對不起……欣經理,我看見你修長的大腿,結實挺翹的臀部,我……”

“打住!!不要在說了!”

……

“小紀,地鐵為什麼還不開?我好像喘不過氣來了……”

“還有一分鐘就要開動了,欣經理,我給你渡點氧氣。”

“還叫……還叫什麼欣經理……”

“然然……”攫住她櫻紅的嘴唇,緩緩渡氣啜吸……

終於,車開了。

半個月後,果實珠寶設計部的欣經理,與公關部小她三歲的經理助理紀見明低調成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