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無情道/鼎爐女配上位記》第137章
第 137 章 不願緣淺(2)

A-

A+

第一道劫雷劈下的那一刻,林紫葉才領略到,何謂天劫之威。

天地威勢盛隆,而人,在這種威壓之下顯得這樣渺小。

但偏偏,修真講的,卻是人可勝天,人力要蓋過天地之威,這種要求,又何其艱難——她所經歷的已經是削減了威力的天劫,而由此可推,裴夙當日所經歷的天劫,他身在其中,又該是如何的舉步維艱。

這個念頭不過轉瞬,林紫葉心裡也知道,這完全不是分心的時候。

心念電轉,封神圖略加測算,每一道劫雷都將會比之前的威勢更大,而她算出來的結果,這最後一道的威力,會是前面所有的相加!

古仙之路——林紫葉在瞬間彷彿看見了彼岸的宮闕重重,銳氣萬條,其中仙葩齊株,瑞獸祥雲朵朵,現在擋在她和上界之間的,便只剩下這二十七道劫雷。

雷光狠狠劈下的同時,那雲霧之中的宮闕卻漸漸轉化,變為隱隱暗藏著的無限殺伐之氣。

在天劫到來的同時,和天劫一起降臨的,就是走捷徑必須要克服的難關:心魔!

齜牙咧嘴的魔頭和劫雷一起劈下,林紫葉此時要抵禦的並不僅僅是劫雷,她還必須一心二用,過她自己的心魔之劫。

謝殤眼睜睜的看著,她的四周瀰漫起了深紫色的霧氣,迷霧之中,女子的身影被鬼影群群圍在當中。

阿潛忽然縱身而起,這身有實體的器靈操控著封神圖,對上了天上劈下的雷光。

出乎謝殤意料的——第一道劫雷,蛟龍以肉身全然扛下。

甚至於它還滿意的打了個飽嗝兒,碩長的身體中央微微被劈黑了一點兒,但是皮開肉綻的部分旋即合攏,竟像是全然無礙。

原本提在半空之中的心漸漸放下了。

她現在的處境,似乎並沒有那麼糟糕。

也對,蛟龍既然得以重塑肉體,浴火重生之後,肉體的力量反而更甚從前。

上界神龍之力,本就與雷息息相關,行行雲布雨,與雷為伴。

如今這蛟龍既然真有了神龍血脈,便不會再像妖修之時那般怕雷,相反的,謝殤看它現在游刃有餘,似乎還頗能繼續應付下去。

林紫葉現在更需要擔心的,反而是這萬千心魔。

***

偏偏身在局中,林紫葉卻完完全全的不慌不忙。

縱觀她穿越之後,遇到的考驗心境的關卡,這不是第一次了。

她已經被磨礪的太多,以至於那些對旁人來說,或許會構成莫大麻煩的心魔,與她幾乎是毫無作用。

最初的那些心魔幻化成她父母的模樣,責打,辱罵,態度冰冷。

她只負手冷笑。

親情?何謂親情?

對她來說,親情是她從一開始,就已經選擇割捨掉了的東西。

前世的親情值得珍惜,她講究以德報怨何以報德,而這一世的父母,對她根本就不好。

那樣會把她賣掉的父親母親,就算他們對她冷待甚至找她的麻煩,她也只是秉持本心,毫不在意。

眼瞧著這一幕幕奈何她不得,心魔搖身一變,化作靈素。

那小姑娘的臉哭成了一隻花貓,可憐兮兮的爬過來抱住她的腿,臉上都是血:「林姐姐,就算我對不起你,你也不能見死不救啊,裴夙他要殺了我,他要為了你殺了我……」

林紫葉一震,低頭看去之時,女孩兒如花容顏已經化作骷髏一般,滿面的枯朽。

「林姐姐,你從一開始就不信我,也不愛我,你對我全是假的,對不對?你從一開始就在看我的笑話,你從頭到尾在我面前都只是在做戲,對不對?」靈素字字泣血。

估計是瞧見她心神失守,心魔立時化成本心,十指如鉤,往她心臟之處挖去。

林紫葉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只用手深深一拂,那心魔便在半空之中爆開,不甘的哀嚎起來。

她此時方才淡淡出聲,冷冷的彷彿自言自語:「親情?友情?愛情?還有什麼想考驗我的,都來好了!」

我對你靈素,問心無愧!

我沒有搶過你的機緣,我也沒搶過你的男人,相反的,雖然我素來冷漠雖然我知道原本故事的結局會是你我兵刃相向,但是我從來也沒有主動的去算計過你。

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我付出的和我得到的,都是成正比的!

她問心無愧,所以出手無悔。

眼眸望向空中,阿潛正擋過下一道雷劫,而看那龍體身上的樣子,顯然,還是游刃有餘。

直到另外的幾隻心魔互相一看,彼此驟然融合起來,霧氣漸深,而她面前的場景也開始混沌不清,林紫葉這才發現,她最大的考驗,或許也是最後的考驗,這一刻才真正到來!

她面前霧氣陡然散去,只見一片青天,而謝殤負手而立,瞧著她的臉上,卻滿是憤恨和傷痛:「你騙我,你竟然騙我……你這個騙子,你為什麼不去死!」

林紫葉這一刻才心神大震,看著謝殤的臉,這張俊朗的臉上,這一刻再沒有了絲毫柔情,剩下的,只有痛苦。

「你不是我的葉兒,你不是她……」

這話一出,林紫葉便不由自主的閉了閉眼睛。

這是她掩藏的最深的秘密。

而謝殤看著自己的手,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頭。

「我竟然背叛了她,我竟然連她被人奪舍,被人奪去了身軀都看不出來,我竟然是以為我自己此生不渝,我還以為自己給了她幸福……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寧可陪著她一起死!」

謝殤說到最後,眼中竟是淌下兩行血淚。

林紫葉心神大震:「你寧可死?寧可死也不願意陪我一起活麼?明明這身體是她的,明明你也沒有看出來啊!怎麼就不能把我當成是她,好好的活下去呢?」

作為穿越者,不同的人對於靈魂和身體的處理方式不同。

有些人會想法設法的把自己和原主割離。彷彿繼承了原主的人際,過去,就是背叛了原來的自己。

但是林紫葉她沒有。也許是因為名字和原主一樣,也許是因為她的本性就是隨遇而安,所以她沒有刻意去區分自己和原主,而是選擇了承續她的過去。畢竟身體已經變了,刻意去區分自己和她本人,又有什麼意義呢?這就好像一個有錢男人問他的愛人一個問題「你到底愛我什麼?你愛我的錢還是愛我的人?」

有些人會回答「我只愛你的人」,但實際上,愛他本人或者連錢一起愛,真的有那麼大的區別麼?

有些東西,是很難區分的開的。

就好像林紫葉不會刻意告訴謝殤說「我不是那個原主」,因為她身上沒有任何奪舍的痕跡。

所以這一刻,當謝殤的崩潰和痛苦展現在她面前的時候,給她帶來的震撼,就格外的巨大。

謝殤再一次抬頭看了她一眼。

他抱著腦袋開始撕心裂肺的狂叫,那是彷彿孤狼失去了伴侶的哀嚎。

林紫葉一步一步的後退,這一刻她竟然失去了面對他的勇氣——當直面他的悲哀,她才發現,作為始作俑者,或者說身不由己的穿越者,她或許真的對這個男人心中有愧。

然後謝殤站起身來,深深看了她最後一眼,竟然閉上眼睛,舉劍往自己的胸膛狠狠插下。

「不……」林紫葉的唇間發出了一聲顫朔的吼叫,她疾步往前,伸手就要去奪他手中的劍。

謝殤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就在她伸手托住了他手腕的時候,謝殤忽然手腕一轉,下一秒就要把劍送入她的胸膛。

林紫葉恍若未覺。

她只是微微向右邊一挪,那把劍刺入她的身體,發出「撲哧」一聲,劇痛這一刻才傳到心間,林紫葉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

那心魔露出了一個猙獰的得意的笑容,正待繼續撲上,林紫葉卻忽然淡淡一笑,臉上只餘下了冰冷的釋然和得意。

她這時候再沒有絲毫留手,而是狠狠一掌,拍在了面前人的胸口上。

心魔發出「啊」的一聲嘶吼,林紫葉不為所動,手指平穩,再沒有了絲毫動搖。

瞧著那被她一掌拍散,露出了本來醜陋面目漸漸消散而去的東西,她低低細語:「謝謝你。」

我願意承受的傷痛,我願意給他的補償,就只有這一劍這麼多。

而我的性命,我的自由,我的未來,我不會交給任何人,也不會為了感情而補償給任何人。

從始至終,我就是這麼一個自私的女人。

心魔劫,你想要用感情來擊敗我,想要讓我心甘情願的引頸就戮?

不可能!

不管我負了他多少,不管我虧欠他多少,我所能給的,永遠不包括我的性命。

面前迷霧驟散,心魔如潮退卻,而劫雷,亦只剩下了最後的九道!最難的九道!

天上觀望的諸人瞧著她那只仰首擺尾的器靈,都似乎有些驚訝,竊竊私語在人群裡響了起來:「這一代的特殊體質倒真是厲害,連蛟龍都收用了……」

「可不是麼,神龍在咱們這一界可也是要上仙才能有的啊,一共也沒幾條,這一代的特殊體質殊不簡單啊……」

這樣的讚歎低低連聲。

裴夙的臉上露出了淺淺的與有榮焉的微笑,偏偏這一刻,下界本來已經是幾乎勝券在握的女人卻忽然收手,將那只遨遊在漫天雷光裡的蛟龍重新收了回去,她反而自己抽出了法器,嘴角微微露出了一絲冷然的笑意。

舉劍向天,身化流光。她竟然是自己主動的對上了雷劫!

九道,八道,七道,一道比一道更加艱難,林紫葉在第一道就被劈到滿面焦黑,連頭髮都是根根豎起,身上亦現出血痕,十分狼狽。

這一幕,和蛟龍在其中的游刃有餘,當真是完全不同的狀況啊。

林紫葉卻隱隱的笑了,這最後的九道,就是她給自己的考驗。

一道比一道更凶殘,林紫葉雖然如同一葉小舟一般在其中顛簸,但是卻又像是礁石,每每被淹沒卻無法被劈散,逐浪而動,毫無畏懼。到得最後,或許是意識到奈何她不得,劫雲不甘的搖晃著,聚集著最後的,也是所有剩餘的力量。

粗大的閃電撕裂了雲層,轟隆隆的雷光在耳畔炸響,在幾乎耀花人眼的光芒之中,林紫葉陡然躍起,渾身閃爍著燦爛的光芒,竟然一劍劈散了那一道亮到極致的光!

****

眼見得最後一道雷劫竟然被這女人瞬間劈散,意識到她竟然是在雷劫之中進階,裴夙隱隱一震,彷彿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好像脫離了他的掌控。

不過這時候卻也容不得他多想。

這會兒見了她已經渡劫完畢,上界的那些門派派來的代表們一窩蜂的擠在通天之路的盡頭,等著這個新一屆的特殊體質上來,他們好趕緊搶人。

下界,林紫葉卻彷彿呆滯了一下,然後急急忙忙的一閃身就不見了——為啥?因為她裸體唄!

雖說承受住了雷劫的考驗,但是她身上當時穿的衣服並不是能經歷的住雷劫的法器啊。

儘管雷劫之後她自己也被劈到滿身都是焦黑,一點看頭也沒有,但是這不代表她就沒有矜持這東西了。

所以趕緊穿衣服才是正題。

否則裸奔……真是沒有安全感啊。

林紫葉穿好了衣服,也趁機做了一下心理建設,她從星辰塔中緩步走出之時,只聽耳畔仙樂隱隱,重重宮闕,從雲端之中浮出。

而她面前出現的,是一條如同虹霓一般的通天之路。

這,就是某些人求而不得,又費盡心力才最終得到的上界之路了。

偏偏這一刻,林紫葉卻得意的笑了一下,伸手拉了一下還站在圈外有些呆滯的瞧著她的謝殤,衝著上界做了個鬼臉,就拽著他衝進了封神圖裡去了。

「……這是幹什麼?」

上界一堆人大驚失色。

裴夙的臉色,在她伸手抓住謝殤的那一刻,就只剩下了鐵青。

他忽然明白了!

他明白了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裴夙閉了閉眼,當下再不想繼續看下去,只欲拂袖離去。

不會有意外的,以她的性情,過了心魔之劫還繼續抓住那個男人的手,就代表著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該死的兩界之隔,在這個時候,他竟然只能看,什麼都不能做!

即使是九天玄仙也無法跨越的兩界之隔,讓他所有的謀算,到現在,都只剩下了一場空!

但心裡還懷著的那一線微小的希望,急於她驕傲和自負的希望,卻還是讓他耐著性子,繼續在這裡站著等了下去。

一直等到很久之後,林紫葉滿面春風的和謝殤站了出來。

而此刻虹橋驟散,登天之路,在他們出現的瞬間就已經消失殆盡。

謝殤的臉上猶自還帶著一點點不敢置信的神色,像是驚喜,又像是訝異。

「出了什麼事?」上頭有人問。

裴夙旁邊的那個人也在問他。

原本等著的那群人也驟然拂袖而去,有人怒氣沖沖的聲音傳來:「那個純陰體質的女人,把她多餘的修為注了一大半給那個男人,劫雲不是給化神大圓滿的登的麼,她現在連化神都不到!」

「……」

「她不要飛昇?」

裴夙痛苦的閉了閉眼。

他最後緩緩的,一字一頓的說道:「或許她有朝一日會再過一次天劫然後飛昇……」

「但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獨自一個人去上界的。我願意等你,我們的日子,還很長。」林紫葉微微瞇起了眼眸,看著謝殤輕輕緩緩的這麼說道。

來日方長。

或許我有一天會對你坦白所有的事情。

或許我們之間還會有隔閡也會有爭執。

又或許,我們之間不一定會有最好的結果。

但至少我願意去把握現在,而現在的我們,其實已經得到了我們最想得到的東西。

《重生之無情道/鼎爐女配上位記》全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