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穿進肉文被操翻了怎麼辦》第78章
穿進耽美肉文【17】我不是一個賢妻良母,也不願意冠上任何人的姓氏。

  一整晚血脈賁張的極致淩亂後,客廳、睡房、浴室、地板…滿屋子都是激烈性愛過後獨有的味道。

  哪裡都是這兩人激烈的肉搏戰場。

  魏維側身躺在一邊,細細打量著被他壓著駕著哄著騙著操弄了一整晚的小女人。他知道自己昨晚失控了,饒是她怎麼苦苦求饒哀哀哭泣,自己也停不了的不斷的操弄她,直到她終於受不住昏睡過去,連抱著她泡澡的時候都沒有醒過來。

  忍不住抬手,用指尖摩挲著她精緻嫵媚的五官,劃過她纖長濃密的睫毛,引得她睫毛顫動起來,嘴裡低聲嘟囔著:「不要了,要死了」之類的話語,聲音已經嘶啞不堪了,聽得魏維心疼不已,蹙起眉頭不斷在心裡暗罵自己的狂猛。

  收起手不再騷擾她的沉睡,魏維靜靜的看著知曉沉睡的臉蛋,有些自嘲的想,他當真是碰不得女人的,一碰就失控了,就像當年一樣。

  那時他不顧家人的反對,以及與家族斷絕一切關係來往的威脅,毅然投身到他當時瘋狂沉迷上的賽車事業裡。而在他還混不出像樣成績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女孩,一個改變了他命運軌跡的女孩。

  她就像光和熱,與那時風華正茂的他,聚在賽車場上揮灑血汗與激情、張揚和青春。

  有著同樣愛好和共鳴的兩人很容易擦出火花走在一起,只是她對他始終都是曖昧不明,若即若離,可當年的他到底年輕啊,看不出她的無心,以為床都上了,也同居了,最終結果肯定是結婚的。

  所以,在他終於混出點成績的時候,在一次比賽奪得總冠軍後,他激動得突然向她求婚。

  當時她的表情和回應,他記得很模糊了,唯獨那一刻的心痛,卻時時能記起。

  哦,不對,他記得她當時說的一句話,大概意思就是:我不是一個賢妻良母,也不願意冠上任何人的姓氏。

  這句現在他覺得十分可笑的話,在當時他卻幼稚的信以為真。

  那次以後,她離開了他,幾天後,他看見她在一個剛剛出名的車手懷裡,言笑晏晏。

  就跟他和她當時一樣。

  他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之後,在某次比賽中,與她的新歡同一個賽道,並且在最後爭奪冠軍的衝刺中碰撞在了一起,兩人都受傷住院了。

  傷後複出時,他又看見了她,在賽車旁,與又一個新鮮面孔肢體糾纏的激吻著,然後就被男人扯進了賽車裡,車很快就震動起來。

  他突然覺得女人很噁心。

  不久後,他聽說她死了,在車庫裡與男人玩4p悶死的,死的時候4個人都赤身裸體的,女人的三個洞裡還插著男人的性器,現場淫亂不堪。

  後來,在他的最後一次正式比賽裡,第一個越過了終點時,卻再沒有了勝利後的激動和歡欣。

  之後便是消沉的放棄了賽車,回到家族裡,接受家族的安排出國留學,然後回來接手管理一個公司。

  此後性情大變。

  他不願意承認,他的脆弱,他不願意承認,只是遇到了一個渣女,經歷了一段露水姻緣,就放棄了自己鍾愛的賽車,向命運妥協。

  他不想知道,放棄了能為賽車付出全部熱情的曾經的自己,此刻看起來到底有多可悲、愚蠢、可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