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穿進肉文被操翻了怎麼辦》第92章
穿進耽美肉文【31】混合了淡淡乳香的花香

  性侵,當年只有14歲的陸修哲,剛剛到國外留學,不幸遭遇了一班戀童癖女人…從此留下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無數個夜晚,自噩夢中醒來,無數個夜晚,靠捆綁或鎮靜劑平復癲狂的情緒…

  經過一段漫長的心理治療後,陸修哲被動的封鎖起這段回憶,只是,卻從此留下記不住女人面孔和厭惡女人的後遺症。

  知曉看著喘著粗氣極力掙扎著即將陷入記憶漩渦逐漸激狂的男人,立刻上前把他攏入自己的懷中,讓他的頭靠在自己胸前,雙手輕輕撫弄著他的後脖頸輕聲安慰道:「修哲,修哲,聽姐姐說,那些人已經不在了,那些都過去了,他們不再對你產生任何影響了,你已經長大了。」

  陸修哲的臉貼著知曉胸前綿軟雪白的乳肉,鼻端呼吸著她混合了淡淡乳香的花香,聽著仿佛從遠處傳來卻又近在耳邊的溫聲細語,奇異的讓他從狂躁的情緒中慢慢清醒過來,呼吸也漸漸穩定下來。

  知曉擁著陸修哲,不斷用手摩挲著著他的脖頸、用指尖纏繞著他的發尾,氣氛安靜又溫情。

  「是的,姐姐,我已經長大了,我不害怕了。」

  用臉磨蹭著知曉的雪白乳肉,陸修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姐姐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好似我小時候聞過的一種花香,叫…什麼花?我記得的,叫…哦,對,叫白蘭花!」

  閉上眼,陸修哲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原來是白蘭花,我小時候讀的小學裡也種滿了這種樹,每次到了花季,滿樹都是白蘭花,滿校園都是白蘭花香,那白白的花瓣落了一地…那時候我很皮,下課了就和同學一起把滿地的花瓣踩上鞋印…我很喜歡姐姐身上的味道,比白蘭花更好聞,我很喜歡…很奇怪,我覺得姐姐的味道很熟悉,好像經常出現在我的夢裡一樣…」

  陸修哲斷斷續續的說著,知曉也一直抱著他的頭撫著他的發,安安靜靜的聽,適時的回應他幾句,直到他終於倦極沉沉睡去。

  那一晚,陸修哲睡得很安穩,從來沒有過的安穩,伴隨著白蘭花的香氣,一直到天亮。

  *

  籠罩公司上下兩月餘的駭人氣氛終於慢慢消除了。

  陸修羅雖然還是那副冷峻的模樣,可盤旋身周的那股暴戾屬性卻已消散無影蹤,讓手下眾人大大的鬆了口氣之餘,也不禁好奇八卦起老闆的究竟發生什麼花邊秘史來!這話題甚至一度成為員工餐廳裡最熱門的話題!老闆到底遭遇了些什麼呢?是不是表白被拒絕了,現在才終於走出陰影?也有許多人猜老闆被撬牆角了…甚至被搶未婚妻了?竟然有小部分人猜測老闆是不是得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暗病…沒辦法,誰讓老闆總是冷峻著一張臉,身邊從未有異性出現過,他們總忍不住往這方面想…

  不過不管老闆怎麼樣,咱們這些打工賺錢養家糊口的再也不用提心吊膽、膽戰心驚的來上班了,你妹的,那樣壓抑的日子再不結束,我不止把辭職書打好,還要聯繫好心理醫生!

  其實還有一點他們沒有發現,也不可能發現,就是陸修哲的辦公桌抽屜裡,有一隻精緻的瓷碟,上面靜靜的躺著幾朵新鮮的白蘭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