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穿進肉文被操翻了怎麼辦》第157章
穿進校園肉文【24】他把自己從來、也絕不可能曝光人前的醜陋黑暗的那一面毫無保留的訴諸於她

  她有潔癖,有點執拗的潔癖。她會在回到家的第一時間把身上的衣服換下來統統拿去洗,她不許他從外面回來後抱她親她,非要他先換衣服鞋子,她說外面灰塵病毒多。有次他通宵在現場取證,累狠了不想回學校的員工宿舍,便跑到她家,躺在充滿她味道的床上睡了一整天,結果她放學回來進房一看,氣炸了,跳上床掀起被子就扒他的衣服……後來那床還是被兩人弄得一片狼藉,而他抱著已酥軟無力的她轉移到浴室繼續操幹。

  李明皓抱著知曉直接回到她家,在浴室把她身上的一切痕跡洗去。蒸氣彌漫的視野模糊的空間裡,熱水不斷從浴缸邊傾瀉下來,淅淅瀝瀝的流淌在地上,彙聚起來鑽進下水道裡。全身浸泡在熱水裡,身上趴著同樣赤裸的知曉,一隻手圈住她的腰身,一隻手輕撫著她的背,一下一下親吻著她的發頂。浴室裡除了水聲,兩人都沒有說話。

  知曉始終緊閉著雙眼枕在男人肩頭,可雙眼已紅腫不堪,臉上不知是蒸氣凝結成的水還是淚,斷斷續續的從臉上滑下,落在男人的肩頭,最後與熱水融為一體。她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穿進肉文這個事情,充其量她也只是一個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大學生而已,小說裡離經叛道的劇情豈是她一個普通女生能經歷能承受的?如果沒有穿進肉文,她現在是不是已找到一個高富帥,然後甜蜜的結束她的處女生涯?而不是現在這樣,像個不知廉恥的妓女一樣被不同的男人壓在身下……這種日子,何時結束?

  知曉這次差點心理崩潰了,儘管早已知道劇情,儘管無數次催眠自己,一遍一遍的強調,這是穿越,她經歷的只是肉文固定的劇情,把自己當成穿進肉文的一個看客,一個過客就好,她所經歷的一切都是走馬觀花,不是真事,不要當真……可知道是一回事,親身經歷又是另一回事,她構建的心理防線已被摧毀,幾乎全線崩潰,她已提不起勇氣去面對這些讓她蛋疼的世界,她只想回到正常的世界裡,過回自己普通人的生活……

  緊緊閉上眼,什麼都不想再看什麼都不願再想……

  李明皓只覺肩頭滾燙一片,甚至比熱水的溫度還燙人,身上緊貼著他的身體偶爾泛起一陣顫慄。在知曉視線看不到的時候,他的眼睛始終冰寒一片,鋒利又嗜血。

  當看清視頻裡她的臉時,他腦中一空,心像被電擊般的停止了跳動,整個人如墮入深海,窒息的感覺迅速纏繞著他,耳邊嗡嗡作響,視野裡血紅一片。

  可多年練就的沉穩處事讓他瞬間恢復理智,他的知曉遇到危險,她等著他去救她!按照視頻最後的聲音指引,他狂奔到學校廢棄的倉庫裡,找到了她。當他顫抖著手抱起全身赤裸下身淫靡不堪的知曉時,他的心在滴血,她那麼美好,那麼耀眼,卻一意孤行的跟著他,而現在,卻因為他……

  把始終不發一語的她放在床上,李明皓躺在她身邊,以他不擅長的溫柔語調慢慢的、堅定的說道:「知曉,一切都過去了,我會一直陪著你。」

  那一晚,他在她耳邊說了很多很多話,從他在孤兒院開始,到認識她,和她在一起,他第一次向她剖白自己的內心與愛意,他把自己從來、也絕不可能曝光人前的醜陋黑暗的那一面毫無保留的訴諸於她,無論是黑暗的,還是自私的……那一晚說的話,可能是他這輩子加起來都沒這麼多……可,始終得不到回應……他心力交瘁。

  過了很久很久,他覺得仿佛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天終於亮了,陽光透過玻璃照在兩人身上。他終於聽到她的聲音,「我想一個人到一個陌生的環境生活,安靜一點的地方。」

  李明皓沉默了一陣,「好。」

  *

  「既然你堅持,就讓他們輔助你吧。」

  室內茶香嫋嫋,隻黑白二色的裝潢讓人感覺硬朗乾脆,從木做的推門進去,會第一時間被對面牆身上巨大的「禪」字吸引,而另一面牆身是一幅氣勢滂沱的潑墨畫,望之能讓人產生天寬地廣而自己乃滄海一粟之感。乳白色的榻榻米上,除了一套沉木書案椅子和一張矮茶几外再無其餘傢俱,書案上擺放著筆架,一套青軸瓷筆洗筆硯,茶几上同樣一套青軸瓷茶具,兩隻茶杯裡盛滿了剛剛泡好的嫩黃色茶水,絲絲縷縷的蒸氣飄起,清冽的茶香就是從這裡散出。空曠的居室安靜得不像有人居住在這裡,除了室外院子有小鳥偶爾飛過時發出的鳥叫聲。

  抬頭看向盤腿坐在蒲團上,閉著眼仿佛入定了般的師傅,半晌,李明皓站起身,向著師傅深鞠躬,「謝師傅。」

  轉身,步出盈滿茶香的房間,李明皓眼底氤氳著黑色的風暴。

  ……

  睜開眼看著已走出院子的修長背影,老者心裡搖頭,這孩子,又來糟蹋他的茶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