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穿進肉文被操翻了怎麼辦》第247章
知曉的本體世界五

  煙霧裡,她雙手端著一個盤子從走廊那頭徐徐走來,地上的厚地毯把她腳上黑色細高跟發出的聲音吞掉,一件酒店服務員的工作旗袍將她身段的婀娜展現到了極致,一隻修長勻稱的玉白長腿隨著走動從旗袍開旗處若隱若現,撩人至極。

  女人慢慢靠近他所站的位置,她那張臉由最初的看不真切到漸漸清晰,言橋如炬般的目光也從她玲瓏的身段到專注在她嫵媚動人的臉上。

  他極少如此無禮的直視打量一位女性,言橋長眉微動,眼光卻始終不曾移開。或許,今晚到底被灌醉了吧,讓平素沉穩的他變得輕浮不少,也或許,不久前見到她時那無端的心悸,讓他禁不住對這女人生出了好奇與探索之心。

  呵,俗話說得好,好奇害死貓,末世裡言大將軍不正是因為好奇,才一個不慎把自己的身心都丟在了知曉身上麼?甚至不惜違背倫常的搶了自己堂弟的女朋友,利用職權動用軍用設備一路追蹤,還故意暴露行蹤讓兩個後輩相遇相殺,為自己爭取到最有利的時機抱得美人歸!嘖嘖,言橋不愧是一隻老狐狸,只是可憐了言一和封繼業兩隻未畢業的小狐狸……

  且說現在,言橋看著她,臉上施著淡淡的妝,五官精緻,媚而不俗,尤其是那一雙眼睛,勾人懾魄,可眼底那點睿智不容忽視,讓他覺得,這女人不是一個精緻的花瓶,她有故事。此刻她同樣回望著他,臉上帶著禮貌善意的微笑,直到走他們包廂的門口停下,誘人的紅唇勾起,「先生您好,您包間點的酒送來了。」

  聲音婉轉動人,落在言橋耳朵裡,仿佛有人拿了一根羽毛在搔他的耳洞,讓他癢到心裡。

  言橋表情淡淡,眼底一片幽深,讓人完全看不透他此刻的想法或心思,只是,他手裡的煙自見到女人後再沒遞到嘴邊吸過一口。

  微一頷首,示意她自便,他才收回目光,抬起手把剩下的半支煙吸完。

  回到包廂,言橋便敏感的發現氣氛不對。他目光一掃,暖黃的燈光下,剛剛鬼鬧得最厲害、狠灌他酒的幾個竟然出奇安靜的坐在那裡,只是視線卻統一集中在了一個角落裡,每個人的目光中都帶了驚豔、好奇,甚至興致、蠢蠢欲動。

  言橋心下有些明瞭,順著他們幾個的目光也把視線投向了那個導致安靜的源頭——剛剛走進包廂唯一的女人。

  她站在角落的玻璃台邊,都在嫺熟而優雅,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拿著醒酒器,豔紅色的酒傾瀉進精緻的玻璃瓶中,蕩漾起迷人的旋渦,以及勾人欲醉的濃烈酒香。只是,在場所有男人都沒有看那昂貴的名酒,也完全沒有品酒的心思,他們的眼裡只有一個女人!

  他們今晚的慶祝沒有選擇熱鬧的酒吧,也沒有到知名的酒樓,這不是因為言橋正式的任命還沒下來嗎?雖然說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35歲的少將,可終歸不能這麼大張旗鼓宣揚啊!所以,包廂裡都是言橋的幾個死黨跟嫡系。那,這都是些什麼人呢?這麼說吧,錢這麼庸俗就不提了,我們說權。這幾人背後的家族,掌管著京城或地方的軍或政,都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這些人,什麼東西沒見過沒嘗過?更別說美麗的女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