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穿進肉文被操翻了怎麼辦》第233章
穿進獸人肉文【70】世說鮫人之語

  山有木兮

  世說鮫人之語

  深海而居 織綃綺麗

  向來如夢佳期

  若許曾經 雖死何惜

  從天真無憂無慮

  到萬物盡收眼底

  誰能笑容明亮 一如往昔

  從竹馬青梅之誼

  到並肩不離不棄

  再多風雨 何所畏懼

  願此間 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

  身無雙翼 卻心有一點靈犀

  願世間 春秋與天地

  眼中唯有一個你

  苦樂悲喜 得失中盡致淋漓

  (本詩詞轉自網路)

  *

  玖曲趴在軟毯上,不時抬頭看看一直坐在床邊的納可。

  臥室裡已恢復寧靜,不久前王不耐煩的揮退了唐文栩,現在還無視他說要躺下靜養的話,一動不動的望著那個霸佔了王的床榻的人。

  它感應到王的情緒波動較大,以前從沒出現過,故而頻頻好奇的回頭看他,當然也順便看看床上王看了好久的人。

  好奇怪的種類,它以前從沒見過這種獸人,人類的上半身,卻有一條金色的漂亮尾巴,難怪王把她藏著帶回來,還親自給她梳洗穿衣服。

  纖長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她快要醒了。

  納可放慢了呼吸,目光更加專注。這些年,明槍暗箭,設局解局,運籌帷幄,甚至以身作誘,有幾次以為自己過不了這個坎,最後總能逢凶化吉化險為夷。當時在那些關乎自己生死與大計的關鍵時刻,他都未曾懼怕過,可是這一刻,他竟有一絲絲的慌亂。

  睜開眼,一雙清澈的大眼,帶著剛剛睡醒的朦朧,瞬間把納可帶了進去。

  那雙眼,一如初見,猶如一片汪洋神秘的大海,攝人心神。

  「這是……什麼地方?」人魚公主張開眼就看見一個身穿黑色透金絲華服的男人坐在床沿,衣襟上繡著暗色的龍紋,墨發鬆鬆地束在身後,五官立體,面容冷峻,薄唇如刀鋒般冷厲,眼眸漆黑如墨,眉心間有兩道淺淺的溝壑,顯然是常年習慣性的皺眉形成的,這讓他本來俊朗的臉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成熟,也讓人感覺難以親近。他看著她,目光火熱,而且眼底似乎帶著隱隱的期待。這讓她有些不明所以,還有些驚慌。坐起身,人魚有點怯怯的開口問道,並避開他的視線,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她坐在一張寬敞柔軟的床上,質感柔滑的絲綢覆蓋著她的身體和尾巴,她身上不知何時被穿上了一套華美的衣袍。床的四周垂下帷幔,掩住外頭的光亮並讓光透過紫色的帷幔,營造出一個光線柔和的環境。殿中燭火處處,亮光把每一個角落每一件傢俱都照得清清楚楚,鎏金珠簾隔開了外室,精緻的銅鼎裡飄出絲絲縷縷的淡香,一套金絲楠木桌案旁立著一個巨大的比人高出許多的博古架,上邊卻沒有任何物件擺設,而另一邊擺放著紫檀描金軟椅,軟椅底下鋪著一張厚實的繡花地毯,上面臥著一隻通體雪白的大鳥。

  這個寢宮不大,東西卻不多,顯得空曠又冷落,想必是少一樣物件,便少一分遮擋,那麼視線就能更清晰,所有躲在暗處的陰謀都難以藏身。

  「這是我住的地方,你曾經說想要來看看。」納可看著她的側顏,聲音低沉。

  人魚公主回頭,有些不解,「我曾經說過?」面前的人類給她一種熟悉的感覺,先前在溶洞裡沒有發覺,可此刻看清了他的樣子,這種感覺便在心頭蕩開,且越發的清晰,再加上他的話,讓她帶著疑惑的認真思索起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