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40章
第40章

  阮白在暈過去之前,還以爲自己是要死了。

  就算不死,這些人估計也不會放過自己……弄出了這麽大的動靜,她還能有個活路麽?

  不過出人意外的,她竟沒有太后悔,或者些許憤怒情緒。

  畢竟就當時那個局面,她除了鬧事,其實也別無選擇了。難不成她還親身上場,擼起袖子參與混戰?

  能將局勢攪亂,能拖延幾個小時,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只是,誰都沒能料到,秦女士手裡居然還有這一招。

  ……所以這個游戲還真是坑人啊!

  【滴!檢測到异樣信息素,系統開啓宿主自我保護機制……】半睡半醒之間,阮白隱約聽到腦海裡傳來一句尖銳的機械音。

  這一點動靜,讓她原本渾渾噩噩的大腦清醒了許多。

  她還沒死?

  下一秒,她便聽到離自己不遠處的地方,傳來了幾個人的交談聲。

  「……秦主管,她好像快醒了,那我現在過去麽?」

  這是一道分不清年齡的男聲,很陌生,阮白確定自己之前沒遇到過這個人。

  這個「ta」,指的是她麽?

  他們想做什麽?

  沒等阮白去想什麽,秦女士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藥已經用了,她現在應該沒什麽意識,你來試試,看看能不能問出些什麽來吧,」她淡淡地說道,「儘量快點,別讓他們發現。」

  原來秦女士留著自己,是還想拷問一些東西出來。

  阮白最開始發現這一點後,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她都把這裡折騰成那樣了,秦女士居然不生氣?還有心情拷問她?

  就算秦女士不生氣,這裡的工作人員也不會輕易讓她好過吧!

  但等她聽到那句「別讓他們發現」後,阮白便明白了過來。

  秦女士剛剛找她的時候,應該是自己一個人私下帶著手下過來的,幷沒有通知莊園內的其他人。

  之前爲了防止工作人員反擊她,顧不朝和沈青雲混在其中,幫自己毀了大廳的監控。

  而阮白在下令趕走這些人後,除了志在必得的秦女士,也不會有工作人員敢過來找她。

  如果這些人撤離够快的話,指不定這裡的工作人員們還真不清楚她的下落。

  而秦女士來自DSAS公司,幷非這次地下莊園活動的主辦方,反而更像是合作夥伴。

  她的陰奉陽違,從某種角度上來看也是能說得通的。

  只是,她這樣處心積慮地留下自己,是爲了什麽?

  她又想從自己這裡問到什麽?

  阮白分析情况的時候,那個被秦女士安排過來詢問她的男人就已經朝她走了過來。

  他俯下身,拍了拍阮白的臉,把她徹底拍醒了。

  此時此刻,她正被人綁在一張椅子上,手脚都被捆住了,整個人都因爲藥物作用而變得遲鈍起來。

  阮白茫然地睜開眼,便見眼前一片人影恍惚,半晌後才慢慢清晰了起來。

  站在她對面的,是一位看著三四十歲,帶著眼鏡的男人。

  見她醒過來,他對著阮白伸出了兩根手指,問道:「這是幾?」

  阮白呆呆地看著他,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張嘴回答了出來:「三。」

  男人又問道:「我是男是女?」

  「男。」

  「你還記得你的身份嗎?」

  「記得。」

  男人見狀,回頭看了一眼秦女士。

  秦女士對著他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於是男人回頭,換了一副語氣,向阮白詢問起來:「……你還記得,剛剛那些事,是誰讓你那麽做的麽?或者說,有誰在莊園裡幫你?」

  聽到這裡,阮白的心咯噔一跳。

  她現在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萬一她說出了什麽機密,或者把顧不朝他們供出來了,該怎麽辦!?

  正在這時,系統忽然竄了出來,安撫道:【宿主,不要害怕,我在這裡呢。】它十分自信,振振有詞道:【請你放心,我會適當掌控你的身體,絕對不會讓你說出任何不該說的話!】阮白:「……」

  不知道爲什麽,有你在,我的心更虛啊!

  「喂?」

  見阮白一直閉著嘴不說話,男人的眉頭皺了起來:「你怎麽了,你說句話啊,喂?」

  怎麽回事,難不成异種的抵抗力這麽大,常人雙倍的藥物都沒辦法控制住她?

  就在男人面露驚异,想著是否要繼續加大藥劑之時,目光呆滯的阮白眼珠子微微一動,將視綫移到了他的臉上。

  下一秒,她開口了:「第一,我不叫喂,我的名字叫白軟軟。」

  男人:「……」

  秦女士:「……」

  白軟軟是什麽?杜文書給她取的名字嗎?

  秦女士嘴角一抽,繼續給男人遞了個眼神。

  於是男人咳嗽了一聲,繼續問了下去:「你知道在莊園裡幫助你的人是誰嗎?」

  阮白:「一些善良的,願意和我一起支持動物保護的好心人罷了。」

  男人:「……那杜文書呢,你對他有印象嗎?」

  阮白:「我知道他,他對我很好,就像哥哥一樣。」

  阮白思及此,幽幽地嘆了口氣,聲音淡然而懷戀:「那天,他帶我去了美特斯邦威,給我買了一套衣服,換上衣服的一瞬間,看著鏡子裡的人影,我竟認不出那是我自己——」

  「打住打住!」

  男人沉著臉打斷了她的話,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了阮白。

  沒有再繼續試探,他沉聲說道:「就在剛剛,我們接到了來自總部的信息,杜文書提出了要孤身一人,帶著他那從未現世的,我們都不知道的研究成果,前往某個山區村落裡進行實地考察。」

  杜文書……提出要去一個村子考察?

  聽到這裡,阮白微微一楞。

  她想到了在第一個世界裡,她的游戲背景,恰恰就是個村子,人魚村。

  會是這個嗎?

  可是在那個世界裡,杜文書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死得也很慘的男人。

  他們根本沒見過所謂的「研究成果」,那個村子裡也沒有留下絲毫迹象啊。

  看著變沉默了的阮白,男人扶了扶眼鏡,鏡片在燈光下反射出泠泠光芒。

  「我問你,」他低聲說道,「杜文書的團隊這兩年內的研究項目究竟是什麽,成果是個什麽東西?他提出考察這一事,目的又是什麽?」

  他的目光仿佛有實質一般,尖銳地逼近了阮白:「實地考察這種事情,早就不是他那個身份應該做的事了,他的目的是什麽?你是他上萬個試驗品裡唯一活下來的那個,他的想法,你應該清楚吧?」

  阮白動了動嘴唇,竟什麽也說不出來。

  她終於知道了,爲什麽秦女士會冒著被野獸拍死的危險,也要把她從大廳裡帶到這裡來。

  那個被秦女士深深忌憚的杜文書,已經越來越脫離她的控制,讓她無從下手了。

  可這個問題,她不是2049原主,她不知道該怎麽答。

  而很顯然的,系統肯定也不可能知道這些。

  見阮白陷入了沉默,男人看向她的眼神漸漸懷疑。

  與此同時,秦女士的踱步聲也越來越快。阮白的遲疑已經讓她略微不耐煩了。

  看著他們臉上的神色,阮白心裡越來越焦急。

  然而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新的動靜。

  「滴滴滴!」

  一陣響亮的機械聲響,忽然從門外。

  與之同時傳來的,還有一群人急匆匆的脚步聲。

  「糟糕,他們過來了!」

  聽到外面這陣聲音,秦女士臉色大變。

  接著,她想到了什麽似的,低頭看向了阮白的衣服:「她的服務員衣服上是有定位的,我居然忘了!」

  她之前私下帶阮白過來時,確實鬧了很大的動靜,她也沒打算瞞著這裡的工作人員太久。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這些人竟發現得這麽快,找過來也如此及時!

  遺憾地看了阮白一眼,秦女士最終做出了决定:「走!帶上她,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這裡的勢力太過錯雜,不是她能得罪起的,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帶走了阮白,把她誤認爲和阮白是一夥的,那就慘了!

  然而這時候,阮白的力氣已經恢復了一大半,而她的體力,一直要比尋常人大不少。

  見周圍的保鏢爲了運輸方便,把她解綁,從椅子上弄下來後,阮白二話不說,翻身就將他撂倒在地!

  同時,她飛快地在系統商場裡兌換了防狼噴霧,對著這幾個人的臉就是一頓亂噴!

  「她要跑!」秦女士見狀,驚叫了出來,「快抓住她……不,快走,別管她了!」

  這個2049,看著應當對杜文書的實驗一無所知,這樣的話,她也沒必要爲了這個人浪費時間。

  在秦女士的命令下,保鏢不再對阮白出手,紛紛從旁邊的門裡撤離走了了。

  整個房間裡,頓時只剩下了阮白一人。

  而就在他們離開後不久,這裡的門便被打開了。

  過來的確實是工作人員,但爲首的却是顧不朝他們。

  想必,他們應當是發現了自己定位移動不正常,才提出要過來尋自己的吧。

  因爲還有其他NPC在,不方便說話,顧不朝稍微給了她一個眼神,就假意把阮白的手脚捆住了。

  阮白也順從了他,乖乖跟著這些人離開了。

  這次,她被抓住了,想必接下來的宴會還是得繼續。

  就是不清楚,她要面對什麽。

  阮白一邊走著,一邊思索著剛剛發生的一切,試圖尋找出什麽東西來。

  就算顧不朝他們會救自己,但她也不能選擇坐以待斃。

  她已經摸清楚游戲的尿性了,只要是被坑後,都會給點甜棗。

  秦女士能有克她的東西,但一方面,秦女士應當也能有什麽是可以幫助到她的。

  可是秦女士和那個男人一番話裡,除了和杜文書有關的,好像就沒有別的了……

  不,不對。

  不知想到了什麽,阮白渾身一顫,終於想到了一點。

  如果說什麽東西,是杜文書過去人魚村後,才被其他人弄出來的,幷且還擁有某種奇特能力,和杜文書之間明顯有著說不清的聯繫……

  那就是被她帶上身上的,連系統都檢測不出來的道具,人魚鈴。

  那麽它,會是杜文書的實驗成果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