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67章
第67章 迷失游輪(5)

  顧不朝在談論正事的時候,很快就恢復了阮白習慣的模樣——冷淡,理智,細心又不失大膽。

  他在說起凶手的時候,沒有直說自己是怎麽被襲擊的,反而先讓阮白自己做好準備。

  「凶手的刺殺手段非常古怪,」他說,「如果可以,你最好在你房間外弄一些可以警示你的東西。」

  阮白聞言,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做過準備了。

  她在前幾個世界開始,就學會了花10積分在系統商場裡兌換一些口紅之類的東西,將它們塗在門把手,還有門的角上,要是有人進了她的房間,就會在地毯上,在門把手上留印子。

  靠著這一手,她躲過鬼怪,發現過不對勁的房間,也反擊了不少對她懷有惡意的玩家。

  顧不朝見狀,頓了頓,繼續說了下去。

  只是提到後面這些內容時,他的聲音飄忽不定,好像自己也不是非常確定:「……我被襲擊的時候,非常詭异,我不記得他是誰,只記得在投票時間開始,我們都進入房間後,他就出現了。」

  顧不朝不知道那個人是什麽時候進的房間,也不知道那個人是如何從他房間離開的,他唯一能確定的,是對方已經伺機等候他多時了。

  當顧不朝把門關上的一瞬間,對方就揮起水果刀,向他的致命處狠狠攻去。

  至於顧不朝他自己是怎麽躲過去的,其實顧不朝也記不清。

  那幾息之間發生的事情,就好像是夢一樣,模模糊糊的。

  「我感覺我好像被催眠了一樣,」他輕輕地說,「我的意識,我的記憶被完全分成了兩個不同的我——一個我從未受到攻擊,進入房間後就一直坐在座位上不動,直到時間結束;而另一個我,却和那個人對打了近兩分鐘的時間,幷且最後,他沒能打過我,倉促地逃走了。」

  他記得自己的手臂被劃了一刀,但顧不朝事後翻看胳膊,却發現自己的胳膊是完好無損的。

  他明明和那個人互毆了很久,可他連那個攻擊他的人的臉,都沒能記在心裡。

  他仿佛被人强行植入了一段記憶,可那兩段記憶,却又非常真實,讓他分辨不出哪個才是假的。

  顧不朝唯一確定的是,那個人剛從他這裡離開後,門外,就傳來了管事NPC的聲音。

  管事對所有人說,凶手已經成功犯下命案。

  可是凶手上一秒,還狼狽地從他面前逃走了。

  聽完了顧不朝的說法,阮白的眉頭蹙得很深。

  原因無他,而是顧不朝這段經歷……實在是太難以言喻了。

  要是告訴她這個事的人不是顧不朝,而是別人,她肯定會懷疑對方在騙她。

  但現在,顧不朝是肯定不會對她說謊的,因此這段經歷,百分百是真實的!

  阮白沉思片刻後,抬起頭看向了顧不朝,試探著問道:「顧哥,那你對於上一輪真正的凶手是誰,有把握找出來嗎?」

  顧不朝點了點頭。

  他指了指這個房間裡的屍體,淡淡道:「不出意外的話,上一輪的凶手,就住在他的右隔壁。」

  顧不朝在發現死人是誰後,才意識到,自己和這個死去玩家的房間,中間隻隔一個房間。

  凶手會選他或者這個新人下手,八成是因爲他們住的離凶手近,就是他的左右鄰居。

  當然,這在最開始,只是一個猜測。

  但等顧不朝見了他隔壁玩家那暗藏欣喜的神色後,就明白,自己的猜想八九不離十了。

  至於最開始被投票出去的男玩家,果真不是凶手。

  阮白聽了他的話後,什麽也沒說,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聽到門外傳來其他玩家過來一探究竟的脚步聲,阮白和顧不朝對視一眼,馬上離開了這裡。

  接下來的時間裡,阮白匆匆找機會把顧不朝的信息轉而告訴了小雪她們,提醒她們注意自己,尤其是小雪。

  之後,她便開始思考,有關找凶手這個游戲的破綻。

  阮白最開始,本想過要不要裝柔弱,勾引凶手對自己下手,從而把對方抓出來。

  但顧不朝的話,却讓她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

  連那些受到過凶手攻擊的人,都不能記下凶手的臉,所以阮白覺得,這條方法八成也不可以。

  尤其是受害者的選擇,原來是隨機的。那個凶手會選顧不朝和新人,明顯就是圖個方便。

  所以,她只能從另一條路子下手。

  她想確定的是,凶手的特殊能力是什麽。

  阮白仔細看過那個屍體,他確實是被人爲傷害死掉的,這說明凶手的特殊能力,不會增强他的身手。

  不然,他也不會因爲打不過顧不朝,轉而向別人下手了。

  除此之外,顧不朝的經歷,又讓她頗爲遲疑。

  她不是不信顧不朝,而是她本身不確定,這裡面有多少是「特殊能力」帶來的,又有多少是那個玩家本身的手段。

  她和捨小雪她們成爲白蓮花系統宿主後,阮白就通過她們,徹底瞭解了逃生游戲系統商場內的東西。

  雖說系統商場裡絕大部分的東西,都只能對鬼怪有作用,但這不代表它們就不能用來迷惑玩家。

  就像她的系統商場一樣,雖然裡面大都是沒什麽用的東西,可偶爾一用,反而還能有奇妙的特效。

  還有,第一輪游戲裡,顧不朝明確地告訴了她,他被攻擊的時間,是投票的時,所有人回到各自房間裡的時候。

  但這不合理,也不合規則。

  「……選完凶手後,大家便能從房間裡出來,自由活動三個半小時,你們通過各種綫索尋找凶手是誰,而凶手則必須在這段時間裡殺死一個人……」

  這是管事當時宣布的游戲規則,阮白不可能記錯的。

  阮白一邊走著,手指一邊在欄杆上慢慢敲動。

  一個模糊的猜測,通過這些細碎的綫索,在她腦海裡不斷翻滾,最後慢慢聚集成一條清晰綫。

  半晌後,她猛地收回了手。

  ……

  剩下的時間裡,阮白去了大廳吃了飯,剩餘的時間,她都獨自一人行動。

  她去了游輪上的每一個地方,除了大廳,還有厠所,醫務室,書房,員工宿舍,酒吧……只要是能去的地方,她都去了一遍。

  將這些地方仔仔細細翻找了一通後,阮白在最後15分鐘投票時間開始之前,踩著鐘聲來到了大廳。

  這時候,其他玩家也都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了這裡。

  他們想看一看,被殺害的人是誰。

  只是和上一次一樣,這一輪游戲,直到最後15分鐘投票時間開始了,都沒有一個人死亡。

  16個玩家都完完整整地出現在大廳裡,驚慌地打量著彼此。

  不知是不是想模仿上一輪凶手的殺人手段,這一輪的凶手爲了不提前暴露自己,照樣選擇了把殺人時間挪到最後,挪到大家都進了房間的那段時間。

  不出意外的話,等進入房間幾分鐘後,照樣會有人死掉。

  阮白平靜地看著他們,然後和上一次一樣,回到房間裡,準備投票。

  兩三分鐘過後,門外的管事聲音,再次傳了進來。

  「凶手已經成功犯下命案,」管事說,「請玩家自行填寫懷疑目標的名字。」

  於是阮白在紙條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通過門縫遞了出去。

  這期間,她的房間裡依然是安靜無害的。

  等15分鐘過後,門外大廳的鐘聲響起,一位女玩家被投票投了出去。

  阮白在去各個角落搜尋的時候,隱隱約約知道那個女玩家似乎是和一個團隊鬧了些矛盾。

  她的死,與其說是被誤會的,倒不如說是被有人刻意陷害的。

  對於這個結果,阮白自己也不知道怎麽說。

  她害怕的情况,比她預料得要更快。

  人性果然是個等不了的東西。

  僅僅只是第二輪游戲,就有玩家無師自通了如何用游戲規則去借刀殺人。

  等到後面,隨著玩家逐漸變得焦慮,彼此間的摩擦爭吵越來越多後,這種局面只會多不會少。

  她倒不是聖母,她只是覺得,有些可惜可悲罷了。

  再加上,她也不確定後面被惡意投票的人,會不會變成她,變成小雪寧柔顧不朝他們。

  那個女玩家很快就被處决了。

  阮白仔細聽了聽,發現她和第一輪游戲裡的男玩家一樣,都是被扔進海水裡。

  也不知道這個處决,到底對主人有何種意義。

  女玩家被淘汰後,第三輪游戲便在管事的聲音裡開始了。

  這一次的凶手依然不是阮白,也不是小雪寧柔顧不朝他們。

  要是按照以前,阮白或許還會失望一下下,畢竟不管她心裡是怎麽想的,但至少擁有了凶手身份,就相當於擁有了免死權。

  但這一次,阮白却鬆了口氣。

  「軟軟,我們該怎麽辦?」寧柔還私下問過阮白,擔憂阮白的進度,「現在已經是第三輪游戲了……我很擔心你。」

  雖然阮白不是最聰明的那一個,也不是最會交際的那一個,但在這些女孩們的心裡,阮白却是她們的主心骨。

  第三輪游戲了,誰也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誰,都不知道凶手又是怎麽殺人的。

  她們也不蠢,明白破局的好辦法,是在投票開始前就把凶手抓出來。

  但是,凶手也知道這一點!

  ta們非常狡猾,投票開始前,根本就不會動手殺人,完全不給其他玩家留一個機會。

  寧柔很不安。

  她想,讓阮白一個人去破解游戲,而她們兩人去搜查游戲的背景,這真的好嗎?

  只是讓寧柔沒想到的是,阮白聽了她的話,反而對著她緩緩搖了搖頭。

  阮白的臉上露出一個笑容,聲音平靜而歡快:「你不必擔心,和小雪放心去查吧。」

  因爲,她已經猜出來了,凶手的特殊能力是什麽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