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68章
第68章 迷失游輪(6)

  阮白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凶手殺人的時間問題。

  按照規則要求,凶手是只能在那自由活動的三個半小時裡殺人的,但兩次了,整整兩次游戲,死人的時間,都是最後投票的15分鐘。

  這明顯是不合理的,可是管事居然說沒有錯。

  這應該,就是在暗示玩家了。

  第一輪游戲,出現那種情况,還可以勉强說,凶手選在那個時間殺人,是「迫不得已」,是借住了游戲道具。

  但第二輪游戲還是這種情况,就說明了時間不對勁這一點,應該和道具無關,而是和游戲給的「特殊能力」有關。

  和時間有關的能力有什麽?

  阮白想也沒想,就想到了「穿越時間」。

  如果凶手擁有的,就是能跨越一定時間的能力,那麽ta是怎麽殺人的,就很明確了。

  假設凶手可以跨越的世界,是五分鐘。

  那麽首先,他會在所有人都進入了房間後那一刻,催動自己的能力,回到五分鐘前。

  五分鐘前,所有玩家都還沒有來得及去回自己的房間。

  這樣的情况下,凶手就能趁機進入他想殺害的玩家的房間裡,殺害那些毫無防備的玩家。

  這樣,他就能成功擺脫嫌疑。

  阮白想,凶手在進入時間洪流時,在同一個時間綫裡,應該會存在兩個不同的ta。

  一個是正常時間綫下的凶手,一個是五分鐘前的凶手。

  時間究竟是個什麽東西,又是怎麽定義的,這個概念非常複雜。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那就是時間,是能以某個時間點爲基點,相互進行比較的。

  要是把現實時間綫裡,15分鐘投票時間開始那一個時間點,作爲這一段故事的時間基點,那麽當凶手向前跨越了5分鐘的時間後,他就會從進入另一個時間綫。

  那條時間綫,要比現實裡的時間綫慢5分鐘。

  凶手在那條時間綫裡,提前進入被害者的房間,然後耐心地等上五分鐘,把對方殺害。

  因爲15分鐘投票時間內,所有玩家都必須待在自己的房間裡,就算聽到了動靜,也不允許出來。

  因此,除了被害者,誰也不會知道凶手是誰。

  雖然凶手對玩家下手時,在他穿越時間之後所處的那個時間綫裡,依然是15分鐘的投票期。

  但對於現實裡的時間綫來說,他却是一個「五分鐘前」的凶手。

  只要凶手下手够快,能在5分鐘內解决玩家,那麽凶手殺害玩家的時刻,就算在五分鐘前的時間綫裡,是屬15分鐘投票期的,可相對於現實的時間綫,却是屬那三個半小時的。

  這樣一來,凶手的行爲,自然就能滿足「在三個半小時的時間段裡殺人」的游戲要求了。

  顧不朝會有兩段記憶,應當就是因爲他經歷了整整兩個時間綫的原因。

  不過他記不住凶手的臉,八成還是因爲凶手用了某種道具,這個應該不是穿越時間帶來的後遺症。

  凶手害怕在固定的時間期限內殺不死顧不朝,所以當時他在和顧不朝搏鬥了兩分鐘後,就趕緊倉皇逃走了。

  至於第二輪游戲的凶手,他其實是沒必要照搬第一輪游戲的凶手手段的。

  第一輪游戲的凶手會那麽做,是因爲有人提出來要所有人都坐在大廳四個小時,沒有辦法,ta只能在15分鐘開始後殺人。

  第二輪凶手的這一照搬,就徹底暴露了凶手真正的「特殊能力」是什麽。

  不過ta沒被投票淘汰出去,左右也不虧就是了。

  阮白其實在第二輪游戲結束時,就差不多能猜出來了。

  只是那畢竟就是猜測,全靠她腦子胡思亂想,真正能支撑這個理念的信息,其實幷不多。

  不過,第二輪游戲結束了,到底是怎麽回事,她也知道了。

  接下來她要解决的,就是如何抓出第三輪的那個凶手。

  對於第二輪的凶手,ta爲什麽要模仿第一輪游戲的凶手殺人,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他估計覺得第一輪游戲的凶手辦法很好,所以就照搬了一下。

  第二種,是在游戲規則束縛下,這種特殊能力,只能在那一刻用。

  阮白覺得,十有八九是第二種。

  所以,她要布局,就得卡住那個時間點,做一點事情。

  等其他玩家都問過了管事死去玩家的房間,陸陸續續離開後,阮白便趁著周圍無人,獨自來到了大廳裡。

  管事站在大廳的邊緣,直直地站在那裡,沒有絲毫生氣,就像一個被設了固定程序的機器一樣。

  「管事你好,」阮白走到他的面前,對著他微微一笑,「請問,我可以問一下嗎,每輪游戲的時長,是真正完整的四個小時嗎?不能被縮短,或者增加嗎?」

  管事從阮白走過來的那一刻開始,便看向了她。

  聽了她的話,管事面無表情的臉上,總算是出現了一絲异樣的神色。

  「必須是完完整整的四個小時。」他說。

  ……

  時間過得很快,短短一瞬間,幾個小時就過去了。

  淩晨四點左右,整個游輪裡靜悄悄的。

  第三輪游戲開始的時間,是淩晨12點,不少玩家在經過最開始的緊張後,已經感覺到了疲憊和無力。

  有的人三三兩兩的組成一隊,輪流接替著守夜,防備有人意外突襲。

  害怕被凶手抓單,大家在外面活動一番後,都不約而同地來到了大廳裡。

  桌子上,地攤上,墻角落,窗簾內……一片寂靜裡,無數人沉默地坐著,躲在那裡。

  有的人睡著了,有的人還清醒著,臉上是疲倦的神色,眼裡却滿是清醒的警惕。

  自從淩晨三點過後,窗外遠遠的海平綫上便隱隱約約有了一絲的白光,將整個黑色的海洋映出一片慘淡的白色。

  昏暗的屋內,燭燈隨著屋外吹來的海風而晃,將他們黑色的影子拉扯得很長。

  連呼吸聲都一清二楚的室內,大廳那盞巨大無比的種裡,指針依然緩慢地撥動。

  滴答……滴答……滴答……

  最後,它停在了淩晨4點的那個位置。

  「鐺鐺鐺!——」

  在指針指向四點的那一瞬間,大鐘發出了一聲聲尖銳刺耳的巨響!

  聽到這震耳欲聾的鐘聲後,大廳裡的玩家們渾身一顫,猛然睜開眼睛。

  他們知道,時間期限又要到了,新一輪的投票即將開始。

  這一次,習慣了規則的玩家們沒等管事出現,便很自覺地主動站了起來,往房間裡匆匆走了回去。

  他們的臉上有絕望,有疲乏,有恐懼,但更多的,却是深深的麻木。

  不過,在這其中,却有一個人不一樣。

  他低著頭,垂下眼睛,跟著大部隊一起朝房間那裡走了過去。

  他的外表和別的玩家沒有區別,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可他的手却捏得緊緊的,興奮的情緒幾乎都要讓他控制不住臉上的表情。

  沒錯,他就是這一輪的凶手。

  從管事那裡得知,自己就是這一輪的凶手後,他就知道,他能活下來了。

  只要他能殺死一個人。

  對於殺人,凶手已經沒有感覺了。

  不安?猶豫?懊悔?膽怯?

  這些複雜的情緒,統統都不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對於凶手來說,他的思維很簡單,他的目的也很單一。

  他知道,殺了人,他就能活下去。

  只要能活下去,他什麽都可以做。

  「游戲給予你的能力,是跨越時空的能力。」

  他記得管事在找上他時,曾這樣對他說道。

  「當最後15分鐘投票開始,所有玩家回到各自的房間裡之後,你的特殊能力,就可以使用了。」

  「請你記住,觸發能力的方法,就是敲三下你自己房間的門。」

  「敲完後,只要你從房間裡走出去,就能跨越時間,回到一段時間以前。」

  「你的能力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希望你能在跨越時間的那段時間裡,儘快殺死你的目標!」

  牢牢記著管事的話,凶手在回到房間,關上房門的一瞬間,便轉過身,輕輕敲了自己房門三下。

  然後,他就推開門,走了出去。

  自從知道自己是凶手後,他自然就得計劃殺誰比較好。

  而在過去的自由活動時間裡,他早就選好了心儀的目標——那個曾經和他有過摩擦的新人男玩家。

  他也不是沒有想過去對幾個女玩家下手,尤其是那個十二三歲的。

  但他後來一想,這麽小的孩子,能在逃生游戲裡活下來,必然是有一點超凡脫俗的能耐的。

  逃生游戲裡,永遠不要輕視任何一個老玩家。

  所以,凶手自然而然地,就把目光投向了剩餘兩個新人玩家那裡。

  緊緊握著手裡的水果刀,凶手的目光閃爍著。

  他直徑走到男玩家的房間外,然後毫不猶豫,直接一把推開了對方的房門!

  「啊啊啊!?——」

  然而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個房間裡,居然幷非空無一人!

  隨著門被打開的一瞬間,房間裡傳來了新人驚慌的驚叫。

  原本應該在大廳睡覺得男玩家,此時此刻居然出現在了房間內,一臉惶恐地看向了凶手!

  怎麽回事?

  凶手見狀,整個人都懵了。

  管事不是說,他有穿越時間的能力麽?

  而且按照正常情况,這個新人在幾分鐘前,明明還在大廳裡睡覺啊。

  他是怎麽出現在房間裡的?!

  只是他的思維很快,但別人的動作,更快。

  在新人叫出來的那一刻,三個女玩家立馬打開了房門,向著聲源處走了過來!

  這下,凶手總算是明白了。

  不止是這一個新人玩家待在房間裡,所有的玩家,目前都在自己的房間裡!

  管事給他的穿越時間的能力,根本就沒有成功!

  可是,爲什麽會這樣?

  明明前兩輪游戲裡,那些凶手都成功了啊?

  凶手想不明白,可不管怎麽樣,事已至此,那跑出來的幾個女人,早把他的臉看清楚了。

  他被抓出來了。

  接下來的事情都進行得很順利。

  阮白等人抓住了凶手,把他捆住,放在了走廊外。

  其他玩家通過門縫,都看清楚了他們的動作,也認出了凶手是誰。

  現在,他們就只要等管事出現,進行投票就可以了。

  看著一臉迷茫,倒在地板上的凶手,阮白在心裡暗自鬆了口氣。

  凶手不知道特殊能力爲什麽會失效,但她是知道的。

  因爲他能力的失效,就是她動的手脚。

  從意識到凶手的特殊能力,就是「穿越時空」後,阮白就開始謀劃,如何在15分鐘投票期之前,將凶手抓出來。

  她在最開始進入游戲時就發現了,她的房間裡,居然是沒有鐘的。

  這很不合理,因爲在別的游戲裡,爲了讓玩家們抓準時間,很多地方都挂著有鐘。

  她當時還困惑了很久,不知道這個游戲內要靠什麽來提醒玩家時間。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當時間到了後,大廳的那盞大鐘,便會發出鐘聲來提示玩家。

  這一點,會是游戲在暗示玩家麽?

  阮白之前不清楚答案,但現在,她却能給出一個肯定的回復了。

  ——因爲她把大廳的鐘,撥快了整整半個小時!

  自從猜到了凶手的特殊能力後,阮白便去游輪的各個角落裡搜了一通,確定只有大廳這一個地方是有鐘的。

  從管事那裡得知,游戲的時間是完完整整的「4個小時」後,阮白就知道,游戲結束的時間,幷不會隨著鐘錶時刻的改變而發生變動。

  爲了讓凶手的特殊能力失效,她趁著四下無人,所有人都去案發現場看屍體後,就直接走了過去,把大廳的鐘撥快了半小時。

  這期間,玩家們大都在外面搜尋信息,再加上深夜了,所有人都很疲倦,一邊犯困一邊幹活。

  所以等到他們陸續回到大廳休息後,竟沒有幾個人意識到了時間上的不對勁。

  這從另一方面來說,也是4個小時的游戲時長給阮白帶來的便利。

  要是游戲時長僅僅只有1個小時,那麽就算是再遲鈍的人,也會有所察覺。

  這些話暫且不提,總而言之,等鐘聲響起時,其實離真正的投票時間開始,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其實只要注意一下,凶手是會發現管事幷沒有出現的,不過他或許太過激動,忽略了這一點細節,導致他錯失良機。

  凶手隨著時間變長,而管事始終不出現後,漸漸也明白了什麽。

  所有人沉默地等待了半個小時,等到了最後管事出現,投票時間開始。

  隨著真正的凶手被投出去,抓凶手的游戲,總算是結束了。

  一股又一股的海浪撲騰著朝著游輪打過來,咸濕微冷的海風摻雜著天邊的白光,從窗戶滲入房間內。

  管事轉身上了樓,不知和誰說了幾句話後,他的脚步聲順著樓梯,慢慢而下。

  「主人對你們的表現非常滿意,」管事淡淡地說,「從現在開始,你們可以自由活動了。」

  自由活動……他們總算是可以休息了!

  聽到了管事的吩咐後,不少玩家臉上都露出了鬆懈的神色。

  按理來說,管事的這句話,應該是不少玩家都在等待的。

  這不僅意味著抓凶手的游戲結束了,也說明很快,游輪內將迎來新的劇情轉折點。

  當然,最關鍵的是,玩家們再也不必防備彼此了。

  他們可以組隊去探索游戲進度了!

  只是看著管事那張慘白陰沉的臉,阮白不知爲何,心裡却莫名閃過一絲不安。

  她深吸一口氣,把內心奇怪的情緒壓下去,轉而去找了小雪等人,向她們詢問進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