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73章
第73章 迷失游輪(11)

  「你擁有一個可以向我提問的機會,」主人說,「你想問什麽?」

  這是主人剛剛給出的承諾,目的是爲了調動玩家們的積極性。

  阮白的故事讓他滿意了,他自然不能食言。

  不過,一個問題麽……?

  阮白想了想,問道:「主人,我現在幷沒有疑惑,這個問題可以留到以後再問嗎?」

  她確實有很多問題,不過她暫時不準備提問。

  太早就把這次提問機會浪費了,反而容易出問題。

  畢竟,她也不確定,後面剩下的一天游戲時間裡,她能不能自己探索出來信息。

  要是問的問題,在後面恰好能被她自食其力地破解,那也太虧了吧!

  而且她其實更想瞭解一些和DSAS,和杜文書有關的消息……

  這種事,她得找個機會私下去問主人。

  當著這麽多玩家的面,她也很難開口。

  而且對於這些事情,指不定主人根本不會隱瞞她多少,讓她徒徒浪費寶貴的提問機會。

  要是到了最後,她們收集的信息量不足,游戲依然通關不了的話,她還是會權衡一下,把這個承諾拿出來保命的。

  「可以。」

  主人聽了她的問題後,遲疑了兩秒,說道。

  阮白感覺得到他其實不怎麽想同意,只是礙於什麽,才不得不這麽說。

  而主人的這點變動,讓阮白對他,對杜文書的事迹,更加好奇了。

  不過,主人既然同意了,這就說明,她的身上有了個短暫的「護身符」。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起碼在一段時間裡,她周圍的玩家,都不會想著對她下手了。

  甚至某種情况下,他們還會想辦法救她,拉攏她。

  就衝著她擁有主人的承諾,就衝著所有人都在擔憂,自己究竟能不能達成通關要求。

  阮白思及此,目光有意地往旁邊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剛剛那個來自貉的,還刻意想和她打好交道的女玩家,正一臉討好地衝著她笑。

  阮白眼睛一眯,也回了她一個欣喜的笑。

  逃生游戲嘛,是既有游戲,也有玩家的。

  和游戲鬥,和人鬥,都是一種出路。

  他們既然想坑她,那就來吧。

  指不定……她反倒還能從他們手裡獲得不少信息呢。

  「第二輪游戲結束,玩家接下來可以自由活動。」

  在主人和阮白交流完畢後,站在一旁的管事開口說道。

  他恭敬地走到主人身邊,低下頭道:「主人,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主人背對著玩家,點了點頭。

  這時候,管事便大步走了過去,推動了主人的椅子。

  玩家們恍然發現,原來主人是坐在輪椅上的,只是他離玩家較遠,位置又靠在餐桌邊上,所以竟沒有人發現到這一點。

  因爲管事的推動,主人的正面目也露在了玩家面前。

  他看著出人意料的年輕,大約二三十歲的模樣,腿的部位蓋著厚重的毛毯,整個人看著病入膏骨了一般,皮膚蒼白得嚇人。

  阮白看著他,莫名覺得主人的模樣有些眼熟。

  好像在哪裡看到過一樣,主人的五官給人一種很强烈的既視感。

  但等阮白仔細一看,她却對他的臉沒什麽印象。

  阮白敏銳地注意到,這一次,管事依舊只說了玩家可以自由活動,而沒有告訴他們,具體的活動時間是多少。

  他爲什麽會隱瞞這些?

  還有就是,主人對所謂的游戲,似乎非常熱衷。

  他是希望能通過游戲來拖延玩家的時間的,可是規則不可能隻站在主人那邊。

  爲了能讓玩家好歹有通關的可能,游戲對NPC的束縛也會存在。

  會是什麽?

  阮白若有所思地看著主人和管事的身影。

  會不會……是游戲可以進行的總個數?

  阮白心裡想,游戲時間是48小時,這期間主人按照游戲規則,給他們玩家布置小游戲,那麽爲了能保證玩家通關,游戲的數目不會太多。

  剛剛才結束的是第二輪游戲,其實阮白自我感覺她所講的故事幷不是很好,要通關第二輪游戲,怕是不合格的,好在她借著杜文書的身份混過去了,主人要保她不死,就不得已讓她的故事合格。

  但要是按照正常情况,這個游戲,起碼是能進行好幾個小時的。

  前面幾個玩家講的時間短,可是管事處置玩家的時間可不短,阮白講故事也講了快20分鐘,指不定還有玩家一口氣講1個小時呢。

  這樣下來,加上每輪游戲結束後給出的「自由活動」時間,48小時裡,怕是最多只能進行三輪游戲。

  要是四輪,就根本不會騰出多餘時間,來爲之後的劇情轉變騰空間。

  所以,阮白大膽猜測,從現在開始,大約就只剩下一輪游戲了。

  他們儘量飛快地結束第三輪游戲,應該就能有更多的時間去探索游輪的秘密。

  正在阮白猜測的時候,管事推著主人的輪椅,很快就離開了大廳。

  此時已經是8點了,天邊徹底亮了起來,許多玩家都覺得饑腸轆轆。

  大廳裡24小時都給玩家呈放著各種各樣的食物,可以任玩家取食。

  爲了能獲取更多的通關信息,不少玩家匆匆拿了兩個水果或者麵包,就離開了大廳,繼續探查下去。

  當然,還有一部分玩家,對阮白流露出了想要接近的神色。

  阮白是懶得和他們打交道的,而且有貉盯著她,想必那女玩家和她的同伴們,能很輕鬆地就打消其他玩家的念頭。

  這也挺方便的,阮白在心裡想,不用她親自動手了。

  不過在和那群貉成員虛與委蛇之前,她首先得找機會,聯繫小雪她們,獲取一些信息。

  依舊還是分批離開,依舊還是熟悉的偏僻女衛生間隔間裡,十多分鐘後,阮白再次和捨小雪,寧柔兩人會面。

  然而這一次,沒等阮白開口,她們便對視一眼,雙雙看向了阮白。

  「小白,你認識主人麽?」寧柔率先開口問道。

  認識主人?

  難不成她們覺得,主人這個後門開得有點太明顯了?

  阮白困惑地搖了搖頭,道:「我不認識啊,我能讓他滿意,應該是我提到了杜文書的名字。」

  她就是這麽認爲的,而且明顯這也是唯一的說法了。

  寧柔她們爲什麽忽然這麽問?

  「原來你不認識啊,」寧柔有些驚异地說道,「那可能是巧合吧……」

  捨小雪也在旁邊若有所思地點頭。

  「什麽巧合?」阮白察覺到不對,連忙問道。

  「你不知道嗎?」寧柔說,「你和那個主人,長得起碼有五分像。」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