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64章
第64章 迷失游輪2

  忽如其來的游戲安排,幾乎是打亂了所有玩家的計劃。

  不管願不願意,他們現在只能聽從NPC的安排,不情願地開始這場游戲。

  在管事的帶領下,玩家們依次來到了外面的走廊。

  一排房間排列在走廊,一共有兩樓,門上都挂著各自房門鑰匙。

  阮白等人二話不說,飛快地找了個房間,取下鑰匙就進去了。

  關上了門,她打量了一下房間,發現是很常見的模樣,一張床,一盞燈,一個櫃子,一處小型書房,單獨的洗浴間和衛生間。

  這場游戲裡,她暫時就要住在這裡了。

  接下來,她將一個人待15分鐘。

  15分鐘……等等,這個房間裡,爲什麽會沒有鐘?!

  阮白注意到這一點,眼睛頓時就眯了起來。

  其他的游戲裡,鐘錶基本上是處處可見的,可這個游戲,房間裡居然沒有鐘。

  這一定不是意外,她在心裡想,可能其他地方,也同樣沒有鐘。

  唯一能計時的,就是大廳那座巨大無比的鐘了。

  可是,這次游戲爲何要如此設計?

  管事就不怕他們玩家無法正確掌控時間嗎?

  阮白很困惑,但她沒有將時間太多浪費在思考這上面。

  時間有限,她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將行李箱提進來後,阮白便關上了門,飛快地打開行李箱,試圖在裡面搜尋出來一些有用的東西。

  游戲既然給了玩家這個東西,那就必然是有用處的。

  她翻開了東西,發現這裡有幾套換洗的衣服,一瓶味道奇怪的香水,還有一封信。

  她拆開信,裡面裝著一張邀請函,上面字迹清晰地印著一行行的小字——

  [親愛的白軟軟小姐:

  你好。

  多日不見,不知你情况如何?

  聽聞你最近似乎有了些小麻煩,身爲老朋友,我也做不到對你的困擾視若無睹,如果你願意的話,請在X月X日的中午來到A市某港,那裡將會有一艘游輪等著你。

  當然,與你同行的,還有其他十七位老朋友。

  你們過去的恩怨我暫且不提,希望接下來,你們會在我的游輪上度過美好的兩天。

  當然,如果你能在游輪上待到最後,你之前曾和我提過的事情,我會如約替你實現。

  你的朋友,

  X年X月X日]

  這封邀請函裡的信息量,好像還挺大的?

  阮白將內容仔仔細細看了兩遍,確認了起碼三個信息。

  首先,游戲給她的身份裡,她和這艘游輪的主人,是老朋友(或者說是以前有過交際的人)。

  其次,她的身份最近有了些「小麻煩」。

  最後,則是她的身份,在之前曾對游輪主人提出一個要求,而現在,只要她能活到最後,通關游戲,主人便會答應她的要求。

  把這些細節記在心裡後,阮白將信封找了個地方藏了起來,繼續在行李箱裡翻找。

  衣服被她抖了一遍,什麽也沒有,香水她聞了一下,沒有特殊的作用。

  最後,她把行李箱內部摸索了一遍,然後從外到裡摸了一遍。

  她發現了有個地方,有奇怪的凸起。

  從一旁的桌子上取出水果刀,阮白將那個凸起地方附近劃開,將手指放進去,然後抽出了一張紙。

  那是一塊報紙上的報導,被人剪了下來。

  阮白定睛一看,發現這裡具體的內容,是講的一位至今還未落網的女性殺人犯,她在一個月前刻意潜伏進一家人的房子裡,將裡面的老人連通孩子都殺死了。

  報導的配圖,是監控攝像頭拍到的那個殺人犯的背影,她當時轉過頭,對著攝像頭囂張地笑著。

  而這個女性殺人犯,長著一張和阮白本人如出一轍的臉。

  ……所以說那邀請函裡提到的「小麻煩」,指的就是她一個月前殺了人!?

  發現這游戲居然給她按了一個殺人犯的身份,阮白在無語的同時,也暗自警惕了起來。

  無疑的,這個身份很容易被其他人懷疑成「凶手」,哪怕她本身只是個玩家。

  把這些東西都藏起來後,十五分鐘還沒過完。

  阮白在確認這些信息就是自己能搜到的全部後,便坐在了床上,等待15分鐘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外面再次傳來了那種刺耳的,震耳欲聾的鐘聲。

  阮白知道,這是時間期限到了。

  這期間,她的周圍沒有任何异樣,說明她在第一輪游戲裡,幷非是「凶手」的身份。

  15分鐘結束後,大家都從房間裡出來了。

  阮白遠遠地和捨小雪,寧柔對視了一眼,她們都微不可見地衝著她搖了搖頭。

  剛剛管事在宣布規則的時候,只說了凶手不能暴露ta獲得的「特殊能力」以及ta的殺人手段,幷沒有說ta不能主動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小雪她們沒必要掩飾自己的身份,也沒有必要騙她。

  她們既然搖了頭,說明她們不是凶手。

  也就是說,凶手是其他15個人裡的一個……她們三個,都有被害的可能。

  「這樣吧,爲了儘快抓住凶手,死更少的人,接下來的四個小時裡,我們都去大廳,別出去了。」

  正在這時候,一位大約30歲的男性玩家開口說道。

  他看了看周圍的玩家,提議起來:「凶手殺人,肯定是要時間的吧?如果我們都在大廳裡,大家彼此互相看著,這樣一來,凶手就不會有殺人的機會了。」

  這倒是個好辦法,阮白在心裡想。

  凶手既然被給了這個身份,那就必須要按照游戲規則殺人。

  爲了掩飾自己的身份,最好的辦法,就是抓落單的玩家殺掉。

  當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的時候,ta肯定就沒辦法抓落單的玩家了。

  其他玩家顯然也不笨,紛紛同意了男玩家的說法。

  所有人一齊朝著大廳走了過去,然後各自選了座位坐下。

  然後,剩下的三個半小時的時間裡,大家都沉默地坐在了大廳裡。

  考慮到這個游戲模式下,抱團不是很好的選擇,所以阮白和小雪她們都裝作不認識的模樣,互相不打招呼。

  而因爲18個人裡還有一個凶手,她也不敢去找別人搭話,免得顯得太明顯。

  或許大家都是抱著這樣的念頭,所以他們都沒有人說話,沒有人交流。

  三個半小時的時間,就被足足荒廢在了大廳裡。

  只是,這個辦法,真的有用嗎?

  這種想法,幾乎是個人都能想出來,如果就這麽簡單,便能抓出凶手,這個游戲還會是S難度的嗎?

  阮白心裡很是茫然,但她却不知道該說什麽。

  她總覺得,這個游戲給了她一種很大的違和感。

  就好像,不該這麽安全一樣……

  S級游戲不應該很危險才對嗎?

  不過,對於這些微妙之處,阮白也隻敢在心裡懷疑。

  至少表面上,她是不會提出异議的。

  不然到時候大家都投票投了她,就完蛋了。

  等到最後時間過去了,大廳的鐘聲再次響起之時,過去的時間裡,什麽异常都沒有發生。

  所有人都一動不動地坐在座位上,也沒有人流露出急躁焦慮的神色。

  管事重新出現在了大家面前,一雙黑洞洞的眼睛毫無神采地注視著所有人。

  「請客人們依次回到自己的房間,」他說,「接下來,將是投票時間,我們會安排人給客人們遞上紙和筆,客人們只需在紙上寫下自己懷疑對象的名字即可。」

  於是玩家們便又回去了自己的房間。

  而等她回去了房間,把門關上後,阮白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了。

  她的直覺告訴她,那個男玩家提出的主意,幷不能阻止凶手殺人。

  過了大概四五分鐘後,阮白的門被敲響了。

  「凶手已經成功犯下命案,」管事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請玩家自行填寫懷疑目標的名字。」

  聽到外面的聲音後,阮白的心頓時一沉。

  果然,凶手還是成功地殺了人!

  這才過了幾分鐘?ta居然就完成了命案!

  管事既然說人被殺死了,說明受害者是真真切切地死掉了,而不是受了重傷,却還勉强苟活著的狀態。

  說完話後,管事便將紙條和筆從門縫裡塞了進去。

  阮白拿起這張紙,只覺得整個人都糊塗了。

  「可以弃票嗎?」她問道。

  「不可以,」管事回答得很乾脆,「每個人都必須填名字,不可以有例外。」

  阮白聽了,抿了抿嘴。

  她根本就不認識幾個玩家,最多把其他人的樣貌特徵記住。

  除了捨小雪和寧柔以外,她能記住的名字,也不過三四個罷了。

  半分鐘後,她把最開始那個提議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男玩家的名字,寫了上去,通過門縫遞了出去。

  而在遞出去的一瞬間,阮白就坐在了地上。

  她知道,無論是她,還是其他玩家,從現在開始,都被游戲繞進圈子裡了。

  按照游戲的通關規定,他們不僅要活過48小時,還得探索出游輪的秘密。

  可是剛剛的三個半小時,他們幾乎什麽都沒有發現,這段時間就相當於是被完全浪費了。

  等到後面,就算沒人再提出强制性要求了,阮白等人爲了「避嫌」,做什麽都得小心翼翼的。

  同時,爲了提前結束游戲,他們還得分心思去考慮真正的凶手是誰。

  可她又能怎麽辦呢?

  不破不立這一點,阮白是清楚的。

  可她要想突破,要想重新掌握節奏,她就必然會引起其他人注意。

  這也就意味著,她被其他玩家投票的可能性,會被大大增加。

  這個游戲,已經徹底把他們玩家的節奏都打亂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