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33章
第33章

  用愛去感化野獸?

  系統,你出來,我保證先用愛來感化你!

  阮白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恨不得抓出系統狠狠揍它一頓!

  但是系統有一點確實沒說錯,她要是不趕緊做出抉擇,顧不朝被抓了就慘了。

  到時候,他們兩個人都沒得救,她照樣還得往野獸嘴裡送。

  與其兩個人都被拖下水,倒不如她自己先去試一試。

  游戲不會讓玩家陷入徹底的死路,只要她找到了破解點,就能明白怎麽才能活下去……不行她自我安慰不下去了!

  「系統,我死後,我之前寫的遺書你一定要交給我奶奶,」阮白看著那籠子裡比她人還高的野獸,悲壯道,「還有,記得對你下一個宿主好一點,不要再出現這種意外了。」

  說罷,她便一咬牙,猛地拽一下身上的鏈子,直徑朝著籠子裡跑過去了!

  要死,就讓她死得更快吧!

  「哐當!」

  之前的服務員在牽鎖鏈的時候,因爲顧不朝的打斷,稍稍分了些心。

  而阮白的力氣又比尋常人要大,以至於他一時不慎,竟讓阮白成功從他手裡扯掉了鎖鏈。

  「天啊!」

  「你快看她——」

  伴隨著觀衆席上一陣驚呼,阮白撞開了鐵籠假關著的門,直接闖了進去!

  見狀,顧不朝的身體忽然坐直,他對面那拿著儀器的女服務員驚訝地捂住了嘴巴,在主持人的眼神示意下趕緊離開了。

  而臺上,阮白一股氣衝了進去,直接對上了那恐怖的野獸!

  近距離地看著那野獸巨大無比的頭顱和尖銳的獠牙後,阮白的身子微微一顫,腿差點都軟了。

  她往後縮了縮,艱難地對著野獸扯出一個笑容:「嗨、嗨……」

  野獸暗色的眼眸移到了阮白身上,聽見她的聲音,它打量片刻,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怪物坐下的時候,體型便非常魁梧巨大,宛如一座小山。

  而等它站立起來後,這種龐大感在近距離觀察後愈發明顯。

  野獸的肌肉飽滿,後腿健壯有力,緊綳著的背脊弧度流暢,仿佛一支扣在弦上的利箭。它的爪牙冷光歷歷,上面沾滿了肉沫和暗紅色的血迹。

  阮白幾乎可以預料到,當它突然發起進攻後,自己會死得多麽慘。

  阮白屏住呼吸,目光死死地注視著眼前的怪獸,手緊緊地抓住鎖鏈,心裡想著要是這怪物撲過來,她就試試能不能攻擊對方的眼睛什麽的。

  就算是死,她也要掙扎一下再死!

  它在原地站了兩秒後,俯下身子,甩了甩尾巴,衝著阮白恐嚇似地咧了咧嘴。

  一股濃濃的血腥惡臭味向阮白撲來,讓她忍不住後退一步,心跳飛快加速。

  可就算是這樣,那怪物也幷沒有迅速撲過來。

  它可疑地停頓了一下,暗棕色的瞳孔微縮。它慢吞吞地在籠子裡踱步,似乎在考量著什麽。

  也許是在生死之際,人的大腦,都會异常靈活。

  阮白的心跳得越來越快,野獸的一舉一動都被她無比清晰地記在腦海裡,自然,它的這一點遲疑,也被她看在了眼裡。

  它作爲一隻咬殺了無數凶狠惡獸的動物,它在遲疑什麽?

  想到這裡,阮白微微一怔。

  這一點發現仿佛一絲希望的光,讓她原本潰散的注意力頓時集中了起來!

  她將目光投到面前野獸的身上,匆匆掃過,發現了一些之前沒能察覺到的細節。

  它的爪子裡,沒有正常野獸會有的肮髒泥垢,皮毛雖然淩亂,沾了不少血迹,還被其他猛獸撕咬過,可是通過那完好的部分,阮白發現,它的皮毛非常油滑,明顯是被人好好打理過的。

  這個野獸的奇怪外形,一看就不是自然界裡正常存在的生物,包括阮白自己在游戲裡的身份,也是「DSAS公司製造出的异種」。

  所以,它會是什麽來歷?

  它若是被人工培育出來的,那它是不是從小接觸的都是人,也會被飼養員嚴格教管,不允許它傷害人類?

  這一個發現,讓阮白眼睛徒然亮起。

  可隨即,她同樣意識到,這一點信息,幷不能讓她全身而退。

  野獸的飼養員必然就在附近,它要是不進攻她,主持人他們爲了節目效果,也會想辦法催促野獸去攻擊。

  因此,野獸對她的傷害是遲早的,而一旦它發起進攻,只需一爪子,阮白就不可能活下來。

  趁機逃走是更不可能的,那麽多工作人員還在台下虎視眈眈,她哪裡來的機會,又哪有這麽大的能耐?

  阮白看著眼前走動的野獸,眼睛漸漸眯了起來。

  游戲不會給任何玩家死路,哪怕是當初她被惡鬼拖到禁閉室的地下室裡時,只要能發現細節,她也能拼命摸索出活下來的機會。

  如果這野獸剛剛的遲疑,就是游戲的提示,那麽,游戲是想告訴她,她需要盡可能地拖延時間嗎?

  待會,這個地下莊園裡,是不是會發生點什麽意外?

  從察覺細節,到定下自己的猜測,阮白腦海裡思緒萬千,可在現實裡,却僅僅只過了短短幾息的時間。

  下一秒,她便往後退了幾步,目光直勾勾地,不帶任何畏懼地看向了面前的野獸。

  不管了,她現在就盡力拖延一下吧。

  就算賭錯了,晚點死也不會虧!

  野獸雖然不是人,但它們通常有著比人還敏感的直覺。

  察覺到了阮白的態度變化,它越來越焦躁,尾巴甩動的頻率越來越快。

  剛剛的幾輪撕咬戰鬥,已經激發了它骨子裡的殺意,可眼前的這個人,却和以前那些馴養它的人一模一樣。

  尤其是她看著它的眼神……

  「怎麽回事,2011爲什麽還不發起進攻?」

  「它在那裡走什麽,這次交手是不是有些太慢了啊。」

  一分鐘過後,習慣了速戰速决的客人們逐漸發出不滿的聲音。

  臺上的主持人注意到了客人的不悅,臉色微變,再次給台下的工作人員們遞了個眼神。

  幾秒過後,一位明顯是馴獸師打扮的中年男人冒了出來,急匆匆地走上了台。

  看著不斷踱步的怪物,他吹了一聲口哨,衝著它甩了一鞭子,直接將怪物的後背打出一道血痕來。

  挨打帶來的刺痛讓怪物低吼兩聲,而馴獸師的口令,也讓它不再遲疑。

  它目光灼灼地看向了阮白,整個獸瞬間暴動起來,朝著阮白一躍而起!

  馴獸師上臺的時候,阮白就意識到,自己不能再通過這種小手段拖延了。

  見野獸撲來,她反應更快,直接在地上一個翻滾就閃到了一旁,勉强躲過了這第一擊。

  不過,馴獸師控制野獸的,原來是鞭打和口哨麽……

  阮白沒有等太久,在野獸的爪子再一次襲來之前,她又匆匆往回滾了一圈。

  多次翻身的眩暈讓阮白稍微有些重心不穩,但爲了活命,她拼命拽起自己鐐銬上的鎖鏈,狠狠朝著野獸張開的嘴就鞭撻過去!

  嘴上挨了一道,雖然力度不重,却也讓野獸的爪子動作微微一頓。

  而阮白抓住這個機會,再次往野獸身側逃竄,幷在同一時刻,模仿馴獸師吹了一聲口哨!

  爲了能活下去,或者讓野獸的動作輕一些,她必須通過這種類似馴獸師的行爲,讓自己的形象和他們重合。

  這樣,才能讓她盡可能地活下去,拖延更長的時間。

  在阮白的口哨聲裡,野獸的動作出現滯留,阮白借機溜到它的背後,開始新一輪的逃竄。

  鞭打、逃竄、口哨……循環了大約三次後,怪物對阮白的殺意,果然少了不少。

  但與此同時,它似乎以爲阮白是在逗它玩,一雙眼睛愈發灼熱,喉嚨裡也發出了欣喜的咕嚕嚕聲。

  可這時候,阮白的身體已經因爲短時間內多次劇烈運動,漸漸開始吃不消。

  看著明顯興奮起來的怪物,阮白心裡苦澀。

  剛剛每一次的躲避和翻滾,都用盡了她全部力氣,但她的動作,還是越來越緩慢。

  最終,她被野獸堵在角落裡。

  她頭髮一團淩亂,身上的衣服滿是血污,抓著鎖鏈的手指用力到發白,雙腿也因疲力而顫抖不已。

  在野獸一躍而起,撲過來之時,她狼狽地躲開了這一擊,野獸龐大的身軀狠狠撞在了籠子上,讓整個檯子都震動了一下。

  下一秒,整個地下會場驟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伴隨著觀衆席上一陣喧嘩聲,劇情轉變終於開始!

  「請大家注意……滋……請大家注意,本莊園受到不明人士攻擊,目前供電系統停止運行,莊園大門也被關閉……」

  「我們正在努力聯繫工作人員,請大家稍安勿躁……滋……靜坐片刻,半小時後即可來電……」

  在停電了沒多久後,一道響亮的機械警報音便從角落裡響了出來。

  也許是因爲電流出現波動,機械音稍稍有些卡殼,在一片黑暗之中,更顯出幾分說不出的怪异來:「爲防止有外來人士有意誤入莊園……滋……請大家保管好自己的身份卡,牢記自己的身份密碼號。」

  說到最後,機械音微微一頓,音調徒然拔高,發出尖銳的警告:「爲了保障莊園和在座客人的利益,稍後,我們工作人員會即時核查各位身份信息。」

  「若是有人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和來歷,格殺勿論!」

  在玩家們經歷了近一個小時的危機逃生後,這個S級的游戲,才總算是揭露了自己第一道規則——

  身份。

  只要能儘快取得一個合理的身份,玩家就能暫時從NPC的手裡活下來。

  阮白想到之前顧不朝被要求輸入身份密碼號的一幕時,就感到一陣後怕。

  還好,她沒有拖延太久,不然顧不朝被抓出來了,他就得提前淘汰了。

  就在剛剛,發現周圍變黑後,阮白就知道,自己堵對了。

  拖延時間是對的,現在,就是她逃之天天的最佳時期了。

  她一邊喘息著,一邊摸索著跑到了籠子口那裡,撞開籠口就要逃出去。

  只是臨走前,她感覺到那野獸的尾巴從自己腰上掃過。

  阮白心有所悟,伸出手就拽了一下這野獸的尾巴,幷吹了聲口哨,搖晃了一下籠子的門,示意野獸過來。

  做完這一切,她就往台下一跳,向著客人席尖叫起來:「籠子裡的怪物跑出來了!」

  既然已經亂了……那就更亂一點吧。

  越亂,越適合他們去做事。

  隨著阮白那一身呼喚,台下的客人們頓時躁動了起來。

  而臺上那怪物也沒辜負她的期望,成功用頭頂開了籠子,從裡面爬了出來。

  【滴!恭喜宿主,隨機任務已經完成,積分5000已經下發,待通關游戲後會一起進行結算!】系統興奮地說,【宿主,你果然可以做到!】阮白:「……」

  ……雖然系統判定她完成了「用愛感化野獸」這個任務,但阮白還是想吐槽,她到底是怎麽感化那個怪物的?

  難不成是因爲她把它從籠子裡弄出去了?

  不過,這也無所謂了。

  5000積分,這獎勵還不錯,不虧她辛苦這一趟!

  聽著系統的提示音,阮白不再左思右想,匆匆跑到檯子邊緣跳了下去。

  她的脚剛落地,就感覺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同時,顧不朝壓低了的聲音傳了過來:「軟軟?」

  原來從停電那一刻起,他就料到阮白估計要逃出來,提前在籠口邊緣的檯子下等著了。

  阮白點點頭,反抓了回去:「是我,快走吧。」

  25個玩家,他們的身份不可能全是客人,應該還有不少人會是工作人員。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裡,他們還得找到沈青雲,幷弄到起碼兩個身份。

  她身爲要被拿去和野獸搏鬥的2049號,早就被無數工作人員看在眼裡,記住了外形,她是可以不需要身份的。

  風水輪流轉,如今情况危險的,是顧不朝和沈青雲了。

  聽她這麽說,顧不朝點了點頭,拉著她就要走。

  然而還沒走幾步,阮白就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她的身後,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呼吸?

  等等,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那野獸若是要下檯子,也是從籠子口那邊下來吧……?

  正在她想到這裡的時候,身後的怪獸就嗚嗚地叫了出來。

  它伸出舌頭,狠狠舔了阮白一下。

  阮白:「……」

  不對啊,這聲音,不像是個正常猛獸啊?

  還有那怪物頭大身小的體型……

  等等,它該不會還是個幼獸吧?!

  回想起這怪物在籠子裡那副快樂的模樣,阮白只覺得眼前一黑。

  她真的不想陪它玩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