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82章
第82章 迷失游輪(20)

  外面的鬼怪要進來了?

  阮白聽了,微微一楞,連忙往道觀門口一瞥。

  果不其然,那兩隻鬼怪此時正站在道觀門口,緊緊貼著門往裡面看。

  它們的臉已經發白,浮腫,變得扭曲。

  它們緊緊貼在門上,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道觀內的所有人,黑色眼睛裡跳躍著古怪的興奮。

  阮白見狀,下意識往後縮了一下。

  這一動,就讓她發現自己手裡有個硬物。

  她低頭一看,人魚鈴不知什麽時候跑到了她的手裡。

  和夢裡一樣。

  阮白的動作頓了頓,她意識到,她剛剛的夢可能幷不是單純的夢。

  不出意外的話,道觀神像裡的能量,應該是被人魚鈴給吃了……

  人魚鈴是人魚阿媽的心,所以說,這是一個神吞噬了另一個神?

  所以,神像失去了能鎮壓驅逐鬼怪的能力,才導致外面那兩個鬼怪靠的這麽近?

  一邊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阮白一邊從地上爬起來,把人魚鈴重新挂回脖子上。

  做完這些後,她就把那幾個小書包拎起來就往門口砸了過去。

  這兩隻鬼怪的執念明顯和書包有關,見書包被扔出來了,它們注意力不可避免地被那幾個書包吸引了過去。

  「快走!」

  見狀,阮白立馬對其他人說。

  剩餘玩家聞言,非常迅速地動了起來。

  他們匆匆披上衣服,順著道觀的後門逃走,冒著雨往外面跑走了。

  那兩個鬼怪因此被他們甩在了身後。

  之後,他們狼狽地找了個附近居民遺落下來的房子躲雨。

  剩下的時間裡,他們便一邊抓住時間休息的同時,一邊與那兩隻鬼怪繞彎子。

  如何應付鬼怪的追踪,對他們來說再簡單不過了,簡直是老玩家們的必修課。

  因此一天過去,他們大都有驚無險,沒受到太多傷害。

  除了阮白等人的那些玩家,很顯然幷沒有猜到關鍵,依然不放弃搜查信息。

  他們翻了不少居民的房子,却一無所獲,最多從一些日記裡,知道有關道觀裡神像的故事。

  阮白翻看了一下故事,發現和大衆喜聞樂見的祥瑞故事沒什麽區別,大致都是可憐孝順的孩子得到了神像的庇護,重病的母親復活,或者被冤死的人的後代求得神像幫助,冤屈重現天日。

  如果這些故事裡有什麽是相通的,那就是每次神祇幫他們時,都會在海面上出現一艘船,載著受苦的人們前去大陸。

  不過自從科技發展起來後,小島上的居民與陸地上來往逐漸加深,受教育的人增加,慢慢的,也沒有多少人再信神了。

  根據他們已經搜出來的信息可知,島民們都把道觀裡的神像喊作「神明」,連個名字都沒記錄下來。

  阮白看完這些後,下意識地就摸了摸人魚鈴。

  她知道,吞噬了神像的能力後,它必然會變强。

  之前它唯一的作用,只是提示她和杜文書有關的信息罷了。

  但現在看來,它或許還有別的作用……

  會是什麽呢?

  它的存在,會和杜文書的研究産品有關麽?

  阮白覺得,從主人那裡,她或許可以得到答案。

  ……就是不知道,主人會不會因爲她的人魚鈴吞了他的能量,從而對她産生厭惡。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阮白等人至少覺得還挺輕鬆,就算有危險,也遠遠比不過在游輪上時驚心動魄。

  其他玩家臉色大都不好,隨著時間一點點逼近,還變得非常難看,但阮白考慮了一下,擔心貉的兩個成員會在之後會繼續陷害她,於是沒有把游戲秘密說出來。

  等到最後時間期限到了,玩家都趕到了港灣附近,看見了那輛神秘的游輪。

  如同之前一樣,他們陸陸續續登了上去,來到了一樓的大廳。

  在進入大廳的那一瞬間,阮白就察覺到,游輪內部發生了很明顯的變動。

  原本精緻整潔的大廳內失去了以往的乾淨,角落裡居然還能發現灰塵痕迹。

  裡面的木制家具和琳琅滿目的玻璃杯具失去了光澤,看著灰撲撲的,毫不起眼。

  要打個比喻的話,這艘游輪就像一個老了十歲的人,遠遠沒有之前那般鮮活明亮。

  他們進入大廳的時候,主人也在裡面,依舊坐著自己的輪椅。

  阮白清晰地看見,他的神色要遠遠比之前疲憊許多,整個人都死氣沉沉的,面色蒼白得可怕。

  「歡迎回到我的船上,」主人緩緩地說,「接下來,希望你們能度過一段愉快的時光。」

  他說起「愉快」這兩個字時,意味深長地笑了下。

  這一聲笑,讓許多玩家都面色難堪了起來。

  只是清楚真相的阮白,能透過主人淡然的表面,知道他現在八成已經是强弩之末了。

  主人這麽說,估計就是單純地想嚇唬嚇唬他們……

  阮白想了想,先站了出來,問道:「主人,你之前答應過我的一次提問,請問現在還作數嗎?」

  她看主人的狀態極差,也不知道後面會不會出什麽情况,她還是趕緊把要問的東西問了吧。

  主人聽了她的話,看了她一眼,毫不意外地慢吞吞地點了點頭。

  「可以,」他說,「你現在就要問麽?」

  阮白點頭,回答得很快:「對。」

  於是主人揮了一下手,對管事說道:「你把他們帶下去吧,我和她單獨說話。」

  管事對主人的話言聽計從,聽見了主人的吩咐,他立馬就將其他玩家帶走了。

  整個空蕩蕩的大廳在半分鐘後,就只剩下主人和阮白。

  阮白看著面前疲憊的主人,心跳得越來越快。

  她的腦海裡有非常多的問題想問,但這時候,她的腦子裡却一片空白。

  她該怎麽問?

  直接問他杜文書是誰?或者問他知不知道人魚鈴是怎麽一回事?

  就問這一點,會不會得到的信息量太少了,她要不要想一個更複雜更寬廣的問題出來?

  可是她現在還在游戲裡,她說的太直白了,逃生游戲系統會不會有所察覺?

  可是太含蓄了,主人能聽出來嗎……

  看著面前的主人,阮白罕見地遲疑了起來。

  讓阮白猝不及防的是,她還沒想好怎麽問呢,主人就突然開口了。

  「我知道你爲什麽來找我,」他說,「不用擔心,一點屏蔽它的能力,我還是有的。」

  這個「它」,顯然就是指的逃生游戲系統。

  聽到這裡,阮白才鬆了口氣。

  說完後,她又反應了過來,補充了一句:「抱歉,你的能量被我的鈴鐺給吞了……」

  她能看出來,主人對那個「它」,也就是逃生游戲系統,其實是非常厭惡的。

  他既然是反抗逃生游戲系統中的一員,又認識杜文書,那他肯定就是杜文書的朋友了。

  殺害玩家,不過是迫不得已,畢竟他現在也算是淪落到了逃生游戲系統手裡。

  她不討厭他,因爲她清楚,他就是一把刀而已,真正的劊子手是控制他的逃生游戲系統。

  「沒事,」主人聽了她的話,搖了下頭,「與其讓我的能量被它慢慢消磨吞噬,倒不如送給你。」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阮白:「能在消失之前見一見故人,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故人?

  阮白聽了這話,楞了一下。

  她想到了之前見到主人後,寧柔和捨小雪在厠所裡對她說,主人和她的面容有五六分相似。

  他會和她的身世有關麽?

  想到這裡,她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幾眼主人。

  她能感覺到,主人正在以飛快的速度衰老下去,或許這就是屏蔽逃生游戲系統所需要付出的代價,畢竟他的能量,已經不多了。

  「杜文書和DSAS公司,你知道嗎?」阮白意識到這一點後,連忙問道,「還有你,主人,你是誰?」

  她其實還想問問她和主人是什麽關係,問問人魚鈴的事情,問問杜文書的研究成果,但她敏銳地發現,主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她還是趕緊把要問的問了吧。

  「杜文書的真名叫韓秋文,杜文書是他在游戲裡的假名,他母親姓杜,」主人回答得很快,「DSAS公司二十年前的名字是姿雅科技有限公司,之後叫什麽我就不清楚了。」

  他像是很早以前就準備好說辭了一樣,飛快地往下說道:「你也可以查查韓袁,這是韓秋文的父親,他和系統關係匪淺。」

  韓秋文,韓袁,東雅科技有限公司。

  困惑了她一年多的秘密,終於在今天,被人透露了出來。

  阮白聽著主人輕飄飄地說出這幾個字,心裡很是激動,又有些不真實。

  她將這兩個名字死死地記在了心裡,她知道,這對她非常非常重要。

  尤其是東雅科技有限公司,這將會是她未來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敵人。

  等她從游戲裡出去,她就要認真查詢一番這個公司的資料!

  說完這些後,主人的聲音頓了頓,接著說道:「至於我,我只是一個敗在了同類的手裡,被它束縛在這裡的小神而已。」

  主人在現實裡的真實身份,原來還是神祇,而且逃生游戲系統和他來路一樣。

  阮白聽到這裡,倒不太意外。

  逃生游戲系統的來源肯定不會很科學,畢竟它是寄生於人類恐懼情緒上的存在。

  她很久以前就猜測過,它會不會是惡魔或者神祇這類東西。

  這樣看來,逃生游戲系統在現實裡的原型,十有八九是某種邪神了。

  如果是這樣,杜文書的研究成果,很可能就是人魚鈴。

  因爲它擁有人魚阿媽的能量。

  人魚阿媽應當和主人一樣,都是被逃生游戲系統擊敗,困在游戲裡的神祇。

  杜文書用了某些手段,逃過了逃生游戲系統的監視,把人魚鈴封存在了人魚阿媽的神像裡,等待有一天,會有玩家前來將其取出。

  能和神祇對立的,只有神祇。

  在玩家面前能囂張跋扈的逃生游戲系統,面對和它同樣都是神的主人,它也只能將其放在游戲裡,慢慢磨損主人的能量罷了。

  阮白想,杜文書發現了逃生游戲系統的本質後,爲了對付它,他肯定借助了不少神祇的能量。

  比如人魚阿媽,比如面前的主人。

  只是可惜了,逃生游戲系統把杜文書和人魚阿媽的故事魔改得太狠了,讓阮白一直沒敢把他的研究成果,往人魚鈴上面去想。

  她以前還暗搓搓地猜測過,人魚鈴對杜文書的反應這麽大,會不會是因爲人魚阿媽太過痛恨渣男的緣故……

  現在一想,人魚阿媽在現實裡,和杜文書關係指不定還不錯呢。

  「很多事情,你該知道的時候,就會知道的,」主人繼續說道,「你不用太在意我的身份,好好過你自己的日子就行。」

  他看出來阮白很想知道他們彼此的關聯,但他只是笑了笑,幷沒有直說。

  僅僅說了幾句話,主人的頭髮便全白了。

  他的眼神暗淡下來,臉上慢慢出現了皺紋,皮膚開始鬆弛,甚至出現斑點。

  時光在他身上飛馳,他的能量源源不斷地流失。

  阮白看著他,看著他臉上浮起的皺紋,還有緊緊抓著輪椅扶手,因爲痛苦而顫抖著的雙手。

  他已經快撑不住了。

  她想,她還不知道主人到底叫什麽呢。

  經過漫長的時光,他早已經被島上的居民遺忘了,以至於他們玩家在島上搜索信息時,除了幾個沒什麽用的故事外,竟什麽也發現不了。

  「你還有什麽想問的麽,」主人在最後問道,「你總得有個和這個游戲有關的問題,應付一下其他人,也應付一下它。」

  也許是快消失了,他的語氣變得异常溫柔起來。

  阮白聽了他的話,連忙反應了過來。

  她的注意力全在系統上面了,竟忘了這一茬。

  「我……我想知道你爲什麽喜歡人魚的故事,」她想了想,隨口問出來一個問題,「是因爲你過去的經歷嗎,還是有什麽暗示?」

  這個問題,是阮白之前就想過的。

  不過目前她問出這個問題,與其說是爲了應付逃生游戲系統和其他玩家,倒不如說是因爲她想順便瞭解一下主人。

  她通過自己的經歷看出來了,玩家通關游戲,其實幷不需要知道主人爲何喜歡人魚的故事。

  所以,主人對海難人魚故事的偏愛,或許幷非游戲設定的通關細節,單純只是他自己的喜好。

  聽到阮白這麽問,主人搖了搖頭。

  「和這些都沒關係,」他說,「我喜歡人魚的故事,只是因爲,我有個妹妹就是人魚而已。」

  他看了眼阮白,輕笑了一聲,說道:「要通關第二輪講故事游戲,可不是講個和人魚有關的故事就可以的,要不是我幫你擋了一下,你真以爲你能通關得了?」

  阮白:「……」

  雖然她當時也發現了主人給她開了後門,但他這麽直白地說出來,她還是有點尷尬。

  不過,主人說他有個妹妹是人魚?

  莫非這個妹妹就是人魚阿媽?!

  阮白思及此,眼睛頓時一亮。

  果然如此,主人和人魚阿媽和杜文書之間,都是認識幷且有聯繫的!

  難怪人魚鈴會把她帶來這個世界,難怪主人會說他看到了「故人」。

  早在她綁定了白蓮花養成系統,拿到人魚鈴後,杜文書和人魚鈴就一直在幫她鋪路,指引著她走下去啊。

  ——等等,不對!

  不知想到了什麽,阮白的臉色忽然變了。

  她和主人長得有五分相似,主人又是神祇,那她是什麽來歷?

  她真的是人嗎……還是別的什麽東西?

  阮白的心越來越慌,思維也混亂了起來。

  她想到自己從小就奇怪的心理,想到她和父母完全不一樣的能力和模樣,還有病房裡,奶奶神秘兮兮地告訴她,讓她回老家找爺爺的筆記本。

  她想到自己在廢弃古堡游戲裡,和白蓮花系統對峙時,系統告訴她:「宿主,你注定要進入逃生游戲的。」

  最後,她回憶起自己當初在人魚村裡,是怎麽將人魚鈴從那個黑色盒子裡拿了出來——

  她的一滴血,落在了人魚鈴的表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