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76章
第76章 迷失游輪(14)

  那些小鬼怪的動靜幷不大,而且因爲年紀小等等原因,它們走的也不快。

  但好在阮白體質特殊,聽力非常敏銳,哪怕在三樓,隔著一個木桶,她也能聽到它們的脚步聲。

  她算了算,感覺到它們已經來到了三樓,幷且,似乎正在往自己這邊走。

  沙沙……滴滴答……

  聲音越來越明顯,脚步一輕一重,也越來越近。

  不對勁,阮白想。

  它們雖然慢,但她却能聽出來,它們的移動沒有絲毫的遲疑。

  它們是有目的性的。

  它們,會是朝著自己的方向過來的麽?

  可鬼怪又是怎麽確定自己的位置的?是因爲游戲規定,還是有人動了手脚?

  阮白不知道,但她清楚的是,她不能繼續留在這裡了。

  萬一真的是過來找自己的,那她就完了!

  沒有猶豫,阮白立馬從木桶裡爬出來了。

  她輕手輕脚地從一群木桶裡離開,然後想了想,又把外套和鞋子脫了下來,塞進了剛剛藏身的木桶裡。

  鬼怪集體出行後,整個游輪都變得异常寒冷。

  阮白脫了外套,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像浸泡在了水裡似的,尤其是脚,簡直像走在冰尖上。

  她咬了咬牙,一邊觀察著樓梯口的動靜,一邊飛快地往裡逃去。

  酒館的位置離三樓入口很遠,期間還有許多店鋪擋著,鬼怪的動作又有些慢,因此阮白很輕鬆就趕在它們過來之前逃走了,也沒怎麽被發現。

  爲了稍微拖延一下鬼怪們,也爲了檢驗鬼怪是怎麽抓人的,她還花了兩個積分,換了個號稱「純情白蓮花必選禮物,男友收到都哭了」的水晶球,一摁開關就會叮叮叮唱歌的那種。

  她取出水晶球,把它匆匆擱在了酒館外不遠處的某個明顯角落。

  這種球平時就是個除了漂亮以外毫無用處的擺件,但現在,還意外的有點用處。

  阮白把水晶球的音樂調了出來,溫柔又浪漫的曲調伴隨著一片純情白雪花,從水晶球裡傳了出來。

  「啦啦啦……啦……啦啦……」

  一片寂靜裡,水晶球的歌聲顯得突兀而尖銳,平白無故地從空氣中刮過,竟莫名有種滲人之感。

  做完這些後,阮白就先藏在了離四樓樓梯口很近的花盆後,悄悄觀察了一下鬼怪。

  如她所料,那一行鬼怪,大都是小孩子,身高堪堪到一個成年人的腰那裡。

  它們很多是死在海水裡的,所以整個鬼都濕漉漉的,衣服全被濕透了,走路的時候,地上會流下一串水痕。

  阮白悄悄數了數,發現是4個鬼怪。

  游輪很大,玩家又能隨意更改位置,所以阮白對於鬼怪數量多是不意外的。

  稍稍讓她驚訝的是,這幾個鬼怪居然站在一起,沒有分頭去搜人。

  而就像阮白所料,它們走過來的一路上,路不斜視,對旁邊那些店鋪絲毫沒有興趣,看見唱歌的水晶球也沒當回事,直接就往她藏身的酒館裡走去。

  看見這一幕,阮白的眼睛頓時就眯了起來。

  鬼怪們沒有朝她目前的藏身處走來,說明它們應該不能直接確認玩家所在的位置。

  那它們是怎麽知道自己剛剛就躲在酒館裡的?

  阮白悄悄地走回去了幾步,便見那4隻鬼搜索都沒搜一下,就互相幫助著爬到了最上面,將那個裝飾大酒桶拿了下來。

  發現桶裡沒有人,它們明顯有些驚訝,站在那裡呆滯了好一會兒。

  一般來說,鬼怪有一部分是死去的玩家,也有一部分,是逃生游戲系統製作出來的另類NPC。

  除開玩家變成的鬼怪,正常鬼怪的智商都會很遲緩,思維能力相當差勁。

  它們與其說是鬼,不如說是一種按照游戲程序規定行事的工具。

  可現在,它們却都聚集在了一處。

  這些鬼怪們呆呆地看著空無一人的酒桶,半晌後,才把阮白的外套拿了起來。

  研究了幾秒後,其中有個鬼怪便將衣服撕碎扔在了地上。

  隨著阮白那件外套被扯爛的一瞬間,一張符紙從她衣服上飄了出來,在半空中被燒毀了。

  是道具……而且很顯然的,是逃生游戲系統出品,只能由玩家積分兌換的道具。

  阮白的心微微一寒,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她的手指合攏,指尖不知何時一片冰凉。

  之後,這三個小鬼才像擺脫了什麽一樣,從酒館裡出來了。

  它們還盯著阮白放的水晶球看了兩分鐘,看來這些動靜對它們是有影響的。

  它們之前隻衝著阮白過來,大概是因爲阮白外套上的符紙,對它們的吸引力更大。

  等外套被撕破,符紙的作用也沒有了。

  鬼怪們搖搖晃晃地分開了,各自向四個不同的方向走去,似乎是準備開始分頭搜人。

  阮白見狀,悄悄往後退了幾步,然後飛快地逃走了。

  她想,她失策了。

  那個符紙是誰貼上去的,又是怎麽貼的,實在是再明顯不過了。

  貉的那名女玩家,一定會是她。

  貉對她的惡意,實在是太明顯了,只是那女玩家表現得太蠢,阮白沒放在心上。

  她甚至還覺得,自己身上還有主人的一個承諾,就算是貉,也會因爲那個承諾,不會對她下死手。

  現在想來,她之前的迷之自信,真的太過了。

  不,或者說,她不應該用正常人的思維去想貉。

  曾經還沒分離的貉,雖然爲非作歹,但好歹可以看出來,他們其實是懂得道理的正常人。

  他們之所以會害人,是爲了活下去,是明知故犯。

  雖然裡面有一些人已經逐漸心理扭曲,開始進化到損人不利己的程度,但大體上,還處於可以控制的範圍內。

  畢竟這種人,往往出了游戲,回到現實生活裡去時,也無法控制自己,經常把自己作進監獄。

  畢竟大部分貉成員的目的也是通關,也是爲了活下去,他們不會想和一個隨時會坑自己的瘋子組隊。

  而現在,分離出去的那部分玩家,基本上聚集了所有在恐懼裡逐漸變態的玩家。

  他們腦子裡在想什麽,正常人是不知道的,因爲他們有的連死都不怕。

  所以,他們會有人對阮白下手,倒真的不難理解。

  只是她自己,太過鬆懈了。

  阮白想通後,深吸一口氣,往樓上跑了過去。

  那些小孩鬼怪動作不快,等它們搜完三樓,自己還有閒餘的時間去躲。

  要說懊悔,她心裡有是有,但也沒那麽多。

  與其說懊悔,還不如說是有種「終於來了」的感覺。

  那個來自貉的女玩家,手段幷不高明,無論是僞裝路人接近阮白,還是陷害她,都被阮白輕鬆發現了。

  這說明她幷不聰明,阮白因此也不怕她接下來的手段。

  對於阮白來說,她比較認可的行爲準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不會主動去傷害或者坑別人,除非那些人的危險性極其高,讓她不得不防。

  可一旦別人對她出手了,她就不會有顧忌了。

  她已經懶得再虛與委蛇下去了。

  三輪游戲結束,她的直覺告訴她,自己能通過女玩家獲取的信息,已經到頭了。

  既然他們先動了手,接下來就別怪她反擊了。

  阮白想到這裡,嘴角微微一勾。

  她之前和女玩家聊天的時候,就發現了,女玩家對一二三樓的各種角落,表現得一點興趣都沒有,反而在四樓或五樓時,才會有意地觀察周圍,搜尋各種藏身之處。

  她猜測,女玩家會選擇的藏身地,就在四樓或者五樓。

  五樓的建築物不多,因爲主人的房間就在五樓。

  再加上主人又有些危險,一般的玩家都會下意識地去遠離他。

  所以,阮白猜測,那位女玩家一定在四樓躲著!

  一邊猜測,阮白的脚步,也漸漸快了。

  ——而就在這時,一聲驚叫憑空出現,徹底撕裂了寂靜的空氣!

  「啊啊啊!別抓我!別抓我啊啊!」

  這聲音异常尖銳,好似承受了非常大的痛苦一樣,慘烈得讓人忍不住頭皮發麻。

  是個男人的聲音。

  他叫到一半,高昂的聲音便戛然而止,似乎是被什麽東西粗暴地斬斷了。

  阮白仔細聽了一下,聲源處大概在2樓。

  剛剛那四個小孩子鬼裡面,應該是有鬼怪去樓下開始搜了。

  所以,大概是有玩家被發現了。

  可是只是被抓到而已,會發出這麽慘痛的聲音嗎?

  阮白眉頭一皺,忽然想到了之前宣布規則時,管事所說的話。

  「……你們中間要是有人被鬼抓到,那從下一輪游戲開始,你們就會變成『鬼』去抓人……」

  變成鬼?是怎麽變?

  阮白的心中微動,一個不妙的念頭從她腦海裡匆匆閃過。

  她看了看三樓那個離樓梯口還遠的小孩子鬼怪,又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體力。

  直接下去,很容易遇到危機,甚至被抓出來。

  可是不去看,她又很有可能會錯過什麽重要信息。

  她想了想,呼出一口白氣。

  沒有猶豫太久,她便花了點積分,在系統商場裡買了外套鞋子穿上。

  在游戲裡,恐懼是最沒用的情緒。

  不管怎麽樣……她都不能畏手畏脚。

  擔心三樓的鬼怪會往二樓走,她特地再花積分換了水晶球,摁響了音樂放在了四樓樓梯口。

  在做完這一切後,阮白咬了咬牙,就朝著二樓聲音傳過來的地方就衝了過去!

  阮白的動作很輕,也很快,在那聲慘叫消失沒多久,她就來到了二樓的樓梯口。

  在進入二樓的那一瞬間,她就敏銳地感覺到,這裡不對勁。

  三樓四樓的溫度已經够低了,可是二樓的溫度,却還要更低一些。

  阮白感覺這已經接近零度了,指不定再久一點,地上都能出現霜。

  她屏住呼吸,小心地探望了過去。

  幾乎不費勁,她就見到了剛剛發出尖叫的男玩家。

  那名男玩家之前好像躲在一個櫃檯下面,現在,他正躺在櫃檯旁邊的地上,整張臉都發出死氣沉沉的灰色,閉著眼睛不知生死。

  而那隻小孩子鬼怪,就站在他的身邊。

  它僵硬蒼白的臉上露出一個陰森,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阮白眼睜睜地看著,這隻小孩的鬼怪,就這樣一邊笑著,一邊把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從男玩家的體內狠狠拽出來!

  那團黑色的東西沒有實體,却有著很明顯的人形,而黑色霧團「臉」的部位,長得和地上那男玩家一模一樣。

  這個小孩子鬼,竟然直接把玩家的靈魂拽出來了!

  男玩家的靈魂整個出來後,二樓的溫度一時間降至最低。

  他的臉上還帶著又痛苦,又茫然的神色,看著好像還沉迷在靈魂撕裂的痛苦之中,沒明白自己目前的處境。

  原來,玩家變成鬼,居然是這麽一個意思……

  阮白咬了咬下唇,只覺得心裡一片冰凉。

  那個小孩子鬼在把玩家的靈魂拖出來後,就發出了細微奇怪的笑聲。

  它靠近玩家地上的身體,然後躺了進去。

  見狀,阮白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屏住了。

  一旁的男玩家的靈魂也發現了不對勁,整個鬼臉上都出現了驚慌的神色。

  他試圖去抓那個小孩子,可小孩子的動作要比他靈敏,鑽進身體的動作也很快。

  幾息過後,男玩家倒在地上的屍體,便動了動。

  屍體的手脚都動彈了片刻,最後,它睜開了雙眼,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它很驚奇地看著自己的雙手,自己的脚,連站起來的高度,都好像不習慣一樣。

  而這屍體真正的主人,在一邊露出了崩潰的神色。

  他瘋了似的想撞擊自己的身體,可他却只能三番五次地從身體裡穿過去。

  阮白看著這一幕,心裡確定了,如今在男玩家身體裡的,八成就是那個小孩子鬼了。

  她仔細想了想,自己以前玩過的捉迷藏的游戲,漸漸也琢磨出异常來了。

  在她的印象裡,小孩子們喜歡玩的捉迷藏游戲裡,一般會選出一個孩子扮「鬼」,去抓其他幾個藏起來的孩子。

  游戲開始後,往往被「鬼」抓出來的第一個孩子,就會在下一輪游戲裡去扮鬼。

  而上一輪的鬼,便能在下一輪游戲裡,加入其它的孩子,藏起來等別人抓自己。

  那麽,在這個逃生游戲裡,第一輪游戲裡扮演「鬼」的孩子們呢?

  它們抓到了人之後,會去哪裡?

  在宣布規則的時候,管事有意隱瞞了這一點,隻告訴了他們一半的規則。

  於是大家都默認了,只有玩家能通過抓人,重新回到玩家的隊列中去,却沒有想過,鬼怪其實也能占據玩家的身體。

  被鬼怪抓住後,會得到的結局,不僅僅是變成「鬼」這一種。

  他們玩家的身體,也會被鬼怪占據!

  也許是因爲這句身體還算得上是活著的,所以小鬼怪附身後,這副身體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模樣。

  它膚色正常,臉色紅潤,除了最開始行爲有些不方便以外,完全看不出來它同正常人的區別。

  至於一旁,真正的男玩家,則在經過一陣變動後,慢慢變短,變小。

  最後,他的靈魂變成了和之前的小孩子一模一樣的外形。

  玩家和鬼怪,完成了一對一的替換。

  之後,「男玩家」拍了拍身上的灰,慢悠悠地爬了起來,繼續找個地方藏起來了。

  而替換後的小孩子鬼怪,經過短暫的絕望,也重新振作起來,開始四處搜查,準備去抓住下一個人,進行「替換」。

  看完這些後,阮白知道,她不能在這裡再待下去了。

  雖然這樣做非常冒險,但她的收穫顯然是巨大的。

  玩家裡混進了鬼,鬼怪裡混進了玩家。

  這一些信息,雖然不清楚究竟有什麽用處,但阮白清楚,她一定不能錯過!

  二樓躲的人幷不多,那名男玩家八成是清楚這一點的。

  被鬼怪取代後,這位新出爐的鬼怪不帶絲毫猶豫,就慢吞吞地往遠處的樓梯口走了過去。

  阮白的藏身地,就在樓梯口這裡。

  見鬼怪過來,她便趕緊轉身,準備重新上樓去。

  可是她還沒走兩步,却突然聽到,三樓的樓梯口處,傳來的細微的動靜。

  沙沙……滴滴答……沙沙……

  三樓的那個鬼,恰好也走到樓梯口來了!

  阮白心裡一慌,上樓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

  不行,鬼怪的動作都慢,等二樓的鬼來到樓梯口,三樓的八成還上不了樓。

  到時候,她一定會被發現的!

  那麽去樓下?

  阮白聽了聽,臉色不佳地發現,一樓也有鬼怪。

  幷且一樓鬼怪離樓梯口的位置,也不遠。

  它們在三樓分開後,是選擇分頭在下面四層樓都搜刮一遍的!

  阮白往後退了幾步,第一次感覺到什麽叫「腹背受敵」。

  要是往常的鬼怪還好……可是捉迷藏這種游戲,雖然說的是「抓」,但實際上,只要她被鬼發現了,就算游戲失敗。

  她以前和鬼怪搏鬥的經驗,在這裡怕是根本行不通!

  沙沙……滴滴答……

  鬼怪的脚步聲越來越近了,阮白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她不能被它們看進眼裡,可是這要怎麽做!?

  走投無路之下,阮白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慌亂的心平靜下來。

  她靜下心傾聽了兩秒,在心裡默默掂量了各個鬼怪離樓梯口的距離。

  三樓的鬼怪最近,已經出了樓梯口了。

  一樓的其次,在樓梯口邊緣徘徊。

  二樓的最遠,但離樓梯口,也就三四十米距離了。

  三樓目測會被水晶球吸引去四樓,一樓的一定會往二樓走,二樓的暫時不確定,但很可能會去三樓。

  所以權衡之後,她能去的最好的位置,是往三樓走。

  但上樓,也不過是能勉强拖延她的淘汰時間罷了……

  走投無路,可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抹了把汗,阮白便努力避開了三樓鬼怪的視綫區,小心翼翼地往樓上爬。

  因爲她之前放置的水晶球的緣故,三樓的鬼怪出現後,就直接往樓上走過去了。

  只是它上樓太慢,而阮白又不敢輕舉妄動,怕被發現。

  在樓梯口的時候,她連呼吸聲,都小心地控制到最低。

  一步,兩步,三步……

  在走了大概兩分鐘後,三樓的鬼爬了七八層階梯,她也來到了樓梯口拐角處。

  而這時候,一樓的鬼怪已經來到了樓梯口,二樓的鬼怪也出現了。

  爲了不讓二樓的鬼一抬頭就看到自己,阮白不得已繞過了拐角處,盡力往墻邊上靠著。

  可這樣,她就相當於把自己暴露在了三樓鬼怪的視野裡,只需要它稍稍低頭看一看,就會發現自己。

  千萬不要注意到……千萬不要……

  就在阮白提心吊膽,一點點磨蹭著往上爬時,二樓的樓層裡,突然傳出了一聲奇怪的碰撞聲。

  原來是二樓那個新上任的「鬼」,因爲不太熟悉身體,摔了個跟頭!

  聲音傳出來的一瞬間,阮白的心便往下一沉。

  與此同時,三樓鬼怪的目光,猛然往樓下低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