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84章
第84章 現實世界(1)

  作爲一個表面看起來很正規的上市公司,東雅科技有限公司在百度百科上是能查到的。

  阮白點進去一看,發現它還是國內挺有名氣的公司。

  她之前在聽說這個名字時,就覺得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無意間看過。

  如今一查,發現它旗下很多産品,都是走的親民路綫,沒有想像裡那麽高端。

  阮白粗略查看一下,發現其中有不少化妝品,農用機械,部分手游什麽的。

  阮白平時買什麽化妝品啊衣服啊,都是用積分在系統商場裡換,畢竟系統商場裡的東西是真的質量好,效果好,還很適合她,所以她對化妝品瞭解的幷不深。

  至於農用機械,手游之類的,她就更不瞭解了。

  不過她搜了一下大衆對東雅科技有限公司産品的評價,許多人都給出了高度好評,稱其物美價廉,非常好用。

  有不少姑娘和美妝博主强烈安利東雅護膚品,甚至還有病人說覺得部分産品可以達到藥物一樣的作用。

  便宜的價格,强大的功效,導致東雅的護膚産品等等在廣大人民群衆那裡有很强的知名度。

  逃生游戲系統應當就是通過這些産品,達到自己擴張宿主的目的。

  阮白想到白蓮花系統說過,逃生游戲系統也就是個小神,它有意擴張更多的玩家,却也十分小心警惕,擔心自己的存在會被更高等級的神祇發現。

  她也想過爲什麽杜文書不求助三清那些大神,它們這種傳承上千年的大佬,只需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逃生游戲系統。

  可她後來一想,她能想到的,指不定杜文書早想過了。

  這些神每天都要面對數以萬計的信徒祈禱,早就分身乏術了,他們哪裡有途徑去找它們。

  就算他們能聯繫得上這些大神,可他們又不是它們的信徒,它們憑什麽庇護自己呢?

  神和神終究才是一夥兒的,更別說逃生游戲系統還是個很識趣的系統。

  阮白將東雅科技有限公司大致掃視了一下,翻看了它的資料近四個小時,確認了它的地位和影響力之後,就和捨小雪聯繫了。

  阮白把東雅科技有限公司,韓秋文和韓袁這幾個名字告訴了她,拜托她去查一些更深的信息出來。

  接下來,她便收拾一下,好好休息了一頓。

  要拿到一些東雅科技有限公司的內部消息,可能需要一兩天的時間,這期間阮白幷沒有無所事事地等待,而是拎起行李箱,决定去老家一趟。

  她還記得自己上次去醫院時,奶奶曾告訴她,她爺爺有一本筆記就遺落在老家。

  她之前對自己的身世幷不在意,認爲養恩大於生恩,也沒有多少去探究的意圖。

  不過現在,她倒覺得自己有必要回老家一趟了。

  她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麽來歷,和韓秋文又是什麽關係。

  阮白的老家位置非常偏遠,在山區裡,下了火車後,她還得坐幾個小時的大巴,再步行走兩個小時。

  她想著自己過去,很難當天過去就當天回來,於是還帶了些換洗的衣服什麽的,找了個時間訂了票。

  她是早上8點出發,中途幾次忘了路,差點沒走錯。

  等到最後到達了熟悉的村子,找到了老家的具體位置所在後,已經是晚上7點多了。

  阮白的老家曾經是一個深山裡的村落,裡面住著很多農民家庭的老人,大部分的年輕人都爲了讀書,爲了更好的生活選擇去了鄉鎮裡,所以村子裡一直是死氣沉沉的。

  在阮白很小的記憶裡,她老家房子周圍就有不少土胚房都空了,一家人全搬走了,房子也賣不出去於是擱在那裡,至於其他沒有空的房間,則多數是老人在住。

  而等她十年後再回來,阮白恍然發現,這個村落,已經徹底被遺弃了。

  這是一個死村。

  她一眼望去,無數破破爛爛的房子裡空蕩蕩的,許多玻璃都碎掉了,植物長滿了房子,從漏洞口探出頭來。

  夜幕將至,整個村子裡沒有任何燈光,一棟棟房子安靜地屹立在那裡,不聲不響。

  阮白花了點積分換個手電筒,摁亮了光,順著路朝自家的房子走了過去。

  直接粗魯地把木門撞開,她努力把行李箱提了進去,同時摸索著打開了燈。

  一道暗黃色的燈光撲閃著亮了起來,把屋內的一切照的清清楚楚。

  簡單老式的布沙發,用紗布隔著的電視機,有些淩亂的厨房,還有滿是書的書房。

  她想了想,擔心有光會招野獸什麽的,就把燈關了,先去臥室,匆匆打掃了一下灰塵,換了套來自系統商城的床上用品。

  之後,她轉身去了爺爺的書房。

  她爺爺從小就愛看書,他們家甚至有個專門的書房,裡面有個特別大的衣櫃,密密麻麻各種書都有。

  在阮白的記憶裡,爺爺也是一個非常有書卷味兒的老頭,戴著一副農村罕見的眼鏡。

  她以前沒有想過太多和爺爺奶奶有關的事情,因爲他們是她的親人,她也不在乎他們的過去。

  等到現在,她看著那些深奧的,帶著研究性質的書籍,還有書桌上名貴的鋼筆手錶,她忽然意識到,她爺爺能出現在一個偏遠山區裡,多麽不正常。

  這裡,絕大多數人都是沒受過教育的,更別提戴眼鏡了。

  他們從小到大都要種田,依靠勞動養活自己。

  但對於阮白來說,她幾乎沒有爺爺種田的記憶。

  她的爺爺,好像從來都沒做過什麽農活,只是坐在家裡看書,要吃飯就出去買菜。

  確實不太像正常的農民……反而很像個深居的讀書人。

  只是他爲何要來這種偏僻的地方?是被迫的麽?

  阮白一邊想著,一邊翻看書桌上的各種書本。

  不一會兒,她就把爺爺的筆記本給找了出來。

  也許是想到了阮白可能會需要它,爺爺幷沒有把它藏的很深,而是放在了以前經常讓阮白偷偷放零食的小抽屜裡。

  阮白打開抽屜,摸到了筆記本,把它取了出來。

  她摩挲了一下筆記本的封面,趁著月色,她站在窗戶邊上,將它慢慢翻開了。

  而在第一頁的右下角,一行清隽的字體映入她的眼簾——

  【臘盡春暖,丁亥歲連,燭醴幷華年;今夕宴,觥籌交盞,樂共融,情更濃,爾心禦寒冬;遙遙之願,誠與君念,家興百和,福臨康安。】【弟子韓秋文贈】

  很顯然,這是一個來自韓秋文的春節禮物,弟子韓秋文……

  原來她的爺爺,竟然曾經是韓秋文的老師,而且根據這些來看,他們關係還很不錯。

  阮白沒有停頓,翻開筆記本,仔仔細細地看了下去。

  她爺爺對這份禮物顯然很滿意,之後也一直在用這個筆記本記錄事情,大多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數據,和他對實驗的抱怨。

  【……3月7號,天氣晴,實驗失敗,項目依然沒有絲毫進度,産品001號應激失敗。】【6月11號,天氣陰,秋文提出了一個新的見解,試用後發現成果很不錯,001總算對外界的變化有了反應。】【8月8號……】

  阮白一路翻下去,只見筆記前百分之三十的內容都是這些。

  而中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很多頁都被粗暴地撕掉了,只留一些細碎的紙片還殘留在裡面。

  之後,阮白再看,就發現時間竟跨越了近2年,而裡面的內容,也都和實驗沒有關係了。

  不僅沒有關係,反而更像日記,記錄了不少爺爺平時生活的瑣事。

  根據這後面的內容,從爺爺重新記錄的那一刻開始,他便已經來到了這個山村,還爲村民聽不懂普通話,他聽不懂方言而苦惱過。

  除開瑣事,阮白也出現在了他的日記裡,看來這時候她就已經出生了。

  【2月15日,天氣雨,小白又哭了,好在彬禮(阮白父親)已經懂得如何照顧她了。】【3月10日,天氣晴,小白偷吃糖果被抓了,她總是偷吃這些東西,還很機靈地毀屍滅迹,真看不出來她三年前,會是那樣一副沉悶的模樣……】看著這些文字,阮白的嘴角不知何時慢慢揚了起來。

  以前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場景,如今還歷歷在目,散發著月光一般溫暖的光芒。

  阮白伸出手指,摸了摸那些筆迹,心裡一時間感慨萬千。

  只是沒等她感動太久,她的目光便忽然一凝。

  「……真看不出來她三年前,會是那樣一副沉悶的模樣……」

  三年前?

  也就是說,在爺爺記錄到這裡時,她已經出生了很久,甚至可能有五六歲了?

  可是兩年前的筆記本裡,爺爺記錄下來的幾乎全是各種實驗進程。

  在他的記錄裡,偶爾才會出現阮白父親阮彬禮的信息。

  根據兩年前那時候的記錄來看,她父母還沒結婚呢,只是情侶而已!

  所以她是在那空白的兩年裡,被爺爺抱來,送給新婚的父母養大的麽?

  那一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麽,韓秋文去哪裡了,她是怎麽來的,爺爺又爲什麽要來到這樣一個地方生活起來?

  最關鍵的是,根據戶口本信息來看,她現在23歲,剛大學畢業一年。

  可根據爺爺記錄下來的筆記,她的年齡遠遠不止這麽小,她的真實年齡起碼比身份證上大三歲!

  那幾年裡,她在哪兒?

  她爲什麽連戶口都沒有?

  她爲什麽……看起來年齡沒有絲毫問題,連青春期的時間都和真正23歲的女孩子們保持同步?

  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地出現在阮白的腦海裡,可她竟完全不知道答案。

  不行,這裡肯定還有別的東西,還有別的信息,她一定要找出來!

  阮白放下筆記本,開始倒騰旁邊放著的一叠書。

  而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村外的路上,傳來了兩個人輕微的脚步聲。

  沙沙……沙沙……

  她的動作微微一頓,整個人霎時間警惕了起來。

  有人過來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