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89章
第89章 地下研究所(1)

  阮白睜開眼,只見她此時此刻,正身處一間實驗室裡。

  沒有以往的白霧,也沒有其他玩家,只有她一個人,穿著白大褂靜靜地站在這裡。

  實驗室的燈光很白,冷得沒有絲毫溫度,却也將周圍照得清清楚楚。

  很乾淨的實驗室,內部各種機械測量配置工具,看起來要比阮白大學時的實驗室好多了。

  阮白瞥了一眼旁邊櫃子上放著的報告記錄本,通過研究員們潦草的筆迹,她發現這時候的時間點是1994年,也是二十五年前。

  阮白收回了目光,繼續看了看四周,發現實驗室的墻壁上,竟然沒有窗戶。

  地下實驗室,她第一時間聯想到了這個詞。

  只是,這一次游戲,她要在這裡進行麽?

  其他人呢?還有沒有別的玩家?

  正在阮白想到這裡時,實驗室外面忽然傳來了一個人的脚步聲。

  她微微一怔,連忙扭過頭一看,發現除了她以外,實驗室外面來了一位穿著白大褂,看著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人。

  他的手裡拿著一叠資料,臉上帶著眼鏡,看起來非常嚴肅。

  這應該是個NPC,阮白在心裡想。

  他見阮白站在這裡不動,皺了下眉頭。

  「你就是杜文書的學生?」他冷淡地開口問道,「他在辦公室等了你十分鐘,你怎麽還站在這裡?」

  杜文書的學生?

  阮白瞬間就意識到,這是游戲給她準備的身份。

  她沒有猶豫,馬上就點了點頭,用有些慌張的語氣說道:「抱歉,我耽誤了一會兒。」

  阮白的演技很好,將一個慌慌張張,毛手毛脚的學生模樣扮演得淋漓盡致。

  那名中年研究員眉頭一皺,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杜文書有什麽愛好?」他忽然開口問道。

  阮白心裡一咯噔,她知道,對方八成是懷疑自己了。

  她想起來這應該就是杜文書曾經工作的地方,DSAS公司的研究所之一。

  而他進行的,還有隱秘的人體實驗部分。

  所以這個地方是堅决不會允許外人進來的。

  這種情况下……一個冒冒失失的學生,確實不太像是杜文書的風格。

  但好在,游戲裡她的老師是杜文書。

  對於杜文書,或者說韓秋文,她可以算得上是非常熟悉了。

  「老師很喜歡《紅與黑》,」她回答得很快,「他以前在我面前提過這本書。」

  這裡是逃生游戲,逃生游戲系統會一直觀察著內部的玩家,爲了不被暴露,她能交代出來的信息,必須是合理幷且不會泄露太多隱私的。

  畢竟她的處境很危險,相當於羊入虎口,一旦被發現,她就會徹底被逃生游戲系統捕獲。

  和自己爺爺有關的信息,她是不能說出來的,不過一些杜文書的小愛好,她倒是能說出來不少。

  那中年研究員看了看她,思索了兩秒,道:「你走吧。」

  他的語氣鬆了不少,看來已經打消了對阮白的懷疑。

  阮白鬆了口氣,連忙轉身離開了這裡。

  而在她推開門,順著指引朝辦公室走過去的那一刻,她的面前,浮現了她無比熟悉的紅色字體——

  【目的地「地下研究所」已經抵達】

  【游戲目標:活著,幷找出杜文書的秘密】【游戲倒計時:無】

  【參與玩家數:700+】

  【所有玩家已就位,c級難度游戲「地下研究所」現在開始!】看著這一行字,阮白的眼睛眯了起來。

  沒有時間限制,游戲倒計時是「無」,說明這個游戲,八成是無期限的。

  只要他們沒有完成「找出杜文書的秘密」這個任務,他們就不能從游戲裡出去。

  看來那些沉睡的玩家,都是因爲這樣,才會被束縛在游戲裡。

  看來這一次,杜文書在現實裡布置下的那些人,真的把逃生游戲系統給逼慘了。

  不過難度既然只有c級,說明危險度相當低。

  也不知道顧不朝和小雪他們在哪裡,還有其他玩家,整整700多人,不會全在研究所冒充學生吧……

  阮白一邊想著,一邊快步往旁邊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杜文書的辦公室幷不難找,因爲外面只有一條路,路的盡頭,就是這些研究員的辦公室了。

  這些屋子裡,最裡面的,也是唯一開著燈的,應該便是他所在的房間了。

  她快步走過去,輕輕敲了敲門。

  「請進。」

  一個男人淡淡的嗓音傳了出來。

  於是阮白推開了門。

  門內站著一個穿著白大褂,斯文俊秀的男人。

  他帶著金絲框眼鏡,身形瘦削,皮膚因爲長期埋頭工作,不見陽光而顯得蒼白。

  阮白很久以前,就在一個校園游戲裡看到過了杜文書的照片。

  但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本人,哪怕只是一個游戲裡的NPC。

  對於杜文書,阮白可謂是神交已久。

  他雖然從未出現過,可他的存在感却極其强烈。他對阮白來說是個非常特殊的存在,如今終於見到了真人,阮白內心未免有些激動。

  她深吸了一口氣,將內心的情緒强行壓了下去,裝出一副不認識他的模樣,好奇地打量了起來。

  在四中副本裡,她曾看過杜文書的照片。

  面前男人的容貌和阮白記憶裡如出一轍,只是眉眼間失去了以前的青澀,神色冷淡疏離,看起來愈發不好接近。

  如果仔細觀察一下,還能發現他的左眼渙散無光,這使得旁人很難通過他的眼神揣測他的情緒。

  阮白隱隱約約記得,他和DSAS一個叫秦柔的高管關係惡劣,好像杜文書眼睛會盲,就是因爲當初秦柔針對他,暗地裡動了什麽手脚。

  見阮白進來,杜文書將目光從手上的文件移到了她的身上。

  「你遲到了十五分鐘,」杜文書冷淡地說道,「白軟軟,我希望你以後能緊緊跟住我。」

  阮白聽了,下意識就緊張起來,連忙點頭道:「我下次不會再犯了!」

  杜文書這個狀態,她再熟悉不過了——當初她在學校時,每次出了點問題,老師都會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她想,杜文書八成是要訓話了。

  指不定,他還會問她一些問題,如果答不上來,她很可能就會暴露。

  考慮到這一點,她整個人都緊綳了起來。

  然而讓她驚訝的是,聽了她的回復後,杜文書便收回了目光。

  他沒有按照阮白猜測的那樣繼續說下去,他的視綫重新移到了手中的文檔上。

  他的眉頭微皺,似乎在沉思著什麽。

  他的狀態非常的不對勁,甚至可以說有些「忘我」,就好像完全沒注意到旁邊還有一個阮白似的……

  阮白注意到這一點後,心微微一沉。

  作爲一名經驗老道的玩家,她很快就察覺出來了杜文書這個NPC的异常。

  c級世界,700多名玩家,「找出杜文書的秘密」的通關目的,還有那句「白軟軟,我希望你以後能緊緊跟住我」……

  將這些細碎的綫索組合到一起後,一個大膽而直白的猜測,漸漸從她腦海裡浮了出來——

  她懷疑,這一場游戲裡,所有玩家都只是一個「看客」。

  逃生游戲布置這個游戲,目的何在,已經非常明確了。

  它知道自己在現實世界裡被曝光,必然是杜文書的手筆,因此它想知道杜文書究竟做了什麽,又有什麽樣的秘密。

  它借助游戲的設定,鑽了漏洞,讓大量玩家的靈魂被囚禁在這裡,幫它探尋真相。

  如此,它既能有辦法驅動人們爲它做事,還能掌握一部分的「人質」,讓外界力量不敢輕舉妄動。

  至於杜文書的特殊情况,就更容易理解了。

  阮白還記得,之前杜文書的父親,也就是現實裡的韓袁,曾在一個游戲裡告訴過她,所有游戲的背景劇情,都是逃生游戲系統提取了死去玩家的記憶,稍作細節改動後,製作出來的。

  這樣一來,逃生游戲系統就不需要去費心思想劇情,想環境,想背景建築物等等了,非常省心省力。

  可是現在,爲了探索杜文書的秘密,逃生游戲會展現給玩家的,必然是原汁原味,完全沒有經過改變的記憶。

  所以沒有設任何危險障礙的游戲難度,才會是c級,所以杜文書在見到阮白後,才會冒出一句奇怪的「白軟軟,我希望你以後能緊緊跟住我。」

  想必,從現在開始,她就會徹底變成一個「透明人」,從旁觀者角度緊跟杜文書。

  阮白心裡想,杜文書在現實生活裡,應當是沒有一個學生的。

  這個身份,是爲了方便她接近杜文書,時刻觀察對方的行踪。

  而她剛進游戲時,那個研究員的提問,應當是刻意的。

  他是在試探阮白,是否瞭解杜文書。

  如果瞭解,那麽阮白就能成爲杜文書的學生,跟著杜文書行動。

  這是最合理的安排,讓幾百個對杜文書一無所知的玩家跟在他後面嘰嘰喳喳,還不如篩選出幾個曾在逃生游戲裡對杜文書有點耳聞的玩家跟著他。

  至於那些不瞭解他的玩家們,大抵是因爲答不上來問題,失去了這個身份。

  顧不朝八成早忘了杜文書這個NPC,而捨小雪,她知道的和杜文書有關的,都是很隱秘的不能說出來的信息,一些杜文書日常愛好什麽的,小雪反而不清楚,答不上來也正常。

  想通這一切後,阮白下意識地舒了一口氣。

  這裡既然是原來的記憶樣本,說明幾乎是沒有太多危險的。

  也不知道顧不朝他們會被那位中年研究員送去哪裡……

  但是,話說回來,既然有了杜文書的記憶,爲什麽過了十多天了,還沒有玩家破解出他的秘密?

  這些記憶裡,究竟有什麽難的?

  阮白在輕鬆下來的同時,內心深處也隱隱約約升起一股不妙。

  她稍微撇開了這些心思,往杜文書身邊走了兩步,偷偷看向了他手裡的文件。

  而就在這時,杜文書旁邊的座機響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