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16章
第 16 章(捉蟲)

  注意到那個文身後,阮白目光微動,轉而又收回了視綫。

  如果,是「貉」的話,那她倒是可以在他身上,試一試自己這一個月的苦練成果了。

  「我叫白軟軟,你叫什麽名字呀?」阮白似乎不太習慣和陌生人講話,有些膽怯地問道。

  「我叫沈青雲,至於游戲,顧名思義,就是玩家聚集在一次進行的活動。」

  沈青雲沒有察覺到什麽不對勁,微微一笑,繼續阮白解釋起來:「軟軟,你運氣有些不好,進入的是逃生游戲,要是沒辦法通關的話,會死在這裡的。」

  「死?」阮白的臉霎時間就白了,「怎麽會這樣?」

  她眨巴眨巴眼,幾乎要哭出來:「我還能回家嗎,我不想玩游戲……」

  「沒事沒事,你別哭呀,女孩子哭了就不好看了,」沈青雲見狀,連忙輕聲安慰起來,「你要是實在害怕,可以選我做隊友,我帶你一起。」

  他對著阮白溫柔一笑,道:「我通關過四次游戲,算得上有點經驗了。」

  沈青雲帶著一副金絲框眼鏡,模樣斯文俊秀,看著非常平易近人,也極容易引起其他人好感。

  聽了他的一番話,阮白將眼泪憋回去,輕輕地點頭,小聲回道:「好的,謝謝你。」

  她說完後,又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了看沈青雲:「那……我可以認你做哥哥嗎?」

  沈青雲微微一笑:「可以的。」

  阮白鬆了口氣,往沈青雲的身邊走了兩步,緊緊地跟在了他身邊。

  在她做完這些小動作後,阮白的耳邊傳來了系統的聲音:【嘔。】

  阮白:「…………」

  你作爲白蓮花系統,你嘔什麽嘔!?

  她難道裝的不像嗎! 她以前扮演的明明要比這更噁心的啊!

  阮白氣極,又不能表現出來,只得轉移注意力,將目光重新分給其他玩家。

  正在他們兩人交談的時候,其他新人也陸續知道了游戲裡的情况,後面的玩家也陸續到場了。

  這個游戲,目前一共10個玩家,五個是男生,五個是女生,其中有兩個是新人。

  和上一把不同,這一次的新人,素質要好不少,即使知道了這是逃生游戲,也只是臉色變了變,幷沒有流露出太過的神色。

  沈青雲在說動阮白後,也朝著那兩個新人伸出過橄欖枝,不過都被他們婉拒了。

  而等玩家都分好隊伍,站在一塊後,他們周身的霧,忽然就散了。

  一條黑色的大路透過濃濃的白霧,出現在衆人面前。

  玩家們陸續朝著這條路走了過去,阮白跟在沈青雲後面,也踏了上去。

  在她的脚觸到地面的一瞬間,她的眼前浮現了一行行紅色字體——

  【目的地「A市第四中學」已經抵達】

  【游戲目標:存活3天,找出四中的秘密】

  【游戲目前進度:0】

  【游戲倒計時:71小時59分59秒】

  【參與玩家數:10】

  【所有玩家已就位,A級難度游戲「死亡中學」現在開始!】

  A級難度?

  看著這一行字,阮白垂下雙眼,裝出一副被嚇到的模樣,往沈青雲背後縮了縮。

  對於沈青雲究竟是不是「貉」的一員,她暫時還不能下定論,因爲顧不朝告訴她,「貉」的成員經常兩三個一起組隊進入游戲,在個別情况下,他們甚至可以五六個人一起出現。

  可是這一場游戲裡,沈青雲明顯是一個人。

  而且這個文身,也有很小的幾率是個意外的巧合。

  不過,不管他是不是,阮白都暗自决定,先留在他身邊看一看。

  和上一次游戲不一樣,這條路很短,玩家們很快就到達了第四中學入口。

  顯得有些陳舊的學校外,院墻的漆剝落了不少,露出黑乎乎的內裡。

  學校內的樹木瘦小乾枯,地面上滿是枯枝敗葉。許多學生穿著肥大的校服,麻木地在學校裡走來走去。

  見有人過來,學生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踢球的,散步的,背書的,還是吃飯的……所有人都仿佛被摁下了暫停鍵一樣,動作凝固在了那裡,唯有一雙雙黑漆漆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前來的玩家。

  被這麽多人同時注視,阮白一時間只覺得自己頭皮都麻了。

  她後退兩步,低下頭,發現自己的身上也變出來一身差不多的校服。

  他們這一場的身份,原來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你們爲什麽還站在這裡?」

  正在玩家們不知所措之時,一個女人的冷漠沙啞聲音傳了過來。

  阮白他們朝著聲源往過去,見一位穿著樸素服裝,面無表情的中年女人朝他們走了過來。

  她的眼珠子緩緩動了兩下,幽幽地注視著在場的所有玩家:「你們是哪個班的學生?爲什麽還不去上課!」

  阮白被她嚇得渾身一顫,無助地看向了沈青雲。

  沈青雲拍了拍她的手背,眯起眼睛看向了周圍的玩家。

  無論是那兩個新人,還是其他老玩家,都神色嚴肅,沒有一個人想說出自己的班級和姓名。

  他們不知道,一旦說出口,等待他們的會是什麽。

  時間一點點過去,旁邊墻上的鐘聲被拖得很長,尖銳而刺耳。

  所有人都一動不動地盯著他們,一雙雙黑洞洞的眼睛仿佛死人一般毫無神色。

  阮白無意間將目光投向了學校墻邊上挂著的領導老師照片,發現他們嘴角扭曲出一個詭异的弧度,臉上的惡意幾乎無法抑制。

  她意識到一個事,那就是不管怎麽樣,他們必須回答這個問題了。

  「對不起,老師,我們有事拖延了。」

  忽然地,沈青雲開口了。

  他轉過頭,對著阮白笑了笑,被眼鏡遮住的眼底裡滿是遺憾和冷淡:「白軟軟,我們一起向老師道個歉吧。」

  在聽到沈青雲的話後,阮白就明白了,他絕對是在坑她!

  他們就不是真正的學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班級是哪個,但他們的名字應當是被系統錄入了學校檔案的。

  如今沈青雲把她的名字說出來,那麽眼前的女人就必然知道她是誰了!

  A級世界的危險程度,是B級世界的好幾倍,這一個簡單的問題,指不定暗藏殺機!

  果不其然,隨著沈青雲話音落下,周圍的學生都笑了。

  他們的嘴角僵硬地揚了起來,一張張蒼白的臉仿佛重複的畫一樣。

  就連眼前的中年女人,也露出了惡意的,帶著嘲諷意味的笑容。

  「哦?8班的白軟軟?」她目光幽幽地投了過來,停在了阮白的身上。

  「我不,青雲哥,我害怕。」

  阮白怎麽可能讓沈青雲得逞?

  她臉色一白,眼泪立馬就落了下來:「我不要去,她太可怕了,我會不會死在這裡……」

  說著說著,她害怕得瑟瑟發抖,像一隻驚恐的小動物一樣往沈青雲背後躲了躲。

  聽了她的話,沈青雲臉色頓時就變了。

  與此同時,女人的聲音也傳了過來:「青雲……9班的沈青雲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