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生存計劃【H】》世界五:落魄巨星(45)
她的話音剛落,手下的禮物絲帶一松,禮物盒立時散開,露出了裡面的東西。

香香甜甜的氣味飄散在空氣中,是獨屬於蛋糕的奶甜味,汪田下意識低頭看去,不由一愣。

“這……是蛋糕?”

汪田呆滯地眨了眨眼,一時也忘了質問,趴到桌子上湊近端詳起了眼前的物品。

他也湊了過來,薄唇輕勾著:“是啊,我做的哦。”

“你做的?!”汪田一臉驚奇。

“嗯哼~”伸出食指從蛋糕邊緣刮了點奶油,遞到她唇邊:“我做的不僅好看,還很好吃哦,嘗嘗~”

修長漂亮的指尖上,奶香味誘人極了,聽著他討好中帶著炫耀的語氣,再對上那雙透著無辜的桃花眼,汪田頓時泄了氣。

算了算了,管他愛幹嘛幹嘛,不問了。

奶油入口即化,甜卻不膩,汪田的眼神瞬間亮了,好……好好吃!讓她這個不怎麽在意吃食的人都折服了。

感覺到她的喜歡,他笑得更開心了,又刮了點奶油喂到她唇邊。

汪田咬了第二口後,推開他的手,裝模作樣地輕咳了一聲:“行了,正經點。”

隨即端起蛋糕,興致勃勃地說:“你去拿幾根蠟燭,我們上房頂去。”

中秋呀,怎麽能少得了賞月和燭光晚餐!沒有晚餐,燭光蛋糕也是很棒的!

今天天氣好,夜風徐徐,抬頭望去,圓圓的大月亮近在咫尺,偶有幾片薄雲飄過,如夢似幻,蛋糕旁暖橘色的燭光輕晃著,歲月靜好。

汪田一手拿著小盤子,一手拿著小刀叉,看向那精美工藝品般的大蛋糕,有些頭疼,不忍下手。

蛋糕底層是棕色的,還算普通的薄薄的一層圓形,再往上就是藝術了,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畫。

只見一處斷崖邊上,有一棵茂盛的蒼天古樹,樹上掛滿了木牌紅繩,隨風輕蕩,樹底邊,一對小人兒依偎而坐,一同遙望遠方,順著他們的視線看去,能看到一片錯落有致的屋子,與那一望無垠的天際。

蛋糕上一半是那斷崖,另一半則是那小村莊,這精巧程度已經沒得說了,特別在經過他剛才那一番擺弄下,此時此刻,天上的月光正好灑落在那斷崖上,而另一邊的村莊恰好被燭光籠罩著,兩相映襯,構成一副奇異的畫面。

“你不先拍個照嗎?”江延年發現她觀賞了一會就拿起刀叉打算吃了,不由好奇地問道。

汪田搖了搖頭,“用不著,都記在心裡了。”

反正拍了照片也帶不走……

好在毛球說了,完成這次任務後會獲得能量,到時就不用清除記憶了,她可以把這些一直記在心裡。

江延年挑了挑眉,反倒自己掏出手機和自拍杆,然後緊靠著她:“那不行,光用心記可不夠,電子記憶也一樣重要!”

“……”

汪田還以為他只是一時興起隨便拍幾張了事,直到他開始找起角度還拉著她擺pose時,汪田才知道這家夥是認真的。

不僅認真,還專業……翻著手機裡一張張成片,再看向一旁看似乖巧的某個家夥,汪田沉默了,拍戲、編劇、廚藝、攝影,他無一不精。

所以之前怎麽混得那麽慘的?原文裡還慘到跳樓自殺?

汪田拿叉子輕輕戳了戳蛋糕上那棵逼真的大樹,“誒,這些都能吃嗎?”

“當然~都是翻糖,能吃。”

“而且我做的和外面那些不一樣,我做的蛋糕可是純天然無汙染好看又好吃喲~”桃花眼微眯著,得意之色溢於言表。

“可是就因為你做的太完美了,我下不了手。”汪田苦惱。

“那我來切。”

說著他拿過刀,動作利索地切了幾塊裝盤。

“……”

這還好做的不是萌寵狀蛋糕。

但是真的好好吃啊!

汪田也不在乎會不會變胖,毫無心理負擔地消滅掉一大半的“小村子”,這香甜軟糯,甜而不膩的口感太上頭了,她能吃十個!(毛球:不至於不至於!大可不必!)

“我是不是估計錯了?這個大小不夠你吃?”

聽到他的調侃,汪田輕哼了一聲,不予計較,這麽好的蛋糕拍他身上太浪費了。

“中秋你怎麽不做月餅,非做蛋糕呢?”吃了個半飽,汪田的進食速度慢了下來,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

江延年一直坐在一旁安靜地看著她吃,聞言他垂下眸子:“我不會用月餅雕東西。”

“這個地方是真實存在的。”他看向蛋糕,指了指最後一間存於蛋糕上的小屋子,“那就是我小時候生活的地方。”

隨即他又指向山崖上的那棵樹:“至於這裡,是我無意中發現的。聽外婆講,這棵樹是姻緣樹,古時候曾有不少人對著它求姻緣。”

“但是它的位置實在是太偏僻了,再加上路途險峻,又坐落於崖邊,甚至傳言有人於此處墜崖殉情,久而久之這裡就人跡罕至了。”

只有樹上那零星幾個久經歲月的木牌與纏繞著的紅繩,證明它曾是棵姻緣樹。

汪田放下手中的小盤子,沉默了半晌才問了一句:“這棵煙緣樹準嗎?”

江延年指尖輕點著蛋糕,轉頭望著她的眼眸柔和一片。

“心誠則靈。”

躍動的燭光映照下,汪田能清晰地看到他溫柔又充滿愛意的神情,心跳不自覺地加快,耳根子也有些發熱,她略顯無措地移開目光,一時無話。

只聽他磁性的嗓音在夜色中緩緩流轉:“除了姻緣樹外,這處懸崖還能俯瞰整個村莊,家家戶戶炊煙嫋嫋,能看到落日余暉,霞光萬頃,節日到了還能看到一盞盞天燈升起,都是在城市裡難以見得的美景。”

“我想以後帶你去看看。”

汪田看向蛋糕上那兩個相依而坐的小人,“聽你這麽一說,我突然不忍心吃了。”

“這只是蛋糕,做出來就是為了給你吃的,以後你想吃多少有多少,什麽樣式隨你挑。”

“花裡胡哨。”汪田評價。

“……”

“我許久沒回去了。”江延年委屈解釋:“當年沒有手機,也拍不了照片,但是我又想分享給你,就……想到了這麽個方法。”

“而且……”

腰間一緊,他將她摟進了懷裡,輕柔的吻落在了她的臉上,伴隨著他的一聲低喃:“我想讓你再多了解我一點。”

“我不是你們口中的那個小天使,不是當初那個拯救你的人,我天生五音不全,不喜歡唱歌,我也沒什麽遠大抱負。”

成為巨星是哥哥的夢想,不是他的。

汪田坐在他懷中安靜地聽著,溫熱的呼吸噴灑在耳畔,有些癢。

“你調查我了?”汪田側頭問。

“嗯。”

江延年緊了緊懷抱:“我怕你……在知道真相後離開。”

“但是我又不想你喜歡上一個扮演的角色。”

一陣風吹來,燭火明明滅滅,伴隨著他的一句輕語:“我想讓你喜歡上真實的我。”

汪田瞟了他一眼:“既然怕我離開,那你這幾天還敢玩失蹤?”

江延年乖巧道:“沒有下次了。”

汪田:“……”這是下不下次的問題嗎?不應該跟她說說失蹤的這些天都去幹了什麽嗎?

江延年落寞地垂下腦袋:“一個人待了這麽些年,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目標,得過且過,這個世界真沒什麽值得留戀的……幸好你出現了。”

“也幸好,你沒有離開……”

他埋首在她頸間,汪田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能從他的聲音聽到一絲顫音,頓時有些心疼。

“我沒有哥哥那麽好……但你沒有離開,證明你是在乎我的,對嗎?”

汪田突然想起那天,他們在客廳對戲的那個劇本內容,突然明白了什麽。

她以為那只是虛構的一個劇本,原來……

汪田輕歎了聲,回抱住他。

“湯涵竹愛的是江時筠,但是汪年愛的是江延年呀。”

“我在乎的一直是你啊。”汪田無比認真地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