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蝶園驚夢(NP)》第256章 求助
胡之源急匆匆衝進蝶園,錦哥兒一副久候的樣子。

 “來得早啊,見她?”

 “嗯!”

 “她還在睡。”

 “我等!”

 這一等便等到日上三竿,鳳兒扭扭出來,公子跟在後面。倆人一見胡之源氣鼓著腮幫,公子搶一步說話。

 “小家夥恢復不錯。”

 “勞沈叔叔掛記了。”

 胡之源硬生生客套句,接著就無話說,三人僵成一個三角,誰也不吭聲。

 氣氛壓得一旁錦哥兒看著難受,便出口引話:“公子,他是來找鳳兒的。”

 “知道”,公子一點頭,“你現下見到了,她挺好的,放心吧。”

 話裡摻著逐客意味,胡之源聽出來,卻不從公子意,梗著剛好的小脖子道:“晚輩有事相求,望公子允準與她聊聊。”

 公子稍欠欠身,“找她有事便是找我有事,我得聽聽。”

 鳳兒小鼻子一皺,既猜不到胡之源求她什麽,也不解公子明明許她倆交往偏又鬧這出。

 誰料胡之源看看她,又看看他,腦袋一頓,“如此更好,那樓上聊吧。”

 他生怕公子說去他那兒,想起那間屋便腿腳發軟後庭發緊。鳳兒了然,轉身直往樓上奔,公子想攔已晚。

 茶點擺上來,胡之源又回歸最初的緊張。其實他根本無事,只是借口躲開公子,可見他那副架勢,怕是他不同意便要哄人了,無奈信口胡謅。這下坐到對面了,沒事也得翻出點事來。

 那就搞點大事好了!

 “晚輩已知鳳兒生父是誰,想必沈叔叔也清楚。”

 此事在這間屋裡已不算秘密,可仍惹鳳兒一怔。她更猜不透他這趟來所為何事。

 見公子波瀾不驚地微點下頭,胡之源略感意外,沉沉嗓子又對鳳兒道:“你既視我為友,那麽可否願幫我一幫?”

 公子再次搶話:“你既喚我聲叔叔,也確是我故人之子,有話不妨直說。”

 而後胡之源半晌未應聲,鳳兒最受不了話說一半,便問:“我能幫源源什麽?”她以為諜人身份被他知曉,他所求之事與此有關。

 胡之源起身開門四下瞧瞧,回來坐得端端正正,先是歎一口,“蝶園三教九流匯集,或許你們已有聽聞,我父皇在遺詔裡說哪位皇子將雲夢裡納入大嶽誰便是新君。”

 公子點頭道:“確實聽說過。”

 接著胡之源沉吟片刻似掂量什麽,最終鼓起勇氣開口。

 “我大哥已經拉攏文臣武將,大肆籌劃如何攻佔。我不願坐那帶刺的龍椅,卻也不想為人魚肉。我想搶先拿下那塊地方,回頭隻稱不是帝王材料,皇位大哥坐,既顯出我能耐又博個賢良的名兒,帶母妃和月鹿宮一眾安度余生。”

 他說這些大抵跟當初艾成蕭所言一致,區別是更深了些。鳳兒感慨他竟願與自己坦言至此,也替他為難,揣著明白裝糊塗,擺出一副茫然狀。

 “這跟我有什麽關系呢?”

 胡之源很想攬上她腰,將臉貼上去撒個嬌,然公子在這,他不敢,遂把臉埋起來小聲道:“兄弟裡二哥最疼我。他在東燕為質多年,娶了你親姑母,恩愛甚篤,開枝散葉,早不當自己是大嶽人。令尊待他甚好,將落星河流徑城郡給他們夫婦管轄,而落星河源頭正是雲夢裡。”

 鳳兒吞口唾沫,“跟我無需繞彎子,還請源源說得再直白些。”

 那對清澈眸子抬起來,對上兩雙咄咄的眼睛。

 “我會傾盡全力去爭,奈何勢單力薄。二哥許諾為我牽線找擎帝討地,可我認為割地這麽大的事不是他一位妹夫做說客搭橋能成的。”

 公子破天荒對他親藹:“你是想借她之口與擎君討?”

 胡之源使勁兒搖頭。

 “非也,是此事一旦落敗,我與二哥暗中聯手便瞞不住大哥。他動不了擎帝的妹夫,但能動我,捏造個通敵謀反帽子扣下來,將是整個月鹿宮的滅頂之災!屆時正妃興許有命被遣送回北戎,可我母妃和側妃以及側妃們的母家……倘若真有那一日,我便索性真做一位叛國皇子,哪怕被大嶽千夫所指,也要保月鹿宮所有人平安,帶他們另尋容身之處!”

 鳳兒想他所說的容身之處應該就是東燕。投奔二皇子是他選定的退路,而東燕能不能容下別國叛臣,要看李光擎的態度。

 她稍作思量,如實道出心中所想。

 “源源,眼下我無法確定能否幫到你。之前與你說過,爹我認了,可我與擎君隻吃過一頓飯,不知有無開口求的資格。況且現如今他人不在龍州城,具體雲遊到大嶽何處無人知曉,何時再相見更是沒準兒。他來大嶽除了尋親,還計劃親自恭賀新君繼位,估摸他再現身,也是聽到大嶽新主已定的消息才趕過來。”

 這些胡之源不是沒想過,可說出去的話覆水難收,恨自己無能,在喜歡的姑娘和她情郎面前示弱不算,又奢求她給予幫佑,實在太不夠爺們兒了!

 “我很沒用是不是?”

 他臉埋得更深,語氣甚是無助。

 鳳兒不知如何答對,扭頭看公子,見他咯咯咯笑幾聲,伸手搓搓胡之源後腦,嚇得他往後一縮身子。

 “今兒我算看清了,傳聞中的廢物皇子是裝的,實則有膽子想扮豬吃老虎。你懂韜光養晦,不癡心權利,寧願背負罵名也要保護身後的人,哪裡無用,實乃大丈夫也。”

 見了鬼了!

 胡之源本以為公子會惱,斥他身為皇子卻窩囊,無能也罷,還來尋花樓相好的幫忙。這沒挨罵反得頓誇,胡之源懵得很,也有點怕,摸不清這套漂亮皮囊裡頭埋著什麽心思。

 鳳兒也不明白,靜靜看著他倆,等書接下文。

 果然公子不會白白誇人,只是他接下來的話,把倆小家夥都嚇傻了。

 “你可知咱們眼前的玲瓏剔透小花魁、東燕流落大嶽的長公主,實為衛家後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