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蝶園驚夢(NP)》第255章 爽約
終於熬到拆頸撐的日子,胡之源樂得活似要登基!

鬼知道這些天他怎麽挺過來的,吃飯喝水沐浴穿衣皆困難便罷,睡覺也不許用枕頭,每天起床腦袋都像被人敲一悶棍的難受!

為哄娜沐高興,他特意陪她用膳,結果喝湯時撒了一前襟。娜沐實在沒憋住,笑噴了飯。

胡之源又羞又惱,“就知道笑,忘了你水喝不到嘴的時候我怎伺候你了?”

娜沐捂著肚子平複半天,拽凳子湊到他跟前端起湯碗,“沒忘沒忘,妾身這就伺候回來。”

就這麽舉案齊眉過了三五天,期間娜沐畢恭畢敬,王妃的端莊捏得穩穩的,從前那匹榨汁不要命的小母狼仿佛另有其人。這倒讓胡之源納悶,想她是轉了性子決定順其自然啦?還是善心大發不忍趁人之危?亦或是不願再強求,等他主動?

那主動一下試試。

老天爺故意耍他一般。

他剛決定晚上去娜沐房裡睡,姐姐的母家兄弟便來探望。談話間看似埋怨她對夫君照顧不周,未盡人婦之責,實則小祿都聽得出是在催她肚子趕緊爭氣。她們家在龍州城勢力不大但也有些實權,胡之源不敢怠慢,當晚即宿她房裡,耕耘通宵,狠撒幾袋種子。

這就需緩兩天不是。

差不多將將緩過來,他把書房裡的春畫翻看個遍,挺著支楞高高的褲襠去找娜沐,不料中途被妹兒扯進屋,非要給他看樣好東西。他掩著褲襠耐性坐等,誰知妹兒飛快把衣衫脫盡,白細細的小嫩身子上是珍珠串成的衣裳。與其說是衣裳,不如說是罩了張網,窟窿還挺大,兜不住她小小的奶子,更蓋不住幾乎無毛的肉丘,一串珠兒卡進肉縫,腿根一片亮晶晶。胡之源根本遭不住,褪了褲子便衝了上去,次日才出房門。

等他養足精神再去找娜沐,她正端著碗紅糖薑水喝。他當即明白,娜沐月信來了。

胡之源霎時沮喪透頂!人家想要時他不願給,他想給了,人家又不能要。

“殿下怎麽了?”娜沐看出他不高興。

胡之源也沒藏心思,“人家想盡盡為夫職責,天癸星偏給使絆子。”

娜沐麥色臉皮透出點紅,低頭道:“來日方長。”

來日何日不知,胡之源拆頸撐的日子到了,而他想到這天能出宮見到鳳兒,月鹿宮三朵金花登時忘到腦後!

這日娜沐親手端著早膳來找胡之源,他卻不見蹤影,小祿也不在。她逼問伺候梳洗的小婢才知,這家夥一大清早便跑了,說是去醫官府裡複診。

堂堂北定王,複診還需親自去醫官府上?娜沐自然不信,隨即把腰牌給從小跟在身邊的侍女,讓她速速出宮,一旦發現胡之源的影子,務必盯緊了,看他都去哪兒。

娜沐有出宮腰牌這事胡之源根本不知道,因為他壓根沒關心過。娜沐也聽徐春菱的勸,沒對任何人說,包括側妃們,說是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是這麽個不時之需。

似走背字,胡之源注定失望連連。

鳳兒並沒按約定的時間出現在醫官府裡,巴巴等許久也不見人來。小祿見他愈發焦灼,佯裝自語說鳳姑娘怎還不到,這時醫官才為難地說,“昨日鳳姑娘差人捎信,說九玄堂的方晉已為她診過,便不來勞煩老夫了。想那方晉乃一代神醫,老夫也就……還以為四殿下知道這事。”

他知道個鳥蛋!

顧不得醫官叮囑不許劇烈跑動,胡之源撒丫子就往外跑,一步跨上馬車揚鞭開奔!

可苦了小祿,一路在後面追趕,邊跑邊喊:“主子主子!您等等小祿啊!”

而胡之源好像聾了。

鳳兒爽約,公子讓的。

前一日他領她去找方晉,說看看好差不多就拆了吧,再吊幾天怕是筷子都忘了怎麽使。

鳳兒按著不許,“我都跟源源約好了,明日去那醫官府裡拆。”

方晉呲笑,“源源?叫得可真親!你是信不著叔叔我啊,還是惦記見那俊俏四殿下啊?”

這陰陽怪氣換來鳳兒一計小拳!

“你想哪兒去啦,只是我既答應人家,不去豈非言而無信?”

公子完全不理她,給方晉使個眼神,“我讓你拆,你拆就是。”

架不住兩個男人左右夾擊,鳳兒除了狠剜他們兩眼,只剩任人擺布。

胳膊重回自由的舒暢還是讓她露了笑臉,一下一下試探著甩,嘴裡嘟嘟囔囔。

“那…明天源源見不到我怎麽辦呢?”

公子撇了下嘴,“誰說他見不到?在醫官那兒他沒見到人,自然會跑蝶園來見。”

方晉擼起她腕子,挖一塊豬油膏細細抹著,搖頭晃到道:“看吧,在這等著呢。咱家沈大美人兒是想在自己地盤、自己眼皮子底下,瞧瞧那小家夥對你能執著到什麽份兒。”

鳳兒詫異看向公子,他倒轉臉往外頭瞧,話也一下扯遠。

“現在你無需忌口了,咱仨去那家東燕辣魚館嘗嘗如何?”

一聽吃的鳳兒來了勁,扯著他倆大步向外衝,引得路人竊笑不已。

巧不巧,跑堂將三人引到當日艾成蕭坐的位置。鳳兒坐下來便說起前幾日在這兒偶遇艾成蕭和吳風婷,被邀請又被潤娘推脫的事。

方晉抿抿唇須道:“說來確實許久未見我這徒兒了,不知是美妾在側無心其它,還是真軍務纏身。”

說罷他偷瞄鳳兒,盼從她臉上嘗出點酸味。他從沒見過她吃醋的樣子,故而才拿話逗趣。

鳳兒叭叭點菜間隙回應他:“我倒更希望他是郎情妾意而無心其他,至少他高興,若是因軍務而脫不開身,那說明天下不太平,是大大的事嘍!天下若不太平,不免人人自危,那時誰還有閑心閑錢來園子消遣,我們可就要喝風去了。”

方晉剛要開口,掌櫃的過來對鳳兒說架子上的蜜餞點心可隨意取來吃,不要錢,她抬屁股便跟過去挑。

看著她樂顛顛的背影,方晉悠悠歎道:“好像又長大了些。”

公子偷偷蹬他一腳,滿眼看透他心的狡黠。

“你想看她吃乾醋,誰都不能夠,除非我有別人。”

方晉瞪他一眼。

“滾!”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