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蝶園驚夢(NP)》第181章 戲他(H)
若算次數,公子後庭比陽物折舊,他此生大部分性事發生都在宮裡,與他交合之人九成是暄帝。

離開皇宮後,再無人敢動公子的身,不論是教新人,還是拿他們泄火,亦或跟鳳兒交歡,他總是攻擊的一方,射得再爽再痛快,都解不掉後庭深處被勾出的癢。這少年時被各路淫藥調教出的風騷身子,公子此生怕再也甩脫不掉,無法消解時便自行處置,只是此事無人知。

甭管因何而起,他仍是喜歡玩那裡的,不願明說也沒必要明說罷了。

敢玩他那處的女子,鳳兒是頭個。早先被她如此使過一次壞,公子沒忘,個中歡愉複雜到無法用隻言片語歸攏。

舒服是極舒服,羞恥也是極羞恥,舒服源自她,羞恥也是。

今兒鳳兒又來這手,原以為公子會抗拒幾回合。她巴不得他抗拒,想看他羞臊著漂亮臉蛋掙扎求饒,又求饒無用只能無奈承受的可憐樣,太騷了,她喜歡!

上回眼見他摳挖後庭自瀆而確信他這處能玩得,大膽放肆嘗試,所獲甚好,這回鳳兒把攻擊升級,騎他身上,鉗製手臂,壓緊腿腳,讓身下的玉白男身如同隻蒸熟了的螃蟹,曲腿大開下體,她可暢通無阻探進秘境大門,玩弄穴內軟肉。

可是怪了,公子居然毫無掙扎之意,反而兩腮緋紅,蕩著兩汪水瞳,舌尖唾汁蘸濕叫乾的唇角,浪浪吟了聲:“再深點……”

騷,浪,卻不賤。

公子故意的,今兒他歡喜,羞也不要了,臊也不顧了,只要她玩得盡興歡暢,多羞恥的姿態他都擺得出來,多淫蕩的動靜他都叫得出口。指甲剮蹭劃痛一點無妨,腿壓得太開幾欲抽筋也沒事,只求她到過癮,玩到滿足,他便無憾。

鳳兒手上功夫皆是公子傳授,現物歸原主,向深探至手指沒根,稍向上一勾,隔肉抵上一相對較硬處,每用力壓點一下,硬挺貼在下腹的陽物頂縫便吐出一口清亮汁液,滴落上小腹,隨著陽物上揚,抻出段段銀絲。

左右公子妥協,眼見著享受於此,鳳兒松開鉗製他的手,握上那柄粉如意,跟後庭手指抽插節律一致,來回揉捏擼動,至龜冠處用力捏捏,發覺它又大了些。

“公子告訴我,是現在更硬?還是操我時更硬?”

“現在……”

“喜歡嗎?”

快說喜歡,快點!

想要的答案鳳兒沒聽到,倒聽來更讓她噴火的。

“再送一根進來……”

公子說著,主動把屁股向上抬了抬。

鳳兒登時恨自己不能當場長出根陽物,皮子是黑是白是紅是紫無所謂,像艾成蕭那般粗大就好,把公子這條小白魚翻過面壓實了,掰開臀瓣頂送進去,不操他喊自己娘親絕不謝幕退場!

真陽物鳳兒是長不出了,公子教習時所用的假陽物放置何處她也不知曉,即便知道她眼下也舍不得放開他起身去找,抽出裡面那根手指一瞧,上裹一層晶亮。

“你後面會出水嗎,怎像女人一樣濕?”

她有空好奇,公子沒空等她,那股酸意憋在下腹難過,又挺了挺盆骨,催促她快點進來。

二指並齊,直探龍穴,公子雙手扳著頭頂椅背,拚命拱挺脊梁,似白白彎彎一月牙,小白兔子騎在上頭,擼著硬處,搗著軟處。

馬眼又是幾股透明液吐出來,公子叫聲愈發蕩了,哼哼到鳳兒聽著便下體成河,無需操乾也倍覺酥爽,手裡動作再度加快,不足二十個來回,就聽他顫音一串飛出口,龜頭暴脹,肛口緊縮到想把手指抽出來都不成,他要射了。

也不知哪兒上來的壞水,鳳兒又想一損玩法,明知他要射,偏拇指按緊了馬眼,感受那小口子不斷猛烈張合,看公子難忍到擺腦袋,滿頭青絲四散,嗚咽求她:“讓我出來!快讓我出來!快死了!要死了!”

拇指移開,霎時躥出一支水白箭,又猛又遠,竟掠過軀乾,讓他被自己射的精水糊了個粉面凌亂。

一溜透白順著下巴直直延伸淋至鎖骨中間,兩滴掛在唇角。

等他射盡,須臾後松開後庭肌肉,鳳兒手指終得解放,卻不拔出來,又勾挑兩下。

“是不是我再玩還能射出來?”

她想再玩,公子不肯,但說了錯話,“你想看我把尿射出來噴你一身麽?”

“想!”

說罷鳳兒再欲動手,公子驚慌得像遇采花賊的小媳婦,左右扭躲抗拒,連連求饒:“你相公眼前正冒金星呢,今兒先放我一馬,又不是以後沒得玩!”

他說以後有得玩便好,來日方長,鳳兒有的是時間看他還能浪成啥樣。她算滿足了,心中多日鬱結隨著淫液精水全放出去。

松開公子胳膊腿,鳳兒貓一樣撐俯他身上,自下而上舔舐他頸邊鎖骨處白精,湊過臉去,張嘴在他唇角一嘬,把掛在此處的兩滴也卷掃入口,稍一挪蹭貼上唇,給他一個甜澀的吻。

“自己的味道如何?”

“不及你的水可口。”

二人再無話,交疊擠在一處耳鬢廝磨。

公子先回歸清明,拍拍鳳兒問:“對了,你何事求我?”

這鳳兒才緩回神兒來,玩得太過癮把正事忘了,可也忽而覺著不好說出口,支支吾吾。

“有話直說,我說過,你什麽要求我都答應。”

定心丸吃下,鳳兒把雲麒所願道出,不想公子真的乾脆點頭。她不可置信,狐疑問他:“怎答應這麽痛快,都不像你。”

她驚惑參半,公子又道:“不像我無妨,做你的人、聽你的話就對了,何事都不及你願與我和好要緊。雲麒想,錦兒沒意見,我成全一下又如何,再說雲麒沒少給園子掙錢,賞他點好處在理,錦兒睡他,誰也不吃虧。”

說完公子敲下她額角:“雲麒和你連相,隻當錦兒睡你了吧,上次那事,我過後想想也蠻有趣!”

鳳兒旋即起身急著去給錦哥兒傳話,公子一把摁住她手。

“雲麒後天才走,明晚再做錦兒的人也不遲。你才喂你相公一頓,這就去忙活旁人被窩裡的勾當,豈有此理!”

“那你想怎樣?”

“今晚你不許出去,陪我,明兒我親自去告訴你的錦哥哥。”

如此鳳兒整晚未從公子房裡出來,也沒人給雲麒和錦哥兒傳關雎館的話。

一個佇立朗月堂躺下,噙著暖酒,不時巴望公子房門,又瞄去下人房方向,直到夜深才輕歎回房。

一個裝作無事發生,在歡喜廳照常忙活,眼神總往大門口飛,終於等來一個半大小子在門外朝他招手,他忙奔過去。

小子把懷裡包袱掀開一角,“錦大哥瞧瞧,你要的是不是這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