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70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五】

「來吧來吧,開始吧。」

「Que se alejen los demonios。」

「你說這些咱們這裡的鬼魂聽的懂嗎?能不能入鄉隨俗。」

……

又一次。

黎莘抖了個激靈,渾身的瞌睡都跑空了。

眼見四人團團圍坐在一起,遊戲的地點從客廳到了院子,時間也從下午變成了上午。

她只覺得荒謬至極。

如果說他們在不停的重復著這一天,為什麼每一次都會有不同的變動呢?

第一天,他們出發野餐,回來後晚上進行了遊戲。

第二天,他們在下午進行了遊戲,晚上出發「野營」。

今天,他們的時間變更到了現在。

那麼明天,他們又會怎麼做?滕然所說的不能出門,是否和他們有關係?

她越來越迷惑了。

黎莘不想暴露自己,就小心翼翼的放平了呼吸,透過窗戶這一條縫隙觀察著外圍。

能看到的範圍有限,正對著她的是高子毅的後背,因此將孔嘉文遮的嚴嚴實實的,左右是武蕊昕和郝安安,只能隱約瞥到側顏。

桌上的燭火被風吹拂搖曳,燭淚一滴滴的淌落下來,聚在了蠟燭的底端。

明明陽光正烈,卻點了蠟燭。

「那麼,我們要問什麼問題呢?」

高子毅壓低了嗓音道。

武蕊昕和郝安安對視了一眼,忍不住笑了,笑聲從細碎變為尖銳,直至刺耳。

就在黎莘忍不住想用手堵住耳朵的時候,武蕊昕和郝安安若有所感似的,幾乎是同時偏過了頭,將目光對準了她的那條縫隙。

她們的笑容定格在臉上,唇角的弧度僵硬而扭曲:

「莘莘,來玩呀。」

————

黎莘忽然坐了起來。

大腦有瞬間的空白,就連面前的擺設都變得陌生了許多。

她猛的噴出一口氣,胸口上下起伏,額際脹痛,只能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和急促的喘息。

房間里很安靜。

黎莘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伸手在枕邊摸索出手機,解鎖之後,最上方的時間與日期赫然在目。

2019年,8月13日,23:55

也就是說,她這一覺從早上睡到了午夜。

那麼剛才的一切都是夢嗎?

黎莘眉心突突的跳,她捏住自己的手腕,狠狠的掐了一把腕間的軟肉。

疼痛瞬間襲來。

僅憑如此還不足以讓她安心,她翻身下床,在桌上找到了自己吃剩的麵包和水,確認早上與郝安安的偶遇不是做夢。

黎莘扶著桌子坐下來,深濃的夜裡,唯獨床邊的台燈還亮著,淡淡的暖黃色,給人……

不對!

她根本沒有開過燈!

黎莘驚慌失措的站起來,倉促間打翻了桌面上未擰緊的礦泉水。

「咚」的一聲,水瓶倒在桌面上,水流爭先恐後的湧出來,很快覆蓋了她的手機,讓黎莘猝不及防。

即使她用最快的速度把手機擦乾了,手機屏幕還是維持在了黑屏的狀態,無論怎麼啓動都沒有反應。

她內心湧上一陣強烈的挫敗感。

沒有手機,代表她能和滕然聯繫的唯一方式也被切斷了,現在的她甚至不能確定這個房間是否還安全。

她捏住胸口的玉牌,緊緊咬住下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