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7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二】

同樣的座位,同樣的姿勢,同樣的通靈板和蠟燭,唯一不同的,就是現在是下午,而不是晚上。

黎莘默默退了一步:

「不了,我去睡一會兒,晚上不是還要野營嗎?」

天知道,她費了多少力氣才穩住自己顫抖的嗓音。

滕然站在他們身後,在他們看不見的角度,對黎莘招了招手。

「這樣啊,那也沒辦法。」

高子毅聳了聳肩,不見失落,而是興奮的拉著其他人道:

「來吧來吧,開始吧。」

—— 「Que se alejen los demonios。」

—— 「你說這些咱們這裡的鬼魂聽的懂嗎?能不能入鄉隨俗。」

……

黎莘步履僵硬的走了出去,和滕然一前一後,離開了這裡,回到了東廂房。

滕然緊緊的闔上門。

「這到底,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心中的驚疑都快炸了鍋,焦躁不安的在房裡里來回踱步。

滕然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先問了一句:

「那個玉牌,你還帶著嗎?」

黎莘聞言,點點頭,立刻把揣在口袋里的玉牌拿了出來。

她從昨晚帶回來,一直到換了衣服都沒敢忘。

滕然神色稍緩,起身去行李箱里翻找出一條紅繩,接過她的玉牌,串起來後,為她戴在脖頸上:

「你記住,如果我不在你身邊,你就待在這裡哪兒都不要去。」

「不要去和他們爭辯時間,你只要配合他們,假裝你也是其中之一就行了。」

玉牌觸手溫潤,貼在心口,驅散了些許寒意。

黎莘伸手輕輕摩挲著,眉心微蹙:

「你……一直都知道嗎?」

她想起初見滕然時的種種表現,還有他多次提出送她回去的建議,不由好奇。

滕然撫過她肩畔的長髮,低低道:

「我之前說過,你不該來的。」

黎莘抬眸望他:

「那我們現在還能走嗎?」

滕然搖了搖頭。

即便有了心理準備,黎莘還是失落不已。

當然,她想退縮這是本能反應,實際是任務未完成之前,她走不了,也不能走。

「今晚要和他們一起出去嗎?」

黎莘想到這迫在眉睫的問題。

滕然聞言,不由輕笑了一聲,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他的笑容,只可惜太過譏諷,多少破壞了美感:

「他們出不去的。」

有那麼一瞬間,黎莘都要開始懷疑,將他們困在這裡的,就是面前這個男人。

不過很快,她就甩甩頭,把這個莫名的猜測拋在了腦後。

又在胡思亂想了。

————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

每次入夜,黎莘都會變得心驚膽戰。

她不知道孔嘉文幾人下午玩的如何,也不想知道。

但她不能忽視屋外的嘈雜之聲。

滕然在傍晚時出了門,臨走前特意叮囑她待在屋子里,她現在獨自一人,在這般場景下,難免害怕。

因此只扒著窗戶的縫隙,偷偷的觀察外頭的動向。

月色朦朧,院中散滿銀輝,孔嘉文,高子毅,郝安安,武蕊昕站在一起,身上或多或少都背了背包,裝著帳篷和戶外必須的物品。

他們有說有笑的討論著野營的地點,壓根沒有發覺黎莘和滕然的不在場。

黎莘屏住了呼吸。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