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71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六】

「篤篤篤——」

就在黎莘兀自懊惱的時候,房門忽然被人叩響。

她本就如驚弓之鳥,現在更是被唬了一跳,雙手下意識的攥緊玉牌,死死閉緊了嘴巴。

門外的人見她沒有反應,耐著性子又叩了三下:

「黎莘?是我。」

滕然的嗓音在門外響起,

「我回來了。」

他的語氣如此熟悉,對於飽受精神折磨的黎莘來說,無異於天籟之音,她幾乎想要立刻打開門,撲進他的懷裡。

可是她不能。

她還沒有被喜悅衝昏了頭腦,滕然並未明確說明什麼時候回來,但他說的出門禁令,一直持續到明晚。

門外的,究竟是誰?

「黎莘?」

滕然又喚了她一聲,叩門的動作變得有些急切,

「你不用害怕,真的是我。」

黎莘慢慢的,一步一步挪到了門前。

這裡的木門是老舊的樣式,上方是一層彩色的磨砂玻璃,黎莘能看清門外模糊的人影,但具體是不是滕然,她無法分辨。

「黎莘?黎莘?!」

久問無答以後,他變得不耐了起來,

「你相信我,我是滕然啊。」

黎莘就在門前的幾米處停下了腳步,她沒有開門的意思,渾身的神經都緊繃著。

門外的滕然安靜了下來。

就在黎莘以為他等不到回應,已經準備放棄的時候,木門猛的一顫,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

「咣咣咣!」

無比猛烈的砸門聲,帶動著兩扇木門都劇烈的顫抖,門沿上的灰塵撲簌簌的落了下來,嗆的她紅了雙眼。

她心口險險停了一拍,趕緊後退,縮進了床榻,用被褥裹住冰涼的身體。

「黎莘!黎莘!黎莘!」

「黎莘!!」

「滕然」開始怒吼,原本低沈的嗓音,在一次又一次的嘶喊下,逐漸混雜了刺耳的雜音。

像是揉進了女人,孩童,男人,老人,無數重錯綜複雜的音調,彷彿門外的不是一人,而是無數死去的亡魂。

他們叫囂著要衝進來,奪去她的生命。

台燈開始忽明忽暗的抖動,屋內的光亮逐漸黯淡下去,黎莘用力的捂住雙耳,默念著她唯一記得的經文。

這樣的痛苦一直持續到天際發白。

黎莘的後背被汗水浸透了,嘴唇被咬的失去了血色,不難想象,她現在的雙眼應當是布滿了赤紅的血絲。

鳥鳴一聲後,木門停止了抖動。

那些哀嚎和尖叫也在瞬間消弭無蹤,一如它來時的突兀。

黎莘緩和了好一會兒,確定周圍真的沒有動靜了,才僵硬的放下了雙手。

她掀開被子,雙腿被壓的發麻,根本無力行走。

天亮了。

昨晚自動關閉的台燈忽閃了兩下,突然亮了起來。

黎莘拿起手機,發現屏幕已經恢復了正常狀態,只是電量很低,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

她有一條屬於滕然的未讀信息:

千萬別開門。

果然。

黎莘筋疲力竭的仰倒在床榻上,她累極了,眼皮重的直打架,但是壓根不敢再睡著。

她不知道夢中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如果被控制著開了門,或許不用等到滕然回來,她就成為老宅中的一份子了。

真正的一份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