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72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七】

黎莘不知自己該怎麼熬過這一天。

她的神經就像是繃直了的弦,無時無刻都在提心弔膽,沒有哪怕一秒是可以放鬆的。

她不敢聽門外的動靜,也不想再關注郝安安等人究竟在做什麼,說一句實話,她現在都不確定,他們究竟是人是鬼。

她用自帶的食物飽腹,這裡還有半箱礦泉水,勉強可以維持住她的需要。

——前提是滕然能早點回來。

不然,她就真的只能出門搏一搏了。

今晚是黎莘給自己,給滕然定的最後期限,過了今晚如果他還沒有回來,無法聯繫她,那麼她就會選擇自行解決。

不管結果如何。

夜幕在黎莘的忐忑中緩緩到來,院子里已經一天都沒有動靜了,這並不符合前幾日的狀態。

或許正如滕然所說,今晚會出事。

黎莘累極了,也倦極了,上下眼皮直打架,她繃了一整天都不允許自己睡著,到了現在,已經疲憊不堪。

她開始隱隱的後悔為什麼不眯一會兒。

天色漸暗,周圍的溫度開始變得溫涼。

黎莘縮在被子里裹住全身,只露出一雙布滿了血絲的眼,眼下青黑一片。

她時不時的拿出手裡看一看,每一分每一秒對於她來說都是煎熬,滕然依舊沒有回復她的信息,信號也始終時有時無。

黎莘伸手掩住唇,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窗外的風吹的沙沙作響,葉片摩挲,發出細碎的,溫柔的聲音,對於現在的黎莘來說,無異於是最好的催眠曲。

她混混沌沌的呆坐著,腦袋一磕一磕,彷彿下一秒就要睡死過去。

事實上,她已經困的不清楚自己在夢中,還是清醒著。

今晚無月,雲霧繚繞。

————

「黎莘,黎莘?」

熟悉的嗓音在耳畔響起,男人輕推了推她,將她從睡夢中喚醒。

黎莘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眼前晃動的身影虛幻一片:

「唔……滕然?」

她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滕然撫了撫她的發絲,嗓音是前所未有的溫柔:

「是我,我回來了。」

黎莘瞬間清醒。

她睜大了雙眸,用力的闔了闔目,似乎不敢相信他是真實存在的:

「你先等等,」

她仍舊沒有放鬆警惕,昨晚的「滕然」給了她無比深刻的印象,

「你還記不記得,你跟我說過什麼?」

她默默攥緊了手裡的玉牌,重逢固然驚喜,卻不至於衝昏她的頭腦。

滕然見她如此防備,並不介意,而是耐心的解釋道:

「我讓你今天不要開門,但我是自己進來的,這麼說,你還懷疑嗎?」

黎莘聽完,覺得他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便問道:

「你這幾天究竟去哪兒了?」

他看上去有些風塵僕僕,發絲凌亂,神態算不上精神。

滕然牽著她起身,掌心微涼:

「我去取一些東西,和這座老宅有關,現在東西已經拿到了,我該帶你離開了。」

他脫下外套裹在她身上:

「走吧,別被發現了。」

黎莘一愣:

「現在就走嗎?可是……」

還是深夜啊。

滕然眼中浮現幾分凝重之色:

「越早離開越好,這裡不能再待下去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