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0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五】

黎莘本想埋怨他幾句,然而當她抬頭欲言,和滕然對視的時候,她立刻發覺了他的不對勁。

「你的臉……」

她趕緊起身,顧不上撣身上的灰塵,伸手去夠他的面頰。

滕然的皮膚本是白皙通透的,如今卻似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陰翳,她清楚的看見他頸部的脈絡隱隱發黑,一直蔓延至下頜角。

那層黑氣攀爬上臉頰,如同墨筆勾勒的詭異紋路。

滕然身子輕顫,暈眩之間,險些踉蹌著摔在地上。

黎莘忙要去扶他。

她直覺滕然的異常和附身在自己身上的鬼魂有關。

「別過來!」

滕然甩開她,步步後退。

黎莘心中焦急,第一反應是詢問系統原因,可是每到關鍵時刻,系統就會把裝死貫徹到底。

毫無回音。

她深吸一口氣,努力控制著自己穩定情緒,回憶起剛才的一切。

她被附身了——吃了滕然豆腐——他們接吻了——他把玉牌塞進……

對了,玉牌!

黎莘雙眸一亮,一把抓過桌上的玉牌,徑直衝到滕然身前:

「這個,這個能不能幫你?!」

她著急的把玉牌塞進滕然手裡,被他粗暴的推開後尚不死心,想要按照先前的模樣,讓滕然把玉牌含進口中。

可是他反抗的太過劇烈,她不得不壓坐在他腿上,艱難的掰過他的臉頰。

玉牌在他唇邊磕碰,他咬緊了牙關,只能聽見兩者相撞的清脆聲響,連嘴角都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黎莘憋紅了臉,怒道:

「滕然,你張嘴!」

她的指甲在他臉上留下了刺目的紅痕。

兩個人僵持許久,久到黎莘的雙臂都麻木了,滕然依舊是不願妥協的模樣。

更甚者,他漸漸的壓制住了黎莘。

「我說了,別過來。」

他一字一句道,

「你聽不懂嗎?!」

他方一開口,黎莘的背心就湧起了一陣涼意。

不,不對勁。

「滕然……」

「住口!」

他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嚨,五指緊握,稍一用力,就能輕鬆的擰斷她脆弱的脖頸。

黎莘被迫仰起頭。

滕然俯身下來,雙目赤紅,爬滿了猩色的血絲:

「為什麼要招惹我?」

他低吼著質問,體溫猶如燒紅的烙鐵,燙的嚇人。

黎莘無力的抓住他的手腕,呼吸困難:

「你……你清醒……清醒……一點……」

她這是造的什麼孽,被鬼嚇,被鬼掐脖子,被鬼附身就算了,現在還要被滕然做同樣的事情?

她招誰惹誰了?!

「我很清醒。」

滕然將額頭貼在她額頭上,發間的水珠沿著她的頰側滾落,濡濕了她的衣襟。

黎莘抬起跨在他身體兩側的腿,試圖進行最後的反抗。

然而那拼盡全力的最後一腳還沒來得及蹬出,她的世界就是一陣天旋地轉,瞬間變幻了場景。

身體被滕然重重摔在堅硬的青磚地上,後腦勺磕的生疼,有那麼幾分鐘,她的大腦是空白的。

與此同時,脖頸處和身上的壓力也徹底消失,他跌跌撞撞的爬起來,趔趄著撞開了房門,悶頭衝進無邊的夜色之中。

黎莘按著腦袋,吃力的扶著凳子穩住身體:

「滕然!」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