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2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七】(H)

寬大的手掌掩住了口鼻,將她的呼喊都盡數隱去,只余下模糊不清的支吾聲。

黎莘的後背撞在粗糙的樹幹上,滕然頎長的身材,在此刻帶來了極為逼仄的壓迫感。

長裙被掀起,伴隨著呲啦壹聲響,身下拿小小的壹片布料被粗暴的扯開,零落的散落在地上。

黎莘的指甲隔著衣服,深深嵌入了他的肩膀:

“唔唔唔!唔唔!”

她瞪圓了眼,身子劇烈的壹顫。

疼。

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滾燙粗碩的男根強勢的刺入了她的身體,甬道尚且幹澀,撕裂般的疼痛從下身輻射至雙腿。

腿根處濕濕的,有什麽溫熱的液體湧了出來。

嘀嗒,嘀嗒。

粗重的喘息在她耳畔徘徊,滕然壹只手緊緊箍著她的腰肢,壹只手反剪住她的雙手,面上的神情既痛苦,又殘忍。

他狠狠的甩了甩頭,牙關咬的喀喀作響,似乎在和自己較勁。

黎莘疼的眼眶濕潤,但正是在這個時刻,這樣的疼痛,反而讓她混沌的思緒清晰了許多。

以滕然原本的性格來說,他決計不會做這樣的事,不然他大可以在女鬼誘惑時就順水推舟,沒必要等到現在。

結合今晚他壹系列的異常舉動,她隱隱約約的有了想法。

會不會是某種東西,刺激到了他的情緒,將他心中的欲望無限放大,壹直發展他無法控制的程度?

“走……走……”

滕然嘶啞著嗓音,渾身的肌肉都緊繃著,他體溫高的嚇人,汗水浸濕了他的發絲,濕淋淋的粘在額前。

他像是用盡了全力,才顫抖著挪開了控制住她的雙手。

黎莘望著他過分猙獰的神情,又想起這兩日同他的相處,深吸壹口氣,沒有遲疑太久,就下定了決心。

反正都這樣了,痛壹下是痛,索性把事情做完。

把欲望發泄出來,他說不定就能恢復正常了呢?

思及此,黎莘咬咬牙,不僅沒有趁著這時間逃走,反而張開了雙臂,緊緊的摟住他:

“沒事的,我陪妳。”

她自詡不是個聖人,沒有太多仁慈之心,如果今天站在這裏的不是滕然,是孔嘉文或高子毅,她絕不會豁出自己來救人。

更別提,她連結果是如何都不清楚。

滕然的吐息十分灼熱,心跳亂的失了序,黎莘攀著他的肩膀,努力適應他在自己體內的存在:

“沒事的。”

她輕輕拍撫著他的後背。

滕然喉間逸出低低的悶響,僅存的理智本就已經所剩無幾,在她的主動下,連最後壹絲清明都消失不見了。

他挎起了她的雙腿,纏在自己腰上,就這麽抵著樹身,用力撞擊著她的身體。

黎莘痛的咬住了下唇。

起初,他的動作是莽撞而兇狠的,根本沒有顧慮到她的感受,只是單純的橫沖直撞,仿佛在尋找可供他宣泄的出口。

黎莘雖不好受,但在自己不停的心裏建設下,身體漸漸放松了壹些,也沒再疼的那樣厲害。

當然,可能是她已經神經麻木了。

“慢,慢慢來。”

黎莘軟著嗓音,就像安撫受驚的動物那樣,耐心的,溫柔的安撫著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