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59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四】

滕然抓起薄毯蓋在她身上,神色恢復平靜:

「什麼都沒有。」

他翻身下榻,撿起地上凌亂的衣物,放在黎莘的身邊:

「我去洗漱。」

他沒有再提方才發生的事,怕黎莘和自己都陷入尷尬的境地,因此不如當什麼都不曾發生過。

黎莘的太陽穴一跳一跳的抽疼,聞言只低低應了聲,腦中的思緒混亂成一團。

滕然先行進了浴室。

這裡的浴室也是改造過的,花灑浴缸一應俱全,滕然脫了衣服,徑直站在冷水下,從頭澆淋到腳。

夜間的溫度其實很低,冰冷的水珠淋在身上,都能激的人打個哆嗦,他卻像毫無知覺似的,任由冷水衝刷著身體,平息體內無端的燥熱。

不應該的。

他明知她是被附身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對她產生其他的綺念,然而身體的反應誠實的過分,讓他很難無視。

滕然用力抹去臉上的水珠。

他衝了有十分鐘之久,出來的時候黎莘已經把衣服都穿上了,只長髮還有些許凌亂。

她手裡捏著滕然推入她口中的玉牌,細細的摩挲著。

滕然合上門,發出一聲輕響。

黎莘立刻抬頭望他:

「你沒事吧?」

她直起身,關切的走到他面前。

燈光微醺。

淡淡的暖色中,她的容顏被朦朧了輪廓,彷彿鍍上一層模糊的柔光,緩和了眉眼間的艷麗,比平日更來的嫵媚多情。

滕然心口微頓,有些失序。

黎莘見他呆呆站著,發絲往下滴滴答答淌著水珠,便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

「聽得見我說話嗎,滕然?然哥?」

他抿了抿唇,抓住她亂晃的手腕:

「我沒事。」

他手心冰涼,刺的黎莘吸了口冷氣,下意識問道:

「你衝冷水澡了?」

滕然沒有否認,沈默著松開她,邊走,邊用毛巾擦拭著濕透的黑髮。

黎莘忙跟上去,絮絮叨叨的念個不停:

「現在衝冷水澡會感冒的,況且你剛出了汗,身上毛孔都張開了,不應該洗……」

滕然猛的停下腳步,連帶著他身後的黎莘也來了個緊急剎車,差點撞在他後背上。

「你該休息了。」

他強忍著心底的燥動,語氣便顯出幾分不耐。

黎莘訕訕一笑:

「那我今天還可以住在這裡嗎?」

她其實沒有多大的感覺,按理來說,附身後她應該虛弱一段時間,但她除了開頭的幾分鐘暈暈乎乎之外,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

附身後發生的事她隱約記得,比起佔滕然的便宜,她覺得小命更重要。

必要的時候,可以把臉丟掉。

滕然頜首:

「你去睡床。」

黎莘聞言一喜,立時跳起來,激動的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最好了!」

她兀自歡快的蹦噠著,並未發覺被她擁住後的滕然,稍一怔愣,面色瞬間泛起了不自然的潮紅。

他猛的一把推開她。

力道之大,讓黎莘猝不及防的摔在了地上,手臂擦紅一片。

她痛呼一聲,隨即抽著氣艱難的撐坐起來,委屈道:

「我一時激動嘛,你也太不憐香惜玉了。」

好在沒有出血。

滕然的神情瞬息變幻,雙拳緊握,頸間青筋不自然的抽搐著。

某亙:

提問:那麼然哥咋了?(doge)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