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1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六】

黎莘強忍著眩暈感跑到了屋外,只來得及捕捉到他遠去的背影。

她沒有想著單獨追過去,而是轉了個方向,去叩正房的門,試圖叫醒孔嘉文和高子毅。

「學長!學長!嘉文學長!」

詭異的是,無論她將門板拍的有多響,房裡的都是一片死寂,彷彿壓根沒有人存在。

「高子毅!你們醒醒啊!幫幫忙!」

她呼喊著,拼命的拉門鎖,卻發現門被反鎖了,壓根打不開。

黎莘無可奈何,又跑去拍西廂房的門,結果和正房如出一轍。

她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夜風拂過被汗濕的上衣,傳來刺骨的寒意。

但凡黎莘沒心沒肺一點,她就能說服自己別做無用功,就在房間里等等,等到天亮,也許一切都會好起來。

滕然會自己回來,其他人也都會出現。

可她做不到放任滕然就這麼失去蹤影。

「艹!」

她狠狠一跺腳,一咬牙,對著這偌大的老宅比了個中指。

她就不信了,大風大雨都過來了,她還會乾不過這群連身體都沒有的魂魄,她可不信命!

黎莘用力的拍了拍臉,逼迫自己清醒,朝著滕然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他的蹤跡不難找。

約莫是神志不清的關係,他一路的步伐都十分凌亂,藉著淺淺的月光,黎莘能看見那些土地上的腳印,以及他踩壓後扁塌的草地。

就這麼一路摸索著一路追,全神貫注的情況下,恐懼反而不那麼明顯了。

腳印消失在一片漆黑的樹林中。

遮天蔽日的樹冠遮去了最後的光亮,地上只遺留了星星點點的銀斑,萬籟俱寂的夜,蟲鳴都已消失不見。

黎莘咽了口唾沫,靠著樹幹往里走,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滕然?」

她輕輕的呼喚著,努力辨別周圍的動靜,

「你在這裡嗎?滕然?」

她聽見自己心口擂鼓般躍動著,陌生的環境下,她的不安漸趨濃重,

「滕然?你在不在?在的話回答我好不好?」

即便黎莘努力穩定自己的情緒,微微的顫音還是出賣了她。

「咔噠」一聲,黎莘踩斷了一根枯枝。

她嚇的一縮腳,身子往後退了幾步,不小心撞在一堵柔軟的牆上。

等等,軟牆?

黎莘呼吸一滯,慢慢的的,一點一點的回過頭去。

與其說是牆,這個觸感,不如說是——

「滕然?!」

她驚呼出聲。

濃黑的夜色中,男人僵直的佇立著,黑霧模糊了他的容顏,只有一雙格外清晰的,陌生而熟悉的眼眸。

熟悉的是這雙眼,陌生的,則是他眼中的神情。

如同凶狠的餓狼,緊緊的凝著他的獵物,彷彿下一秒就要撲上前來,咬斷她的喉嚨。

黎莘打了個哆嗦,下意識的往後走了一步:

「你,你冷靜一點,別被控制了。」

她沒忘記把玉牌帶出來,打算找到機會,就把玉牌塞進他嘴裡。

滕然無言的往前走了一步。

黎莘後退。

他步步緊逼。

黎莘心跳的越來越快,血液從心臟湧向雙腿,似乎在提醒她:

跑。

快跑!

她這般想的時候,身體已經自發的開始了動作。

——只可惜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啊!」

尖叫划破夜空。

某亙:心疼阿莘兩秒_(:з」∠)_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