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56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

「你猜它是哪裡的鬼?」

高子毅小聲笑道。

比起恐懼,似乎他們之間歡樂的氛圍更佔了上風。

黎莘卻笑不出來。

她僵著身子,只有一對眼珠尚且能轉動,甚至連開口求救都做不到。

她拼命想示意滕然幫幫自己,然而她的位置與他一前一後,壓根瞥不見他的身影。

幾番掙扎接連失敗,黎莘心中不由湧起絕望。

她太清楚這種感覺了。

浸入骨血的冷,將身體逐漸凍結成冰,彷彿有一雙手緊緊的掐著她的咽喉,不斷的壓迫著她的呼吸,讓她眼前一陣陣的泛黑。

意識模糊之際,桌上的那盞燭火如同幽幽鬼火,圍著桌坐成一圈的四人,神情呆滯,面色青白。

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黎莘已經分不清了。

她快死了……

「砰!」

就在她即將陷入昏迷之際,一聲巨響在耳畔轟然炸開,宛如一記重錘,硬生生的將她從無盡的黑暗中拖了回來。

她從椅子上滾落,伏在地上急促的喘著氣,因為大量新鮮空氣的湧入,她不由自主的咳嗽起來,咳的雙眼通紅,淚水與汗水混雜一起,狼狽不堪。

燈忽然大亮,宛如白晝刺目。

「什,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

桌邊的四人紛紛回過神來。

桌子已經被滕然一腳踹翻了,蠟燭滾在地上,燭淚嘀嗒,將那塊通靈板燙黑了一片。

他們這才注意到黎莘的狀況。

「黎莘!」

「莘莘!」

孔嘉文和郝安安驚呼出聲,剛欲攙扶,滕然卻已經先行一步,將黎莘從地上橫抱起來。

黎莘的腦袋無力的低垂著,倚靠在他肩畔,恍惚間似失去了意識。

她穿著普通的圓領T恤,脖頸的肌膚不可避免的暴露在眾人眼前。

郝安安離得近,看的清清楚楚,身子一顫,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指印。

濃郁的紫黑色指印,交錯密布在她咽喉的位置,怵目驚心。

————

滕然將黎莘直接安置在了東廂房,其餘幾人有心進去查看情況,卻被他攔住了:

「她需要空間。」

多的話他不能說,但這幾人裡面,一定有一個隱瞞了些什麼,黎莘被纏上絕不是意外。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他說的籠統。

「滕,滕然哥,」

郝安安猶疑著開口,

「莘莘是不是……」

滕然瞥了她一眼:

「我不知道。」

這個事故在所有人心頭都籠上了一層陰影,即便粗神經如高子毅,此刻也不覺後怕。

歸根結底,這是因他而起的。

孔嘉文輕輕嘆了口氣,眼中是滿溢的擔憂之情:

「怎麼會——都是我不好,沒有照顧好她。」

滕然抿了抿唇,本想約他單獨談談,轉念一想,還是作罷了:

「你們回去,我照顧她。」

說完,沒有給眾人反應的時間,轉身推門進去了。

其餘人不由面面相覷。

武蕊昕瑟縮了一下,躲在高子毅身後,提起了那場不曾結束的遊戲:

「我們……好像還沒把‘它’送走。」

她到底是個女孩,黎莘的慘狀不是沒看在眼裡,正因為如此,她才更為害怕。

「蕊蕊,你別說這個了。」

郝安安咬住下唇,嗓音不覺帶了哭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