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57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一】

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黎莘靜靜躺在床榻上,暖色的燈光也褪不去她面上的蒼白。

滕然伸手觸了觸她的額頭,依舊是冰涼的,甚至還有些汗水的濕粘,可以預想到她身上的狀況。

他開始考慮把郝安安叫過來給她換衣服的可能性。

不過在床邊徘徊了幾步,他還是決定放棄,將被褥為她嚴嚴實實的掖上,避免了受涼的可能。

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

即便他能「看」見一些東西,那些玩意兒也不敢對他如何,可他到底不是術士,學不來那些救人的法子。

這次過來,不過是為了取回一樣東西。

好在滕然現在能確定,黎莘沒有生命危險,她的魂體老老實實的待在軀殼里,只要捱過今晚,等那些陰邪之氣消散,自然就安全無虞了。

他調低燈光,拿過床上的另一床薄毯,睡到了外間的軟榻上。

是夜。

黎莘忽然睜開了雙眼。

她直愣愣的坐起來,伸出雙手,輕輕撫摸自己的臉頰,遲疑半晌,緩緩的勾起了唇角。

夜間寂靜無聲,而滕然睡的沈沈。

黎莘赤著腳踩在冰涼的地磚上,披散了長捲髮,一直垂至腰際。

她邁出了第一步,動作些微生疏僵硬,彷彿初次學習走路的稚童,不過很快的,她的步伐變得熟練,乃至搖曳生姿。

她款擺著腰肢,一路尋到滕然熟睡的軟榻。

他呼吸綿長均勻,薄毯掖在腰間,身上的襯衫和長褲都不曾更換,只領口松了一些,露出光滑的肌理。

黎莘扶著軟榻,雙腿微屈,慢悠悠的蹲坐下來,眼中一片痴迷孺慕之色。

她探出手去,柔柔貼在他頰側,沿著他頸部往下滑動,細嫩指尖點在他凹陷的鎖骨上,再一路蜿蜒,來到胸口的紐扣處。

睡夢中的滕然蹙了蹙眉,眼瞼輕顫。

黎莘舔了舔唇,極為小心的開始解他的襯衫。

滕然並非清瘦的類型,只是因為身量高而顯得頎長,實際上,他有著極為漂亮的的肌肉線條,勻稱且飽滿,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

她就像嗅到了腥味的狼,眼中紅光大盛,幾乎是迫不及待的,翻身覆壓上去。

「唔……誰?!」

如此張狂的方式,滕然自然被折騰的徹底清醒了過來。

他第一反應是要將身上的女人甩下榻去,然而待他看清了這人的面龐,手上的動作便下意識的停頓住了。

「你瘋了?!」

他一把抓住了黎莘胡亂摩挲的雙手,厲聲斥道。

黎莘卻恍若未聞似的,笑嘻嘻的貼過臉去,逼的滕然不得不往後仰:

「好生俊俏的郎君,奴家還不曾嘗過呢。」

她眉眼含春,柔媚多嬈,即便和她有著相同的容貌,神情分明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滕然敏感的嗅到了異樣的氣息,立時攥緊了她的手腕,捏住她的臉頰。

她雙眸黝黑,本該是眼白的位置也被純然的黑所替代,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

滕然瞬間反應過來。

黎莘被附身了。

而此刻,冒牌「黎莘」還跨坐在他身上掙扎扭動著,T恤下的長裙被卷了起來,露出修長光滑的雙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