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58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二】(微h)

滕然一時不察,「黎莘」就從他手中掙脫出去,似一尾滑溜的魚兒,極熟稔的勾住了他的脖頸,嬌笑道:

「郎君,奴不過求一夜春宵,何苦動手傷人?」

滕然恨不能把她扔在地上,可思及這是黎莘的身體,不得不強行忍住,同她斡旋:

「既然知道是鳩佔鵲巢,你就不該用她的身體做這些齷齪事。」

他壓抑著怒火道。

「黎莘」聞言,竟也不以為意,反倒直白道:

「男歡女愛本是天經地義,何來齷齪之意?」

她說著,竟當著他面,褪下了身上的長裙。

滕然慌忙側過頭去。

「黎莘」見他如此抗拒,不由掩唇輕笑,她笑的纏綿軟膩,聲聲銷魂酥骨:

「郎君,你這童子之身,不知個中滋味美妙,我教你一回,保你樂不思蜀。」

她說著,索性連T恤也一起脫了,渾身上下,只有一套杏色的女式內衣,壓根遮不住曼妙婀娜的身段。

滕然進退兩難。

他可以走,那就代表著要放黎莘一人留在這裡,誰知道這附身的魂魄會指使她做些什麼?

若是不走……他……

等等。

滕然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把手插進了褲帶里,攥住裡頭的一件物什,緊握掌中。

「黎莘」已經將衣物都甩到了一邊,復又爬上軟榻,雙手捧著他緊繃的臉龐,用她柔嫩的胸脯去摩擦他的胸膛:

「郎君,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她極曖昧的在他耳際呵氣,指尖在他胸口畫著圈,打了個轉,一路輾轉過結實的腰際,往下腹探去。

滕然沈默不語,也不動作,在「黎莘」看來,他是敵不過女色,因此妥協了。

她得意的勾了抹笑容,輕啓檀口,吻向了他的兩片薄唇。

雙唇相觸的剎那,她倏忽瞠大了雙眸,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周身黑氣四溢。

滕然將含在口中的玉牌推進了她嘴裡。

他一改之前的不作為,反手用身體壓住她,將她的兩只手臂箍在背後,讓她不得動彈。

而雙唇之間,他抵緊了她的牙關,不允許她將玉牌吐出。

「黎莘」的嘶鳴哀嚎被堵的嚴嚴實實,在滕然的角度,只能看見她瘋狂的扭動著,抽搐著,面上的青筋暴綻,猶如活物般虯曲。

濃黑的煙霧從她眼耳口鼻裊裊升起,她繃直了雙腿,雙眼翻白,胸口高高拱起。

——直至最後一縷黑煙散去。

整個過程持續了大半個小時,連滕然都汗濕了鬢角。

她終於安靜了。

滕然急促的喘著氣,直起身子,松開了她的雙手,狠狠抹了一把臉。

黎莘的胸口起起伏伏,和緩了好半天,才頗為吃力的撐開了沈重的眼瞼,露出黑白分明的瞳仁。

她將目光對準了滕然,眼底一片茫然。

此刻的兩人還維持著先前的姿勢,他的襯衫幾乎全開了,胸口還有一些殘留的紅色抓很。

黎莘則是幾近全裸,內衣的肩帶從肩頭滑落,一隻椒乳在方才的過程中掙脫了桎梏,明晃晃的暴露在空氣里,粉嫩的乳尖微微翹起。

滕然不經意掃到一眼,小腹一緊,立刻移開了視線。

「我……對你做什麼了?」

黎莘虛弱的囁嚅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