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52章
特別篇•陰緣【二十六】

黎莘笑的愉悅而燦爛,這一刻大約是她兩天來最歡樂的時間了。

但很快的,她的笑容就消失了。

原因無他,在她的預想中,本該因此感到錯愕與慌張的滕然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異常,甚至逐漸恢復了最初的冷靜。

他凝著她,瞳仁黝黑,深不可測:

「你想怎麼睡?」

一瞬間,黎莘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她抽了抽嘴角,無言良久,才遲鈍的發出一聲:

「啊?」

滕然放下手中的礦泉水,淡定的語氣如同日常寒暄:

「我問,你想怎麼睡?」

黎莘:!!!

她迅速後退一個身位,與滕然拉開距離的同時,做出了防禦的姿態:

「你不要搞黃色,我是個正經的姑娘!」

滕然默,半晌,才緩聲道:

「睡床,還是軟榻。」

很明顯,不是滕然讓人誤會,而是黎莘自己想遠了。

她頓了頓,收起了戒備的姿態,用手捂了捂臉:

「你,你睡床吧。」

滕然平靜的點了點頭,並無異議。

黎莘面上發燙,她調戲不成,反而讓自己陷入如此羞恥的境地,實在無顏面對,偏著頭不敢再與滕然對視。

這樣的她,自然看不見滕然輕揚的,轉瞬即逝的一抹笑。

————

野餐到了午後,陽光漸盛,大家吃飽喝足,倦意就泛了上來。

武蕊昕嚷嚷著要回去休息。

正好郝安安昨夜也沒睡好,大家一番商議,決定今天先到這裡,明天再行安排。

黎莘其實並不想回去。

見過手機拍攝後的老宅,她如何還不明白自己噩夢的原因?即便現在是正午,她也不情願。

可是留在這裡同樣不是辦法。

大家收拾了東西,一路有說有笑的原路返回。

原本因為運動而微微沁出的汗意,在跨進老宅的瞬間就消失不見了,一股沁人的涼意自後背升起,逐漸侵入四肢百骸。

黎莘抿了抿唇,收攏外套。

武蕊昕輓著郝安安的胳膊回了西廂房,黎莘跟在她們身後,垂頭喪氣的,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滕然盯著她的背影駐足片刻,稍一思忖,還是走了。

有些事,晚上再說也來得及。

不過滕然顯然高估了黎莘的耐心,不必等到晚上,幾乎是武蕊昕和郝安安一躺下,黎莘就尋了個藉口,偷摸著溜了出來。

現在還是下午,他正準備午睡。

門沒有栓住,是以黎莘輕輕鬆松的就打開了門,熟門熟路的來到了他的床邊。

滕然倚在靠墊上,手裡把玩著手機。

「你看看,我今天拍的照片。」

黎莘把方才的尷尬直接拋在腦後,翻出相冊,將手機舉到了滕然面前。

他掃了一眼,很快低下頭:

「我知道。」

從第一次到來時,他就知道了,看的清清楚楚。

黎莘一愣:

「你知道?那你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

她是為了那該死的任務,滕然呢?

「無可奉告。」

滕然收起手機。

他已經洗過了澡,發稍還有些濕潤的水汽,身上是清爽的沐浴露香氛,睡衣略松,露出白皙修長的脖頸。

黎莘翻了個白眼:

「你不——」

「篤篤篤。」

正當黎莘打算和他爭辯一番的時候,門扉傳來頗有節奏的敲門聲,緊接著,孔嘉文的嗓音響了起來:

「然哥,我有事找你,能進嗎?」

黎莘和滕然面面相覷。

她猛的跳起來,迅速且毫不遲疑的——鑽進了他的被窩。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