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49章
特別篇•陰緣【二十三】

黎莘腦中「嗡」的一聲,眼前的一切都在眨眼間消失不見。

她癱軟著身子,瞳孔因恐懼而微微放大,渾身都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彷彿下一秒就要暈眩過去。

她茫然的睜著眼,面前模糊的人影逐漸清晰起來:

「看著我,清醒一點。」

滕然濃眉緊蹙,一手拉著她的胳膊,避免她傾斜下去,一手則搭在她額頭上,觸手冰冷濕粘。

她體溫很低,低的過分了。

黎莘恍惚了好一陣,待感受到他的體溫,才若有所感的轉了轉眼珠,雙唇輕顫:

「剛剛……那是……」

什麼?

好端端的,為什麼青天白日的也能見鬼,這究竟是什麼該死的體質?

滕然抿了抿唇:

「上來再說。」

經過他提醒,黎莘才發現自己雙腿已經凌空了,大半個身子都探出小路,如果不是滕然及時拉住了她,想必這會兒她已經摔下去了。

她心裡是慌張的,可是蹬了兩腳,才驚覺自己已經不爭氣的腿軟了。

「我,我起不來。」

她欲哭無淚,

「腿麻了。」

滕然無奈,但也明白這確實不能怪她,甚至她能堅持成這樣,已經比大多數人都要勇敢了。

他見過不少直接瘋了,傻了,抑或是因此死去的。

「抓住我。」

他俯身下來,攬住她的腰。

好在黎莘的雙手還有力氣,聞言就緊緊攀住了他的臂膀,不知是不是心有餘悸,她甚至不自覺的更貼近了他一些。

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簡直恨不得把頭都埋進他懷裡去。

她本是纖瘦高挑的,此刻卻瑟縮成了一團,滕然只能順著她的姿勢半坐下來,手還搭在她腰間。

他不會說什麼安慰人的話,便無言的沈默著,等黎莘慢慢冷靜下來。

黎莘和緩了好一會兒,靠著滕然的體溫,才覺周身的陰冷散去,雙腿終於恢復些許知覺。

她小心翼翼的從他脖頸間抬起頭來,看見他視線平直的望向前方,側顏線條銳利分明,面上無波無瀾。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她問道。

滕然微微側頭,眼睫投下細碎陰影:

「看見的。」

多的卻不再說了。

怎麼看見的,為什麼能看見,黎莘統統都想問。

但想也知道,滕然不會回答。

「你是不是能看見……嗯……」

黎莘斟酌著用詞,

「我們看不見的東西?」

滕然無言片刻,對上她的視線:

「比如?」

兩個人本就湊的極近,他突如其來的動作,讓黎莘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直面了那對漆黑深邃的瞳孔。

她心口一跳:

「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

滕然移開視線,語氣平靜:

「比如你背後那東西嗎?」

聞者無心,聽者有意,他說的淡定,驚魂未定的黎莘卻直接炸了毛,勾起手腳八爪魚似的纏在他身上,不停的來回轉著頭:

「哪裡,哪裡,在哪裡?!」

滕然默默欣賞了一回她的慌張情態,壓住欲揚的嘴角,輕飄飄的丟出一句:

「玩笑而已。」

黎莘:「……」

黎莘:「笑你個錘子笑!」

她忿忿的松開了自己的手腳,用力剜了他一眼。

臭男人。

某亙:

然哥:嗯……其實真的有,我沒騙你。

阿莘:(呆三秒)

阿莘: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撥鼠尖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