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53章
特別篇•陰緣【二十七】

快到連滕然都來不及阻止她。

其實她本就沒有躲藏的必要,但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她的身體下意識的給出如此反應了。

剛剛藏好的下一秒,孔嘉文就推門進來。

滕然立刻坐直了身子,雙手壓著被面,乍一看上去,規矩的像個認真聽講的學生。

孔嘉文被他的姿勢逗笑了:

「然哥,現在可是夏天。」

怎麼會想到把被子蓋的如此嚴實,這裡又沒有空調,真的不熱嗎?

滕然輕咳一聲:

「這裡溫度不高。」

他說著,還將被角掖了掖,確保不露出一絲縫隙。

因為黎莘在他房中還有可解釋的理由,在他床上,那就真的是說不清楚了。

孔嘉文不置可否,拉了凳子在他對面坐下:

「我現在過來,也是為了之前和你說的事。」

他沈聲道。

被褥里的黎莘熱的直冒汗,即便如此,她還是努力放平了呼吸,將自己盡量的壓平。

滕然眉心微蹙:

「那個夢?」

孔嘉文聞言,緩緩頜首,輕嘆了一聲:

「自從回來以後,做的越來越頻繁,我有時候都分不清夢境與現實了。」

夢?

黎莘耳尖一動,直覺有料可扒,忍不住把頭往孔嘉文的方向挪了挪。

她已經極為小心翼翼了,但是不可避免的,還是讓被面略微起伏了一瞬,吸引了孔嘉文的視線。

滕然見勢不妙,立刻支起一條腿,好巧不巧的,正將黎莘的頭卡在了腿與腰腹之間的空隙里:

「放著有點累了。」

他面上一派淡定,實際手心已經微微沁出了汗。

孔嘉文聞言,就移開目光,繼續自己的話題:

「所以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得弄清楚……」

他滔滔不絕的說著,滕然專心致志的聽,渾然不知被窩里的黎莘,經過姿勢的變幻,呼吸開始變得十分困難。

想謀殺嗎?!

她吃力的抬起手,尋摸到他腿側,擰著一塊肉掐了一把。

滕然瞬間彈了起來,後腦勺「咚」的撞在床板上,聽的人牙齒一酸。

孔嘉文懵了懵:

「怎,怎麼了?」

滕然努力穩住自己的顫抖的語調,作勢把手伸進被窩里捶腿,實際是提溜起黎莘的衣領,把她的腦袋從腿上扒開:

「腿麻了。」

孔嘉文無奈的笑了:

「是不是累了,要不我晚點再來找你?」

不行!

不等滕然回答,黎莘心裡已呼喊出聲。

她總覺得自己要摸到一點門道了,怎麼能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顧不上可能導致的後果,她迅速扒住滕然的腿,在黑暗中揪住了他的睡褲,用力一拉——

當然,她的本意是要滕然留住孔嘉文。

滕然的睡褲可不是用針縫在腰上的,它很寬松,且十分絲滑。

所以黎莘這一扒……就將它完美的扯了下來。

「也,好。」

滕然的面色瞬息變幻,幾乎是咬著後槽牙擠出來最後兩個字。

孔嘉文沒再多言,起身告別後就離開了。

門被合攏的那一刻,壓抑了許久怒氣的滕然猛的掀開了被子,一把捏住黎莘的臉。

她的頭髮在被窩里鑽的亂蓬蓬的,雙頰因窒悶而熱的發紅,一隻手還勾在他大腿上,緊緊揪著被拉下大半的睡褲。

抓了個現形。

某亙:

阿莘(對手指):人家不是故意的……

然哥:你猜我信不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