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21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六】

接下來的事就是一片混亂。

黎莘已經耗盡了心力,扶著受傷的左臂緩緩倒坐下來,她的手掌不停的顫抖著,鮮血染紅了半邊衣袖。

盈妃忙道:

「你們愣著做甚?!太醫呢,喚太醫來!」

且不論現下她複雜的心情,對著外人,她總得做出慈母的姿態。

「傻孩子,這許多人,如何要你來擋了?!」

她嗓音含著哭腔,瞧上去心痛萬分,實則她眼中仍舊滿是狐疑,不過稍稍淡去了一些。

這便夠了,原本她也不曾想過讓她全然信任自己。

只要有個漏洞,就足夠了。

黎莘轉過頭,視線一片模糊,卻穩穩對上翠映驚疑不定的目光。

她望著黎莘,縮了縮手,袖間銀光一閃,轉瞬即逝。

不過她並沒有多的時間顧及這處,瞥了那一眼後,就露出慌張神態,趕緊去攙扶摔下馬的寧舒曜。

玄衣人將他圍起來,趁亂逃走了。

她長抒一口氣。

————

寧舒曜從昏迷中醒轉過來。

他腦中沈沈,額際脹疼,周圍的昏暗讓他恍然如夢,一時還當自己已來了九幽黃泉。

他動了動僵硬的身子,重若千鈞,只稍稍移了半寸,胸口的傷便扯的生疼,讓他不由自主的抽了一口涼氣。

外間正坐的衛國公沒有忽略這小小的動靜,趕緊起身,入到內室中查看。

「莫亂動彈,這傷口雖不深,也傷及皮肉,得吃兩天苦頭。」

寧舒曜無言的張了張口,喉中乾澀,嘶啞道:

「我……在何處?」

衛國公在一旁坐下,將他半抬的身子按下去:

「自然是​​國公府。」

寧舒曜聞言,怔怔片刻,雙眸直望著頭頂,不知在想什麼。

衛國公知他心思,略有不忍,便道:

「你且休養著,旁的無須多想,待身子痊癒才是。」

寧舒曜只沈默著,身子繃的緊緊的。

衛國公嘆了一口氣,放下床幔,轉身離開了。

甫一出門,就撞上匆匆趕來的翠映。

他眉一皺,喚住她,沈聲道:

「翠映,不許攪擾曜兒歇息,你隨我過來。」

翠映猝不及防被攔了個正著,咬咬唇往那屋裡覷了一眼,又見衛國公肅容嚴厲,到底不敢反抗他,恭恭敬敬的應了是。

衛國公並未帶著她走遠,只是尋了僻靜的角落,稍稍緩和了語氣:

「曜兒經這一事,定是心緒難平,你只做好你分內事,伺候他的人我會挑了過去,他傷一日未好,你一日不得去擾他。」

翠映聽此語,不由大驚失色:

「可是婢子犯了錯事?婢子愚鈍,不知是——」

衛國公不耐打斷她:

「我只怕你惹他想起旁的事來,你聽命便是。」

他向來是說一不二的,再者翠映當初也是國公府的人,自然不能違抗他的命令。

因此,即便她心中惱怒不堪,面上也只得忍耐下來,委屈作態道:

「翠映聽命。」

衛國公略一頜首,揮手讓她退下了。

待翠映身影遠去,衛國公才繃緊了下頜,眼中鬱鬱一片。

若那小丫頭所言是真,那麼翠映這人,絕對是留不得了。

只是如此折騰,到底苦了曜兒。

他往屋子的方向瞧去,無奈道:

「罷了罷了,一對冤家。」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