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26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之番外篇

盈妃死後,黎莘的任務就算作完成,因此她忽然接收到了大量有關於本世界的信息,包括原身的回憶。

她呆坐在原地,並不是因為殺人而害怕,而是爆炸信息量的衝擊,讓她的大腦有瞬間的空白。

她終於明白,何謂糾正世界秩序了。

盈妃是重生之人。

她才是那個所謂的「女主」,她混亂了這個世界原有的軌道,而這是不被允許的。

她前世便不是什麼良善之人,同樣做盡了惡事,只是終究邪不勝正,最終殞命。

而她重生之後,憑借她所知的一切,將原該坐上後位的寧姝迫害至死。

當初羽翼未豐的太子,也就是如今的皇帝,保不住寧姝,只得由衛國公出面,算是留下了寧舒曜這唯一血脈。

赫連盈死了,她暗中的部署也一一被揪了出來。

不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即便有她的名冊,也不是一朝一夕能鏟除殆盡的,未來要做的事,還有許多。

當然,這些和黎莘並沒有關係了。

她已知自己不是赫連盈的親骨肉,不過是她尋來了與自己容貌相似的庶妹,借了旁人的種生的,他們兄妹出事後,生母就已赴了黃泉。

赫連盈恨著皇帝,又不得生育,皇帝看似疼她寵她,不過是為了捧殺,自然不會碰她。

若不是黎莘這一出,想必若是日後皇帝壓了赫連盈一頭,他定會將三皇子除去。

現下,算是戴罪立功,她成了自由之身,盡可以隨性而為。

至於寧舒曜……

————

山間輕送微風,晴空如碧,繁花錦簇,又是一年大好春日。

馬車遠遠行來,惹了左鄰右舍好奇探頭,竊竊私語。

不久之前,鎮上浩浩蕩蕩來了一隊人馬,挑了個開闊的地界,憑空建起偌大宅院,工匠來來往往,百姓們有心探探底,在門口覷一眼,就被一旁的冷面侍衛喝住訓斥。

至此不敢再說閒話。

而宅子自打建好,到現下已過了大半年月,還是頭一回真正來了主家。

容顏俏麗,身手敏捷的侍女從馬車上一躍而下,既而接上杌子,輕輕攙扶出一名華衣女子。

她梳婦人髻,烏發堆疊如雲,珠釵輕曳,遮了面,只露出一雙攬月擁星似的眸,顧盼望來,看痴了不少男兒。

「夫人,仔細腳下。」

侍女柔聲道。

黎莘輕輕頜首,用手撫了撫小腹,笑道:

「月份還小,不必如此擔憂。」

她又不是個易碎的瓷娃娃。

侍女聞言,不覺委屈道:

「那可不成,若夫人碰了一根頭髮,爺都要拿奴去沈江呢!」

她算是明白了,看好了夫人,才不會遭到主子的毒手,她花一樣的年紀,怎能沈入那滔滔江水里去。

黎莘嗔她一眼:

「他逗你玩呢,這也當真了?」

正說著話,忽而由遠及近傳來踏踏馬蹄聲,伴隨著馬兒一聲高亢的嘶鳴,玉冠白衣的寧舒曜翻身下馬,神采飛揚。

黎莘啐他一口:

「裝腔作勢。」

明知自己生的相貌,還如此高調,生怕旁人不生覬覦之心了?

寧舒曜卻不管那許多,他眼中可瞧不見其他人,只直直的往黎莘身邊走去,伸手攬住她的腰肢入了宅中:

「路上可累著了?我怎麼瞧著你瘦了不少?」

侍女極有眼色的讓開身位。

黎莘拍開他湊過來的臉,無語凝噎:

「我這身子豐潤了一圈,摸著都肉了,你還同我說這些?」

寧舒曜聞言,不自覺伸手去捏她的臉:

「摸著倒是比往日軟了不少,除了臉,其他……」

「爪子起開,碰哪兒呢?!」

「莫急,回房待我細瞧一番。」

「登徒子!沒正經!」

兩人吵吵嚷嚷的,身後只留下一群面面相覷的侍者。

侍女搖了搖頭,嘆一口氣,親自將門給拴上了。

不省心的主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