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77章
特別篇•陰緣【五十二】第一部完結•未完的結局

她說完後,滕然與孔嘉文同時沈默了。

黎莘身上一松,繃直的雙腿終於被釋放,得到了一絲喘息的空間。

「我本不該有這般執念,若不是他將你奪去,我也不會含恨而終。」

孔嘉文咬緊牙關,眸中清晰可見對滕然的厭憎之情,

「如今我好不容易將你尋回,他偏又要從中作梗,這讓我如何忍得?」

黎莘擰眉望他:

「將我尋回?你的意思,是讓我和你做一對鬼夫妻?」

孔嘉文不料她會如此回答,當下就被問的哽住了:

「不,我並不是……想害了你。」

那他究竟想做什麼呢?

殺了她嗎?

他如何下得了手?

滕然默默聽了,接著黎莘的話道:

「她已經不是倩娘了,你放過她,也等於放過了自己。」

孔嘉文聞言,猛的抬起頭,雙目赤紅:

「不,她就是倩娘,我識得她!」

黎莘無奈的一扶額。

事到如今,一開始的恐懼已經被取而代之,她徹底怕不起來了:

「你說我是倩娘,有證據嗎?」

她平靜道。

孔嘉文緩步上前,他的雙腳是虛浮的,周身些許朦朧,但他仍然能碰觸到黎莘:

「不必那旁的物什,」

他的手溫柔撫過她的長髮,嗓音低啞,讓人聞之動容,

「你的音容笑貌,一舉一動,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他說著,執起她的手,按在他早已無法跳動的心口,

「這裡,都記得。」

興許是他的目光太過真摯,黎莘真有一瞬間的迷惑,心跳停頓了一拍,竟瀰漫開難以言喻的悲傷。

……「你喚做什麼?」……

……「妾本無名無姓,爺想喚什麼,便是什麼。」……

她一個怔愣,面上微涼。

「黎莘!」

滕然見她似是魔怔住了,忍不住出聲喚她。

黎莘猛然回過甚來,驚惶的抽出雙手,連連後退了幾步。

她怎麼會落淚呢?

她不敢置信的揩拭著頰上的淚珠,頓覺荒謬。

難道這是屬於原身的情緒?可是為什麼如此真切,明明以往她都能分清的。

「你記起我了,是嗎?」

孔嘉文眼含喜色,動容的走近一步。

黎莘忙伸手止住他,一手用力的按著腦袋,思緒亂做一團:

「不對,不對,你先別過來!」

她喃喃自語著,

「我想想,我仔細想想。」

滕然終於無法維持原本的冷靜,他上前拽住黎莘的一隻手,將她拉到了自己身側:

「不許聽他的,你已經不再是倩娘了!」

他難得露出了焦慮不安的一面。

大約是黎莘的動搖給了他不安,情急之下,他說漏了嘴:

「你分明應承我了,這一世,你要做我的妻。」

和孔嘉文相仿的語調。

黎莘簡直要被這兩人攪瘋了,什麼前世今生的,兩男爭一女,這究竟是什麼天雷狗血的劇情?

而且,為什麼只有她毫無記憶?!

她憤而甩開滕然的手:

「你們都別碰我!」

她暈乎乎的往後退,

「我要一個人安靜的想,別再來干擾我了。」

黎莘一邊往後走,並未注意到腳下的道路,這裡是孔家祖宅的祠堂,建在半山腰上。

也就是說,她再往後一步,就要摔下山去。

偏偏她此刻心神紊亂,壓根顧慮不到這些,等到滕然和孔嘉文發覺不妙的時候,連連上前拉她,已經晚了一步。

她腳下一空,墜入無底深淵。

————

【系統更新完畢,倒數進入全新世界】

【五,四,三,二,一】

————

第一部的結局,這次的特別篇和第二部的特別篇是聯動的,也就是說,在第二部的特別篇里,你們能看到完整的劇情。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