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73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八】

黎莘雖隱隱的還擔憂,但迫切離開的心情還是佔了上風。

系統久久不說明任務,說不定是升級導致的BUG呢?

她還是先走為上。

滕然幫著她收拾了行李,臨走之前,他忽然想到什麼,對黎莘道:

「你先開門,我去拿點東西。」

說完,便轉身進了浴室。

黎莘不疑有他,剛將手放在門上想要打開時,腦中不覺浮現了滕然發來的信息。

無論是誰都別開門。

她的手按在門把上,遲遲的不敢拉開來。

現在的滕然,會不會也是欺騙她的幻象?

「怎麼還不動?」

正當黎莘進退兩難之際,滕然已經從浴室里走了出來,他拿著自己的行李,直接拽著黎莘的手,一把拉開了門。

什麼都沒有。

院子里安安靜靜的,西廂房和正房都滅了燈,周圍黑魆魆一片,連腳下的路都是模糊的。

滕然牽住她,打開了手電筒:

「慢慢走,注意路。」

他叮囑道。

黎莘總覺得哪裡奇怪,然而這一切都很正常,並沒有詭異之處,她不由開始自我懷疑,是不是這幾日的經歷已經讓她神經過敏了。

「你的手怎麼這麼涼?」

黎莘一邊跟著滕然往前走,一邊沒由來的問了一句。

此時的滕然已經帶著她繞出了大宅,聞言,便無奈的回眸望她一眼:

「你還在懷疑我?」

黎莘訕笑了一聲:

「不是懷疑,只是關心你的身體。」

滕然見狀,知她心裡的疑慮一時半會兒無法消失,就停下來認真解釋道:

「因為這幾天,我的確碰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東西,不過沒有大礙,你要是實在不放心——」

他說著伸出手,勾起了黎莘脖子上的紅繩,捏住了那枚玉牌,

「看,我沒有事吧?」

黎莘抿了抿唇,小小聲道:

「對不起嘛,我已經見誰都害怕了。」

滕然倒不介意,輕輕刮了刮她的鼻尖,笑的寵溺:

「不是你的錯,不用道歉。」

黎莘一愣,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怪異感。

————

滕然趕回老宅時,已經晚了一步。

東廂房的門大開著,屋內的台燈一明一滅,裡頭空空如也,黎莘和她的行李都已經不見了。

他衝進了房裡,見床榻上被褥還凌亂著,伸手一觸,沒有餘溫,說明他們已經走了一段時間了。

滕然口中發緊,掀開被褥,在床上胡亂的摸索起來。

約莫一分鐘左右,他的手就在床榻的角落里碰觸到一枚圓滑的硬物,他拿了起來,藉著手機燈光一照,正是他給黎莘佩戴的玉牌。

果然。

滕然將玉牌收進口袋,轉身出了東廂房,直接來到西廂房前,一腳踹開了房門。

屋內死寂一片,除了兩個雜亂的行李箱外,沒有郝安安和武蕊昕的蹤影。

他又去了正房,同樣找不到高子毅和孔嘉文。

滕然拿出了手機,和黎莘的信息還停留在不能開門的那一條,事實上,他後續又發了許多信息過去,然而黎莘並未收到。

他已經撥了數十遍黎莘的電話,得到的答復都是無法接通。

即便如此,他還是不願放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