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74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九】

黎莘跟著滕然穿過小路。

她分不清周圍的環境,面前只有手電筒的白色光圈,滕然的背影擋在了她身前,就像遮天蔽日的一堵牆。

很奇怪,她心裡竟仍然是忐忑不安的,並不是想象中的安心。

「安安他們怎麼樣了?」

黎莘躊躇片刻,還是打破了沈默,出聲問道。

滕然的腳步頓了頓:

「他們沒事的。」

沒事?

黎莘想到這幾天自己目睹的一幕幕,怎麼瞧,都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她咬了咬唇,試探著道:

「滕然,耳墜拿到了嗎?」

滕然身形一滯,側了側頭,似乎在觀察她的神色。

黎莘盡量表現出疑惑而無知的模樣。

「我拿到了,放心吧。」

他稍顯敷衍的回答,讓黎莘幾乎是瞬間,渾身冰涼。

血液都凝固在了身體里。

滕然從沒和她說過要去取什麼東西,所謂的耳墜,只不過是黎莘瞎編的。

這根本不是滕然!

她的心跳開始變得急促,然而在明面上,她還是得強忍住自己的震驚與不安,笑道:

「那就好。」

「滕然」走的有些著急,牽著她的掌心自始至終都沒有溫熱起來,黎莘緊隨著他,腦中則在暗暗思索自己要如何擺脫困境。

她盯著腳下雜草叢生的小路,想到了一個不算高明的主意。

「哎呀!」

就在他們拐過一個拐角的時刻,黎莘用力拽了他一把,身子後傾,重重摔在了地上。

「滕然」被她帶動的趔趄一步,忙轉過身來:

「怎麼了?」

他扶住她的胳膊,將她從地上攙了起來。

黎莘眉頭緊蹙,眼眶微微泛紅:

「我絆了一腳,摔到傷口了。」

她就近坐在路邊的石頭上,兩條腿微微顫動著,彷彿在強忍疼痛。

「滕然」聞言,立刻蹲下身子,捲起她的褲腿:

「我看看,傷到膝蓋了嗎?」

他面上的關切不似作偽。

黎莘擰眉觀察著他的神情,心中的天平搖擺不定,一時間也無法判斷他的真與假。

如果說他是真的,他怎麼會上了她隨口編的套?

如果他是假的,他又為什麼給她如此真切的關懷感,難道他的演技已經爐火純青到這種地步?

「傷口裂了,現在滲了點血。」

「滕然」檢查完她的膝蓋,輕嘆一聲道,

「你疼嗎?」

他抬起頭,眸中滿溢擔憂之色。

黎莘忙垂下眼,不與他對視,只頜首道:

「現在走不了路。」

滕然聽了,頗為為難:

「可是再不走……」

他欲言又止。

黎莘歉疚的看著他,將姿態放的極低:

「對不起,這都怪我不小心。」

她想要再拖延一點時間。

滕然在原地佇立了半晌,舉目望瞭望前方道路,提議道:

「不遠了,我背你過去。」

他說著就轉過身,將後背對著黎莘。

黎莘咽了口口水,一手下意識的攥緊了玉牌:

「這樣不太好吧,你背著我怪累的,要不然你先走,然後叫人一起來接我。」

她小心翼翼的縮了縮身子,斟酌著話語,避免「滕然」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滕然無言了片刻,維持著原先的姿勢不變,嗓音卻低沈下來:

「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走?」

黎莘一驚,忙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

「你發現了,對不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