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39章
特別篇•陰緣【十三】

好在黑暗將她的面部表情盡數遮去了,才沒被人看見齜牙咧嘴的猙獰模樣。

兩分鐘後,黎莘開始後悔自己沒答應孔嘉文了。

腳踝已經開始有些微的顫抖,不知是不是疼的麻木了,雙腿的酸澀更明顯一些,每走一步都讓人萬分「舒爽」。

滕然觀察著她的身體姿態,眉心微擰。

他是能最直觀發現她狀態的人。

「學長,這條路我們剛剛是不是走過了?」

就在黎莘咬牙切齒強忍疼痛的時候,一直注意著周邊環境的郝安安發覺了不對勁。

她叫停了孔嘉文,用手指了指地面:

「喏,莘莘剛剛就是在這裡絆倒的,還有痕跡在。」

眾人順著她示意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除了凌亂的腳步以外,被黎莘狠狠記了一筆的樹根仍在。

她摔的如此慘,很難忘記這罪魁禍首。

「怎麼回事,明明我走的沒有問題。」

孔嘉文也有些許疑惑,這裡是他的祖宅,從小到大不知走過多少次,沒有道理會迷路的。

黎莘兩條腿直打哆嗦,不是怕的,疼的:

「是不是太暗了沒看清楚?」

她勉強穩定著自己的語氣。

滕然斜睨她一眼,視線下移,在她膝蓋處停了停。

「或許吧……」

孔嘉文抿了抿唇,

「以前沒有在晚上走過這段路,這樣吧,我先往前看看,你們在這裡等我。」

郝安安忙跟上去:

「學長,我陪你一起,兩個人也好互相照應。」

孔嘉文卻婉言謝絕了她的好意:

「我一個人就可以,你留著照顧下黎莘,她的腿堅持不了多久。」

「可是——」

郝安安還想再說什麼,孔嘉文已經轉身離開了,沒有給她多餘的時間。

她委屈的絞了絞手指,垂頭喪氣的半蹲下身子,這時倒是顧不上跟黎莘假裝姐妹情深了。

黎莘無聲的搖了搖頭,在心裡默念:

嘖,女人。

她乾站著不免難受,有心尋找什麼支撐物靠一靠,就伸出一隻手在黑暗中胡亂摸去。

她的本意是想倚著邊緣的石壁休息,但手晃悠了一圈,竟拍上了個溫熱柔韌的所在。

絲質面料滑而單薄,體溫透過手心傳遞過來,與之相伴的,還有沈穩而有力的心跳。

咚,咚,咚。

黎莘身子一僵,下意識的往後看去。

滕然默默的和她對視,他微低著頭,表情有些微的複雜。

而那只不聽話的手,正安安穩穩的按在他胸膛上。

黎莘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一寸一寸的把手收回來:

「不,不好意思。」

她絕對不是故意的!

滕然無言半晌,還是開口打破沈默:

「站不住?」

黎莘以為他這話是出於諷刺,乾乾一笑:

「沒有,有點累了而已,站的住。」

畢竟是自己佔便宜在先,這氣也得自己受著。

滕然猶豫片刻,把手機放進口袋里,朝著她伸出了手。

手掌很大,但皮膚白淨,指節修長,一點都不顯笨重。

黎莘愣了愣,沒明白他的意思:

「怎麼了?」

她縮了一步。

滕然不是孔嘉文,沒有那麼多耐心來寬慰她,他更喜歡身體力行。

他靠近一些,攥住了她纖細的手腕。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