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41章
特別篇•陰緣【十五】

滕然一手拿著手機照路,一手竟輕輕鬆松的將她摟了起來。

不是尋常意義上的摟抱,而是直接單臂環抱,黎莘是直接「坐」在了他的手臂上。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眾人瞠目結舌,就連黎莘自己都懵了。

高子毅定定盯了半晌,確認滕然沒有一點吃力的樣子,不由發出崇拜的感慨:

「然哥,真男人啊!」

緊接著被武蕊昕一記白眼殺停了。

孔嘉文蹙了蹙眉,覺著不大合適,就上前幾步提議道:

「然哥,要不我來背黎莘吧,這樣你們都不方便。」

郝安安此時難得的沈默著不言語,卻用驚疑不定的目光打量了一番黎莘和滕然,垂眸思索起來。

滕然瞥了臉蛋煞白的黎莘一眼,沒有同意,而是輕飄飄留下一句:

「沒事,我來。」

說著就轉過身,兀自往前走了。

黎莘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一方面,這麼「坐」著讓她著實有些慌張,即便滕然抱的很穩,她還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感。

自己可是……沒有穿安全褲的啊。

但另一方面,只要和滕然靠的近些,那種脊背發涼的感覺就會徹底離自己遠去,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安心。

左右為難之下,她最終還是選擇留著。

尷尬就尷尬吧,總比難受要好。

她身體很涼,雙腿攏的緊緊的,但臀部還是不可避免的摩擦著男人堅實的小臂,他略高的體溫浸潤了皮膚,一路蜿蜒至全身。

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手臂肌理的賁張起伏,因為姿勢需要,她又不得不摟緊他的脖頸,呼吸輕柔的掃在他頰邊,拂動幾綹垂落的碎發。

朦朧,曖昧。

黎莘的手緊緊的絞在一起,即便她看起來是神色平靜的,實則心口早已炸開了花。

未知的詭異事件帶來的恐懼,和相識半日男人過分親密的舉動,兩相糅雜之下,她難得的思維混亂了。

「嘉文,你看那是什麼?!」

不知走了多久,隊伍最後的高子毅忽然驚呼了一聲。

同時也打破了黎莘的胡思亂想。

她下意識的收緊了手臂,本就離滕然只有兩個拳頭的距離,這下幾乎要臉貼臉了。

滕然腳步一頓,緩緩轉頭。

「是我家,我們快到了。」

孔嘉文舉目眺去,確認無誤之後,嗓音不覺透出一絲欣喜。

郝安安和武蕊昕雙雙松了一口氣。

他們在這慶幸「劫後餘生」,黎莘卻陷入了無限被動的局面。

因為自己條件反射的動作,加上他那麼恰好的側過來,她和滕然已經在危險距離的邊緣搖搖欲墜。

鼻尖極近,呼吸纏繞,四目相對。

黎莘僵著脖子,不敢動彈,生怕一不小心就出什麼意外。

可是近距離對視著,她發覺他的眉眼俊逸的不可思議,彷彿染了清霜,鑄了冰雪,薄涼而又空靈。

他身上的味道也很好聞,淡淡的香,卻充滿了溫柔的侵略性,一如他本人,是神秘的,複雜的。

「然哥,還是你記性好。」

就在兩人凝視對方的當口,孔嘉文上前一步,輕快的拍了滕然的肩膀,成功轉移了滕然的注意力。

也給了黎莘喘息的餘地。

——她快要窒息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