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33章
特別篇•陰緣【七】

「你……!」

武蕊昕拍桌而起,胸脯氣的上下起伏,牙齒磨的吱嘎響,顯然是被噎了個好歹。

高子毅見勢不妙,慌忙出來打圓場:

「哎呀行了,大家都少說兩句,難得出來玩的,開心點。」

郝安安努力把與黎莘僵持著的武蕊昕拉坐下來,小聲安慰道:

「蕊蕊,你別老和莘莘較勁,大家都是朋友。」

武蕊昕重重哼了一聲:

「我就不待見她,怎麼了?!」

「不就家裡有兩個臭錢嘛,整天不拿正眼看人,鼻子都要翹天上去了,怎麼,我就得捧著她不成?」

她算是被黎莘點著的炸藥桶,不止這幾日,甚至是同學兩年積攢下來的怨氣都徹底爆發了。

但是黎莘並不知道以前發生過什麼,從她字裡行間聽來,無非是原身的高傲脾氣刺激到了她。

既然如此,她沒必要受這個氣。

初見時的幾次,她都忍下來了,即便武蕊昕說的難聽,她全當左耳進右耳出。

可是現在,她越發得寸進尺了。

「不待見我?」

黎莘轉過頭來,好整以暇的望著她,

「成,那你現在提走你的行李,我幫你叫車,飛機票我都包了。」

武蕊昕一聽,推開擋在兩人之間的郝安安,質問道:

「你什麼意思?!」

黎莘嗤笑一聲,輕蔑的一挑眉:

「讓你滾的意思,聽不懂?」

她眉眼本就極凌厲,做出這副姿態,更顯盛氣逼人,乍一眼看上去,武蕊昕的確像被她欺負了。

「莘莘!」

郝安安低呼了一聲,拉住黎莘:

「你別這樣說話,蕊蕊她本來就在生氣,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她眉頭緊蹙,面上露出些許責怪的神情。

黎莘不客氣的甩開她的手:

「話我放這了,聽不聽隨她。」

她說完,把手上的餐具重重一放,冷著臉離開了座位。

留下座上五個人,神態各異。

滕然瞥了黎莘離開的背影一眼,神情平靜的低頭,一副事不關己的漠然態度。

郝安安則是柔聲安慰被氣的哭紅了眼的武蕊昕。

孔嘉文低頭思忖片刻,和高子毅說了兩句話,打算出去看看黎莘,不料才剛剛起身,就被郝安安叫住了:

「嘉文學長,你幫我開導開導蕊蕊吧。」

她求助般的望著他。

高子毅會哄姑娘開心,但他最煩女人哭,是以即便他和武蕊昕關係好,這會兒也不怎麼想開口。

滕然原本就是個鋸嘴葫蘆,別提安慰人了,方才桌上吵的不可開交,他甚至都沒多看一眼。

這麼看來,只剩下孔嘉文和郝安安了。

而郝安安現在顯然一個人搞不定哭的抽抽噎噎的武蕊昕,不得不向孔嘉文尋求幫助。

「行了嘉文,你就留著吧,讓然哥出去看著就行。」

高子毅煩躁的抓了抓頭。

孔嘉文聞言,猶疑著又往門外張望兩眼,隱約見到黎莘的身影後,才稍稍松了口氣。

他坐下拍了拍滕然的肩膀,試探道:

「然哥?」

滕然正好咽下最後一口吃的,被孔嘉文點到名字,便慢悠悠的放下筷子,依舊惜字如金:

「怎麼?」

孔嘉文用眼神示意他:

「你也看到了現在的情況,我抽不開身,麻煩你一下。」

某亙:

滕滕不想說話,滕滕只想吃飯 (: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