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45章
特別篇•陰緣【十九】

當然,他並不打算和黎莘說這些,繼續神態自若的為她塗抹藥膏。

傷口崩裂不是意外,只是被牽扯到了罷了。

他們現在的姿勢有些奇怪,黎莘坐在床上,雙腿架在凳子上。

而滕然半蹲著。

黎莘穿著類似大T恤的睡裙,跑出來的匆忙,也沒有套上褲子。

這也就意味著他隨意的一瞥,就能將她裙底的風光盡收眼底,雖然黎莘覺得他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些,身為女孩的矜持,還是讓她不自覺的扯了扯裙角。

「你不問我過來做什麼嗎?」

她試圖轉移滕然的注意力。

他拿起新的紗布,貼在她的膝蓋處,恰好遮住了那枚指痕:

「不想問。」

滕然式回答。

黎莘吐了吐舌,在他看不見的位置,衝他做了個鬼臉。

冷場王。

深夜有女孩主動上門,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明明應當是旖旎橫生的氛圍,活活被他攪黃了。

處理完傷口以後,滕然沒有多說什麼,直接上前抱起了自己的薄被,扔在一邊的軟榻上。

黎莘怔愣:

「我……」

她還沒說要留宿呢!

——雖然她是這麼想的來著。

滕然另取了一床薄毯給她,看那意思,是要直接把床讓給她了。

善解人意的讓黎莘第三次開始懷疑他有讀心術這件事。

「不許磨牙,不許呼嚕,不許夢遊。」

滕然給她立下了三「不」的規矩,沒有給黎莘再次開口的機會,同樣的,把她那句「我睡外面就行」,堵在了喉嚨里。

黎莘還想道謝,他已經轉身去睡軟榻了。

她只得安靜下來。

床邊的台燈散著暖融融的光,這是第一次,黎莘覺得在燈下休息並不刺眼,反而還給了她舒適的安全感。

她探頭瞥了滕然一眼,勾了勾唇,緩緩躺平。

枕邊殘留著他身上的味道。

沒想到他比她想象中還溫柔許多,面冷心熱的最佳典型。

黎莘愉快的閉上雙眼,方才西廂房發生的一切都被拋在了腦後。

另一邊,滕然心浮氣躁的睜開了雙眸。

白色的……蕾絲的……

他撫了撫額,眼底難得的浮現了幾分懊惱之色。

————

一夜再無夢。

黎莘神清氣爽的醒過來,並沒有想象中的困倦,甚至比昨天還來的精神。

屋外傳來了清脆悅耳的鳥鳴,透過窗縫透進的亮色,身邊沒有手機,她只能初步判斷天剛亮,應該是六七點的樣子。

滕然還在睡。

軟榻對他來說終究是有些狹窄了,他只能蜷縮起來,兩條腿還有大部分搭在了邊緣。

黎莘下了床,輕輕整理好床榻,躡手躡腳走過去。

他睡的很沈,眼底有少許青黑。

黎莘知道這是因為自己的打擾,心裡多少有些愧疚,並不敢打擾他,小心的為他搭上垂到地上的薄被。

她得趁著現在跑回去。

睡夢中的滕然展現了他最不設防備的一面,眉眼舒展,鴉青的長睫密密的低垂著,兩片薄唇緊抿,透著淺粉的光澤。

黎莘的罪惡之心在蠢蠢欲動,十分想上手摸一摸。

好在她的理智及時戰勝了獸性。

罪過,罪過,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她心裡默念了幾遍,不願再挑戰自己的忍耐力,狠狠心一轉身,迅速且無聲的遛出了門外。

男色惑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