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44章
特別篇•陰緣【十八】

宅院森森,四面襲來的壓迫感如同無數雙無形的手,想要將她拉入無底的深淵,撕咬她的皮肉。

而滕然所在的東廂房還亮著淡淡的,暖黃色的燈光。

他還沒睡,也或許只是開著燈。

黎莘搓了搓赤裸的胳膊,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咬咬牙走上階梯,敲響了滕然的房門。

篤篤篤。

三聲過後,無人應答。

她回頭瞥了黝黑的西廂房一眼,實在不願意再進去,只得耐著性子,又敲了兩下門。

如果,如果這次再不開門,她也沒辦法了。

黎莘默念著。

好在滕然似乎聽見了她的心聲,敲門過後沒多久,房門就被他打開了。

他穿著淺灰色的睡衣,V型領口,露出平直的鎖骨,他雙眸氤氳,攜著初醒時的茫然。

這樣的神態削弱了他平日里的冷漠,顯得溫潤了許多。

他對黎莘的出現感到了疑惑,但是當他上下打量她一番後,心裡就多少明白了。

「我……」

正當黎莘想解釋自己的行為時,滕然後退了一步,讓出個身位:

「進來。」

黎莘一愣,十分懷疑自己的耳朵。

這麼簡單?莫不是真會讀心術?

「不想進?」

見她遲疑著不動作,滕然不由挑起眉,

「那好,再見。」

說著就要把門關上。

黎莘趕緊用手一把擋住,艱難的從門扉的縫隙中擠了進去:

「我進來了,你別趕我走!」

適度的示弱是有必要的,況且她是真的心慌。

如果系統大方的給了她抓鬼的能力,她不僅不會害怕,還會格外興奮,但她現在只是個普通人,甚至連那些玩意兒在哪都不知道。

不怕才怪。

滕然的房間佈局和西廂房是一模一樣的,他沒有關台燈,床榻些許凌亂,顯然是被黎莘從睡夢中叫醒的。

她不免愧疚:

「對不起,這麼晚吵醒你了。」

她找了個凳子坐下,不需要和他靠的很近,只要在他身邊,身上那如附骨之蛆一般的寒意就消失不見了。

很安心。

「喝水?」

滕然沒有責怪她的意思,而是拿了一瓶水給她。

黎莘忙接過,擰開瓶蓋喝了兩口。

她喝水的光景,滕然的視線從她的臉龐轉移到了她的雙腿,她很局促,不安的攏著身體,膝蓋處的紗布已經被滲出的血染紅了。

而她還沒發覺,自己腳踝處有一道淡淡的,烏青色的指痕。

滕然瞳仁微縮。

他思索了片刻,忽然起身,從床邊的櫃子里拿出個白色的藥箱。

孔嘉文說過,每一個房間都有放置醫藥箱,這附近沒有醫院,所以藥品配的很齊全。

黎莘一開始並沒意識到他想做什麼,等他拿著藥箱走近,她才反應過來:

「我自己來吧。」

她想伸手去接藥箱。

不過滕然並沒有理會她,而是自顧自的把藥箱放在了地上,隨後俯身,將她直接從凳子上抱了起來。

瞬間的凌空讓黎莘一驚,身體條件反射的扒住了他的脖頸。

滕然面不改色,穩穩的把她安置在床上,隨後蹲下身,一隻手就輕鬆的抓起了她兩只腳踝。

他拆開她膝蓋處的紗布,露出那兩處鮮血淋灕的傷口。

黎莘被撕扯的疼痛牽動的眉頭緊蹙。

滕然看清了她膝蓋側面,同樣有烏青色的指痕,與她腳踝的如出一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