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42章
特別篇•陰緣【十六】

既然地方已經找到了,接下來就不必再由滕然帶路了。

黎莘覺著這麼下去不是辦法,掙扎了兩下,從他身上滑了下來:

「我好多了,自己走就行了,剛才謝謝你。」

她低頭蹭了蹭鼻尖,沒有與他對視。

滕然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平靜:

「嗯。」

一天下來,黎莘在他們的談話中也多少瞭解了這次活動,地點不用說,是在孔嘉文的祖宅,但是她至今還沒弄清楚,這裡有什麼特別之處?

孔家的這座老宅據說也有百年的歷史了,當初戰亂之時,險些被旁人強佔了去,經過好一番磋磨才得以保留。

孔嘉文幼年還時常過來,待年紀大了,他的祖父去世,老宅才漸漸的閒置起來。

這是個三進的院落,對穿梭古今的黎莘來說無比熟悉,既然能留下這樣的祖宅,孔家的祖輩應當也是富貴之流。

「嚯,嘉文可以啊,深藏不露。」

望著面前歷經歲月侵蝕,仍舊不減氣闊的老宅,高子毅興奮的瞠大了雙目。

武蕊昕和郝安安也誇贊不已。

剩下的黎莘和滕然就比較淡定了,黎莘是見得多了,於她來說,這院子同尋常的院子沒甚區別。

至於滕然,大約是並不關心這些。

孔嘉文帶頭過去,拂了拂門鎖上落的灰,拿出鑰匙打開。

「平時會有人過來打掃,但是大門一般是不開的,你們跟我進來,這裡還真有些繞。」

門扉輕啓,吱呀呀的作響,迎面就是座對臉的一字影壁,孔嘉文拿手機燈一照,竟露出個栩栩如生的人形來。

「啊!」

郝安安看的最清楚,不由驚叫一聲,面色駭的青白,緊緊抓住了孔嘉文的手臂,

「那,那是什麼東西?」

其他人被她嚇了一跳,紛紛側目望去。

原來不是別的,是影壁上雕著個豹頭環眼,鐵面虯鬢的鍾馗像,因為他面目猙獰,又讓燈光映了,才顯得格外可怕。

孔嘉文安慰她:

「沒事的,別害怕。」

高子毅膽大,近距離去觀摩了一番,揶揄道:

「嘉文,孔爺爺真是不同凡響,人家都是往放上面刻什麼花鳥蟲獸的,你家放這麼大個鍾馗,鎮宅啊?」

孔嘉文無奈笑笑:

「祖上留下來的,爺爺不許我們去動。」

小時候他也被嚇過幾回,習慣了就好了。

郝安安這才安心了一些。

穿過屏門,自外院過二門入內院,孔嘉文就把人集中到一起,給他們指明瞭房間。

「左邊是西廂房,你們女生可以睡一間,右邊是東廂房,然哥一個人一間,子毅和我一起睡正房,沒問題吧?」

黎莘,郝安安,高子毅,滕然都沒有異議,唯獨武蕊昕不情不願的嘀咕了兩句,大致意思就是不想和黎莘住一間。

只不過被郝安安安撫下來了。

這樣的分配讓黎莘松了一口氣,一路上遇到的詭異事件太多,真要她一個睡,還挺慌張的。

人多一些就多點安全感。

分配完房間,已經差不多晚上十一點了,他們在路上浪費了太多時間。

大家約好明早起床的時間,就各自回房間里去了。

夜色漸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