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04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六十】

黎莘咂咂嘴,覺著口中清甜,隱隱有股子藥味,便好奇問道:

「這是什麼,怪好喝的。」

寧舒曜斜她一眼,並未回答,而是反問道:

「說罷,又來做甚?」

他一邊說著,一邊坐在了桌邊,整個人的姿態都渾然不同了。

男扮女裝時,端的是婀娜多姿,讓她這真女人也甘拜下風。

可如今男裝,也是自成瀟灑,絲毫不覺女氣的。

黎莘拉了凳子坐在他身邊,捧著一張小臉,笑眯眯的望著他:

「你這般模樣,更好看些。」

迷的她三魂七魄都去了一半,剛進門還當自己是在夢里,恍惚了許久才反應過來。

被人誇獎自然不是頭一回,因這副皮囊,寧舒曜自小就習慣了旁人的贊美,只是這話從黎莘嘴裡出來,還是讓他心間隱隱竊喜。

他壓了壓欲揚的嘴角,咳一聲,故作穩重道:

「莫來同我打岔,有話就直說於我聽。」

黎莘眨了眨眼,聞言就將身子貼過去,倚上他的臂膀:

「噫,你忘了麼,我來時不是說了?」

當然,原本只為調戲他,現在是想來真的了。

她的顏狗之心在蠢蠢欲動。

寧舒曜怎能忘了?

他心口一跳,面上隱約有些熱,只強自鎮定下來,瞥她一眼:

「我可不記得你說了甚。」

音落,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掩飾面上神情。

黎莘早便將藥丸的事拋到腦後了,聞言雙眸一瞪,伸手就捧住他的臉,將他轉到自己近前:

「你誆我,那會兒我親眼見你臉紅了,現在不認,我不依的。」

寧舒曜卻要掰她的手,假惺惺道:

「男女授受不親。」

心裡已笑的不行了,連帶雙眼微彎,滿滿逸出笑意。

黎莘怒,揪著他臉頰的軟肉,但不敢太過用力,生怕在這完美無缺的容顏上留下什麼痕跡:

「夫妻之間,還有甚授受不親的,你身上哪處我沒見……唔唔唔……」

眼看她說的放肆,寧舒曜連忙一把捂住她的嘴,將她小巧身子抱在懷裡,免得她亂動:

「胡言亂語什麼,仔細讓人聽了。」

他輕聲在她耳畔低語。

門外確實有個旁聽的,便是何姑姑,奈何翠映與她相對站著,離的遠遠的,什麼動靜都聽不清。

她想靠近些,就被翠映那雙眼睛看住了,讓她煩不勝煩。

黎莘同寧舒曜整日廝混在一起,可不是甚好事。

這頭何姑姑心焦難捱,那處黎莘和寧舒曜正在鬥嘴,只不過以他們現下的姿勢來看,更近似打情罵俏。

寧舒曜一隻胳膊箍著她的細腰,她坐在他腿上,臉蛋還被他捏著,說話含含糊糊的,嘴巴嘟的老高。

由於男女差異,她掙脫不開他,只能用瞪的圓滾滾烏溜溜的眼珠表示自己的憤怒。

寧舒曜眼底暈著一片輝光,瞧著似浸足了暖意,又透出三分寵溺:

「平時還不覺,如今看著,你身上這肉……」

黎莘的眉高高挑了起來,口不能言,就威脅似的舉起了雙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大有他敢說,她就敢揪的意思。

寧舒曜朗聲一笑,忽而抱起她站起身子,將她往桌上一放:

「再胡鬧試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