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59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一】

黎莘經歷了一個女孩可憐的一生。

分享她的歡樂,承受她的痛苦,卻像是一個無法動彈的旁觀者,眼睜睜的看著她從出生到隕落。

天生盲眼,胎毒纏身,家族的棄子,被流放的罪惡之人。

說實話,她幾乎沒有快樂的時候,詛咒如影隨形,常伴身側,在黑暗中唯一的曙光,就是一顆小小的糖果。

沒錯,糖果。

可正是這顆糖果,成了將她推向無底深淵的最後一擊。

「對不起,對不起……」

衣衫華貴的美婦淚流滿面,將那只抓著自己的,枯瘦慘白的小手,一點點掰開了。

黎莘和「她」幾乎同時吶喊出聲:

「不要!!」

她不想走,哪怕這個家根本沒有她存在的餘地,哪怕父親的怨恨和母親的漠視,讓她飽受痛苦。

可是她是多麼努力的活著,拖著這副殘破的身軀,每一天都像是末日。

她只是……不想死罷了。

「聽不見我的命令嗎,把這個毒物給我拖下去!」

黎宏站在人群之中,手中緊緊抱著一個四五歲大的男童,他身形魁梧,劍眉虎目,被怒火灼燒的雙眼宛若銅鈴。

「黎莘」伏在地上,身上罩著被塵土沾染的黑色鬥篷,凌亂的黑色長髮之下,一張蒼白的小臉,雙頰凹陷,下頜尖削,唇色泛著詭異的青紫色。

當她抬起頭的剎那,周圍的人不由紛紛皺眉,膽小的甚至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沒有瞳仁。

或者說她的瞳仁是近於白的銀色,籠罩著一層灰蒙的陰翳,宛若厲鬼。

「黎莘」注意到眾人或鄙夷,或厭惡,或憎恨的目光,慌張的低下頭,顫抖著手扒下額前的長髮,用來掩蓋這雙眼睛。

她縮著身子,赤著足,只在鬥篷下沿露出一截不足手腕細的腳踝,上頭還有一圈紫紅色的淤痕。

怵目驚心。

「姐,姐姐!」

在黎宏懷中的小男孩奶聲奶氣的喚著,拼命抬起上身,伸出手,要去夠她。

黎宏趕緊把他拉了回來,壓抑住怒火輕聲哄他,態度比之黎莘簡直是天差地別:

「旗兒乖,她不是你姐姐,她是族里的罪人,明白嗎?」

「黎莘」聽到這話,臉上不由浮現出扭曲的神情。

半邊的滔天恨意,半邊的卑微怯懦。

一體雙魂,漸漸的就顯出了些許端倪,只是她垂著頭,沒有人看清罷了。

「不是,是姐姐,是姐姐!」

黎旗癟著嘴,不停的用小手拍著黎宏寬厚的肩膀,

「要姐姐!」

軟聲稚氣的童聲喚回了黎莘的理智,她抬起頭,從發絲的遮擋中,望向他影影綽綽的幼小身影。

這是她的弟弟啊……

黎宏怒不可遏,但仍不願衝著黎旗發火,只能沈著嗓子讓人把黎旗抱下去。

臨走前,黎旗還在傭人手裡哭喊著要姐姐。

最後一縷光也從她身邊散去,黎莘環抱著雙臂,渾身上下都在發抖,那是刺入骨髓的冰冷,一寸一寸,不放過分毫。

黎宏居高臨下的睨著她,彷彿瞧的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而是一具腐爛發臭的死屍。

「帶下去。」

他用不含情感的嗓音道。

而黎宏身邊的美婦,黎莘的母親,見狀只是用力的捂住嘴,淚水止不住的自頰邊滑落。

但她從始至終,都沒有為她說一句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