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61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三】

一隻枯瘦的手緊緊的鉗制住了烏鷲細長的脖子,尖銳的指甲嵌入了它羽毛下的皮肉。

烏鷲感受到痛苦,拼命的撲扇著翅膀,瘋狂的掙扎著。

一時間,其餘的烏鷲紛紛盤旋而起,四散著逃開了。

捏著烏鷲的手並沒有因此而松開,而是維持著方才的姿勢,一直等到烏鷲漸漸失去了氣力,再也無力掙扎,軟趴趴的摔落在地上。

黎莘這才顫抖的松開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那只已經失去了氣息的烏鷲屍體就躺在她身邊,原本該是脖頸的地方已經軟成了一灘爛泥,而被她緊捏的部位,腐蝕出了一個巨大的孔洞,露出黑黝黝的骨肉。

黎莘的胸口劇烈的起伏,喉中彷彿有烈火灼燒過,嘶拉嘶拉的發出拉風箱的聲音。

現在只剩下她了。

最後一絲屬於女孩的氣息已經消彌遠去,如同那縷陽光。

她在地上躺了許久,身體太沈重了,掐死那只烏鷲已經耗盡了她的體力,而她腹中空空,在這之前,她幾乎兩天沒吃飯了。

她很餓,真的很餓。

黎莘的眼睛緩緩斜過去,落在那只烏鷲身上。

她想活著嗎?

答案是肯定的。

不管用什麼方式,哪怕苟延殘喘,她也必須得活下去,還要堂堂正正的走到那些人面前。

她就像女孩的陰影,藏在她身體里,替她吸收了一切怨恨和憤怒。

而現在她死了,她活了。

黎莘咽下口中的血腥味,一點一點的挪動手臂,慢慢的抓起了地上的烏鷲,放到自己的嘴邊。

濃烈的腥臭,令人幾欲作嘔,她卻渾然不覺似的,僵硬的用牙齒咀嚼著未褪去羽毛的生肉,苦澀,發酸,粘膩的口感。

她目光呆滯的啃食著,眼角滑落下淚珠,摻著血絲。

一隻烏鷲吃了小半,她的肚子里就飽了,身上也終於回暖了些許溫度。

她扔掉烏鷲,用手臂抹去嘴唇上的血漬,緊抓著地面的泥土,一點一點的撐起疲軟無力的上半身。

侍衛臨走前把她丟在了樹旁,她剛好能有個倚靠。

只不過是坐直身子,就讓她大汗淋灕,胸口一陣陣的發悶發疼。

黎莘撥開臉上牽連的發絲,小心翼翼的扶正了自己的傷腿,然後抓住烏鷲的喙,借助它慢慢的割開鬥篷的一角。

本就瘦骨伶仃的小腿如今血肉模糊,那白森森的骨頭更是看的人頭皮發麻。

黎莘閉了閉眼,撿了樹枝壓在小腿下,再用布條緊緊的纏住,勉強算是固定了。

碰觸傷口的過程自然是疼痛難忍,然而往好處想,起碼她的腿沒有斷的太徹底,還有補救的空間。

這裡沒有乾淨的水源,只有一處散髮著腐爛氣味的沼澤,咕嘟咕嘟的冒著泡,周圍橫陳著妖獸的屍骨。

黎莘也不嫌臟,稍作休息後就拾起了其中一條粗壯的骨頭,撐在胳膊下面,充當拐杖用。

人在生死時刻總能爆發出特別的力量,而她的求生慾望比誰都來的強烈,否則也不會在那場拖行中存活下來。

她需要離開這裡,找一個暫時能容身的場所,否則到了夜晚,她就會淪為妖獸口中的食物。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